张起:岂为140万?乃为14亿!

Share on Google+

张凯一篇文章赚了140万!引来了或嫉妒,或羡慕的口水。有人说张凯蹭热点、炒悲情、赚大钱;有人说这是自愿买单、你情我愿。后来张凯说按着《圣经》的金钱观,他只是这笔钱的管理者。他要搞个小基金,用来援助律师、研究法案,还说要与小伙伴商量,制订实施细则,审计公开。

不瞒大家,我就是那个小伙伴。更不瞒大家的是,虽然之前谁也没有想到会是140万的巨款,但我们的目标真的不止是14万。我们之前商议的打赏,是14亿。没错!真的是14亿。

加张凯弟兄的微信好多年了,最近一年才有了越来越多的联系。两个经历相似、又臭味相投的人常常借着网络和电话相互慰藉:

“你找老婆的标准是什么?”“当然是漂亮!你看圣经里那些属灵伟人的老婆都漂亮。”

“嘿!你在朋友圈里文艺得顾影自怜的。肯定是缺女朋友了!等有了女友你就会文艺得豪放起来。”“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和尚笑秃子,相煎何太急?”“哇,你骂人都骂得那么诗意……”

我俩也会聊另一些“春天”的话题,你以后要做什么?你的呼招在哪里?律师?大法官?议员?市长?或是传道人?牧师?一个对医药界绝望的药师和一个对司法界绝望的律师。常常在这个寒冬聊着“春天来了”的话题……

最近挺消沉的。对于《药神》、对于疫苗这些“专业话题”都提不起兴趣。但张凯弟兄对这个话题的热情却带动了我。偶尔跟他聊体制、聊医保政策、聊诸如此类的话题:

北京301一家医院,超过一个省的医疗财政。

搞医疗、司法、教育的专业人士,是百姓口中咒骂的:白狼、黑狼、眼镜蛇。张凯你是穿律师袍的黑狼,我是穿白大褂的白狼。嗷呜——

一个疾控中心的朋友讲,他们那里慢性病预防的工作数据,80%是靠造假完成的。

张凯,你信不信!疫苗只是冰山一角,鸿毛药酒也只是冰山一角。中国的药品安全问题是个黑洞,某中医药大学要搞感冒类中成药的质量标准。最后发现,药店里几乎所有的品种,按西药的标准,重金属全部超标。

中国的医药业,是一个图财害命的体制。以药养医无非是说在现行体制下,医生是一个不能靠劳动自食其力的职业,要靠药品利润来养。他一边盘剥医生的工资,一边压榨病人的药费。所以,几乎所有国家的医疗行业政府都是要贴钱的,唯独中国政府是赚钱的。医生被推到了医患矛盾的前线,所以杀医、伤医事件不断。

2016年的毒疫苗事件的本质,是药监局与卫计委之间关于疫苗的监管权之争。药监局想拿到医保药品挂网采购的一票否决权,改变其小媳妇的地位。今年……

欲行医改,必先改医保;欲改医保,必先改财税;欲改财税,必先行议会;欲行议会,必先立宪政。欲行宪政,必先走邪路。思多血气衰,愿诸君早些洗洗睡吧。

在今天这个时代,两个都有一点理想主义情结的人。想做点事情,却又被压制捆绑得什么事也做不了。勤快一点的如张凯还写写文章,讨个打赏。懒惰如我连文章都不写了,私下里发发牢骚:“去他的,你才有理想主义,你他妈的全家都有理想主义。”

从一个角度来说,打赏在法律层面。只是作者与读者非常私人化的行为。赚多赚少,各凭本事。你行你也上。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搞偏了也是对理想的背叛,纯粹成为了为逐利而蹭热点,为吸引眼球而行为艺术。没有质量,没有方向,除了消费,只剩透支。制造一个个的话题英雄,热点过后又消逝在风里。然而真正应该得到援助、关爱的群体,却很少感受到激励和温暖;真正应该得到渐进支持,长期推动的建设,却得不到可持续的帮助。碎片化的党外江湖,公益圈子,一次次的“热闹”过去,也只剩下烟花熄灭之后呛人的记忆。说实话我和张凯都累了,都不想再参与。

之前我俩就聊过的相关话题,随着那几天的热度又被点燃。22日下午2点,我约张凯,不如咱们搞个相关的公共政策研究读书群吧。沉下来,十年磨一剑。张凯弟兄说:“甚好”。然后上旧书网,买了些便宜的旧书,找了些公共政策、财政学、医疗经济学的电子书。我们的读书会最基本的资源——书,就准备停当了。23日,张凯弟兄的文章12次未被审核通过,我还在下面泼冷水,叫他别改了,我都懒得转。然后,就有了那140万,以及随之而来的口水……

插图1

坦率地讲,我们真的都没有想到一天的时间就是140万。更坦率地讲,我们真的聊过要干一票大的,向每个中国人,收一块钱的打赏。弄他个14亿。

我们聊过春天之后,立法院的架构。以台湾为例,立法院8个常设委员会,仅一个医疗福利委员会就超过政府预算的四分之一。我们也聊过,若加上文化、教育的转移支付,大概就占整个预算的四成。我们要学会相关的政策及法案。

我们都关注过《无问西东》,这部清华百年校庆的电影。我们也知道建立清华大学所用的庚子赔款,有相当部分是众多教案中,对被杀害的宣教士以及教堂的赔偿。无论是北京的协和,成都的华西,山东的齐鲁、还是湖北的同济、湖南的湘雅。中国的现代医疗体系,就是教会、是宣教士建立的。

我们也聊到过,在政府不管医疗和教育的时代。这两个社会问题既不是靠政府,也不是靠市场来解决的,在中国靠的是宗族治理,在西方靠的是教会。我们想写一系列的文章,来讨论教育、医疗的公共问题。我们也展望,未来中国大陆的教会大学、教会医院能够成为医疗和教育这两个领域的盼望。我们甚至坚信,未来中国教育和医疗问题的解决之道,可能相当程度上既不姓资,也不姓社,而是信教!

那140万还被扣在腾讯公司前途未卜。张凯却很乐观地与我讨论如何打理,对于基督徒来讲,一切都是主耶稣所赐。要为这份恩典当好管家。张凯问我如何弄,其实我一时也理不出头绪。只有几个模糊的想法,记录如下:

一、初步目标是200万,继续写文章求打赏。再凑个整数——六十四万吧。然后项目就可以启动了。如果要给这个基金起个名字,就叫“路加研究所”吧

二、华春辉先生是中国的新农合“江阴模式”的主要创办者之一。救了无数人的大病医保专家,因为“冒杂音”现在被迫失业在家。还得了严重的糖尿病,不得不在朋友圈筹款买药。如果可以,请他讲100个小时的讲座。我们不准他“冒杂音”,只准他讲“大病医保”。然后弄成视频课件放在网上。因为毒疫苗赚来的打赏,给网上的朋友们讲讲他理想的医保和他绝望的医保。给大家启个蒙。我们每个小时付1000元,总共十万的讲课费。这个不贵吧?

三、大家都知道,出了一个司法的新闻,律师会谈司法体制的改革问题。但是出了一个医疗纠纷、杀医事件,网友一面情绪性的攻击医生,医疗人员一边情绪性的诉苦。要求政府主持公道。这悲惨的行业本就是体制故意造成的,居然还向他救公道。这样荒唐的事情需要从教育入手对吧?听说台湾少子化严重,明年要关闭一些大学。如果有好的老师,我们也请他来讲讲台湾的医保制度。医生的薪资和培养模式,以及立法院那个医保委员会是怎么运作的。给大家启个蒙,也给医生上个课。让医患双方都能聊到一块去。如果做几个相关的课程。花个50万,大家应该也支持对吧?

以上几条应该就把凑的那个整数——六十四万,花得差不多了。其他的就再商量吧。

从这140万,我们看到了中国民间社会的力量。我们似乎也看到了一丝希望。对于张凯个人来讲,140万太多了。对于我们想做的事来讲,140万又太少了。

我相信,对于很多真诚地并有些想法的人来讲,赚140万并不重要;当议员入内阁也不重要;一个没有毒疫苗、没有杀医事件、更没有其背后的扭曲制度的社会,对我们很重要。

我相信,如果我们收到的只是140万的打赏,政府就会多投入1400万的维稳经费。如果我们收到的是1400万的打赏,政府就会加大1.4亿的投入去解决药品食品安全问题。如果我们收到的是1.4亿的打赏,政府就会把1400亿援助外邦的钱转入国民医保帐户。如果收到的是14亿的打赏,我们就可以改变中国。但大家要明白。最终能够改变中国的,不是我,不是张凯弟兄,也不是那十四亿的打赏。更不是任何一个宣称要救国救民的政党和团体。而是这些打赏背后,那一颗颗苏醒的、不再沉默的,火热的、不再冷默的行公义,好怜悯的心。

我们并不药神,因为我们都只相信一位神——耶稣基督。

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

插图2

插图3

阅读次数:2,6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