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显宁:川金会:走势与“含金量”

Share on Google+

川普、金正恩峰会签署的《联合声明》,甫一公布便引起质疑,至今仍不消停。与此同时,对《联合声明》执行情况的追踪倒显得“波澜不惊”。在“川金会”结束半个月后的今天,谈谈这两个互为表里的问题是件有趣的事。

《经济学人》封面_副本在质疑的声音里,一个普遍的看法是,美国没有达到使朝鲜完全弃核的既定目标。人们甚至怀疑,川普为了选票和诺贝尔和平奖,在要求朝鲜完全弃核这个“核心利益”上做出了重大让步。新近一期(6月16-22日)出版的《经济学人》周刊(The Economist),其封面干脆把金正恩(Kim Jong un)的名字直接改成了“金正赢”(Kim Jong Won),以示金正恩才是大赢家(见左图)。连《经济学人》这样享有世界声誉的著名刊物都这样看,外界的疑虑可见一斑。

质疑并非空穴来风。人们记忆犹新:川普在新加坡峰会全过程中,时时不忘抓住机会,对外宣示会谈将会取得巨大成功,将要签署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相当全面的文件”。和金正恩“一对一会谈”刚结束,就连声告诉媒体:“非常棒、非常、非常棒”,生生把人们的心理预期推向峰巅。结果,当《联合声明》公之于世时,全文却只有寥寥数百字,条款仅4条。对朝鲜弃核,不说连美方一再坚持的“PVID计划”(永久、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就连“CVID”(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都没有写上。川普所谓的这份“非常重要、相当全面”的文件,充其量算原则性的框架协议罢了。社会预期与现实文本“巅峰对决”的落差如此之大,难怪会引起广泛疑惑。由此看来,川普可谓“作茧自缚”。

局外人困惑,局内人金正恩未尝就不犯嘀咕:凭《声明》中“川普总统承诺为朝鲜提供安全保证”一句话,真能保证朝鲜(实则他本人和金家王朝)的安全?

金正恩信不信后面再说,但川普在会谈中不会让步,不会稀释美国对朝鲜的弃核要求,应该是肯定的,分析起来,在于川普及其谈判团队不必、不愿,也不敢在这一底线问题上降低“含金量”:

1、柏林墙倒塌照片“城下之盟”不讲价。川金会虽然在举世瞩目下如期举行,但会谈不啻“城下之盟”,却是不争的事实。别的不说,从两点可见端倪。

其一,会谈确定在6月12日,正是31年(1987年)前里根总统在西柏林勃兰登堡发表“推倒这堵墙”演说的日子。两年后(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之后东欧剧变,举世震惊。世界局势发生根本逆转。对此,金正恩心知肚明。接受这个日期,暗示接受了自身在会谈中所处的位置。

其二,朝鲜对川普取消会谈的反应。5月24日,川普致金正恩公开信称,鉴于金正恩表现的“巨大的怒气和公开的敌意”,他决定取消这次“筹划已久的会见”。同时告诉金正恩,因为取消这次峰会,“全世界,特别是北韩,已经失去了争取持久和平和繁荣昌盛、国富民安的大好时机。”告诉金正恩:“你谈到你拥有核能力,但我们的能力规模之巨,威力之强,我向上帝祈祷,希望永远不投入使用。”这样的表达,无异公开的威胁。但朝鲜的反应却是,次日即由副外相金桂冠出面表示:“无论何时,以何种方式”,朝鲜都“有美差联合声明意与美国面对面坐下来解决问题〞。态度之诚,反应之快,相对5月16日他们突然变脸,悍然取消原定当天举行的韩朝高级别会谈(实则意指要推翻墨迹未干的《板门店宣言》,暗示要搅黄“川金会”)的蛮横,无异于唾面自干。在川普当头棒喝之下,老老实实地走到谈判桌前。事情还不止于此:川普在动身飞往新加坡赴会之前,又通过媒体放话,“我想我第一分钟就知道会谈可否持续……一旦觉得无法达成共识,我也不会浪费我的时间。”在压倒优势的情况下举行会谈,他有必要降格以求么?

2、“鹰”嘴叼肉不松口。川、金两人“一对一”会谈后,双方幕僚加入,继续举行扩大会。美方参加的3个人是:

国务卿蓬佩奥,此人素有“最为鹰派的共和党人”之称,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出任国务卿的中情局长。中情局“朝鲜任务中心” 就是他在局长任上成立的。直到川金会举行的前一天,即6月11日,蓬佩奥还对记者表示,“CVID(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是美方唯一能接受的结果。”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被称为 “鹰派中的鹰派”。此人是当年伊拉克战争的积极鼓吹者,因公开要求对朝鲜采取“利比亚模式”而广招朝鲜人忌恨。

白宫幕僚长凯利,总统办事机构最高级别官员,曾任美军南方司令部司令,国土安全部部长,以作风强硬著称。这些鹰派人物参与谈判,哪一个会是松口的角色?

3、“绳捆索绑”不由人。退一万步说,即使川普为达成协议有意降低条件,成为结束美朝敌对关系的的破冰者,从而“青史留名”,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原因除了上述两点,还有一个他无法规避的制约因素:白宫不是金氏王朝,内政外交概由“伟大领袖”一锤定音,余众无权说三道四。国会山更不是威虎山,山寨大事,唯座山雕“马首是瞻”。虽然贵为总统,但制约他的因素多了去。参院众院大法院,院院掣肘。学人商人公事人,人人监督。凡纳税人,谁都有权对他指手划脚。不说事关两国关系的首脑峰会,连身为三军统帅想阅个兵,过一把统帅瘾,都难。就连在自家推特上拉黑不受待见的用户,都被法院判成违宪。可以想象,像朝鲜弃核这样事关国家安全的大事,没有授权,哪是他能够想改就改得了的?

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CVID”是底线,不可逾越。若逾越、即违法。“违法”之事对金正恩不成问题,因为他就是朝鲜国的法,违不违都是他说了算。但对川普来说则是问题,是断不可违(也不敢违)的大问题。因此,即便峰会签了人们猜测的“阴阳协议”,那份没有公布的“阴协议”也必定是对公布了的“阳协议”,即《联合声明》的补充,而不会是不敢见人的妥协退让。所以,与其说“阴协议”,不如说是对“阳协议”《联合声明》的细化,诸如路线图、时间表之类具体的实施细则。

然而,无论“阴阳协议”是否存在,双方关切的问题在峰会上无疑都得到了彼此满意的解决。这点,从川、金二人原定45分钟的“一对一”会谈提前10分钟结束;扩大会、签约活动等议程进行得一路顺风;川、金二人对会谈超乎寻常的正面评价等,都可以看出。

值得密切注视的,是《联合声明》签署之后的执行问题。

美方履约,在朝鲜彻底弃核后保障其政权安全,并提供帮助使其走上繁荣昌盛的道路,这不成问题。朝方履约,弃核后和平降临,同时为世界带来和平,从此步入世界发展主流,国富民安不是梦。这是天大的好事。但这一切要成为现实,即按约实施川、金《联合声明》,关键在于金正恩:金正恩会履约吗?

按说,金正恩既能赴会签约,并在签约后宣称:“我们举行了历史性会议,我们决定放下过去、抛开过往。”还表示,全球将看到重大变化。做出如此表态,守约、履约理当不成问题。然而问题在于,他最关切的金家政权安全,也即他的自身安全,能否得到“终极保障”?能,则不成问题。若不能,或现在无法确定能,问题就来了。

可以想象,通过会谈,金正恩多半不会怀疑川普的诚意,当然也明白法制国家庄严签署的协议绝非儿戏,不可等同于他所熟谙的专制政权言而无信的流氓行径。对于美国守约、履约的诚意和保障金家王朝安全的实力,他应该心中有底。症结在于“终极安全”。

所谓“终极安全”,即朝鲜弃核后,在美国帮助下实行“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逐步融入世界文明主流。但是,随着信息交流、经济发展,民智渐开将不可避免。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民众大梦初醒时,金氏王朝三代暴政的罪恶会不会遭到清算?到那时,他本人残害同胞、“犬决”姑父、毒杀亲兄等累累血债,能因为和川普缔约、使国家和平转轨,免于终极审判吗?这样的恐惧,对金正恩来说,不仅事出有因,而且是一种“细思极恐”的现实。“到那时”也许需要几年、十几年,抑或几十年。川普或许连任,或许已经下台,但他这个“伟大领袖”是要永远当下去的。“那时”到了,会不会被历史终极审判?

难以确定这种恐惧感会对金正恩有多大影响,但这种无法消解的心理重压至少会使他首鼠两端。若加上“不可知力量”,即外部至今无法知道的、金正恩在会谈时告诉川普的“拖后腿”的“障碍”力量对他施加的影响,金正恩今后到底如何动作值得密切关注。分析起来,大约有几种可能:

1、履约。对金正恩而言,这是最有利的选项。和川普会谈、签约,是一场划时代事件。按《联合声明》逐项履行,结束朝美之间73年的战争状态,国家安全转轨,和平降临朝鲜半岛,功莫大焉!即使将来发生“终极审判”,也可将功抵罪,得到赦免。

2、拖延。借会谈、签约,实行拖延战术。争取时间,等强硬的川普任满换届。既可与川普周旋,并视情况提出新的要价;同时也可凭借“朝美之约”向“外部不可知力量”索要好处,在拖延中求生、发展。

3、毁约。这一选项对金正恩最为不利——意味着川普及其幕僚“鹰”们有了采取“利比亚模式”的理由。虽然这是最差选项,但其可能性对金正恩来说却严重存在。若上述“不可知力量”对其影响足够大,加上金家王朝素有毁约的前科,如其父辈毁弃《北南共同宣言》、《北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其本人5月16日取消当天韩朝高级别会谈,起码不能排除他某天突然撕毁《联合声明》的可能性。

好在这个“悬念”不会持续太久,因为签约之后必定会有后续的执行动作。就算金正恩采取拖延战术,但川普拖不起。何况,“阴阳协议”签订的时间表也会让履约情况明朗化。更重要的是,金正恩履不履约,川普的“CVID”决心是不容更改的——无论采取“川金会”模式还是“利比亚模式”。

愿上帝保佑朝鲜人民。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1/2018

阅读次数:1,0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