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说,近些年来,中共中央党校的学生,热衷于拉帮结派,建立关系网,进入党校不再是学习共产主义,而是作为培养同盟的好地方,并在党校寻找未来的靠山和后门,以提升自己的事业和财富。

文章说,党校学生对“拉帮结派的迷恋”震惊了中共领导人。对“共产主义理想幻灭”并且“腐败成风”,已被视为威胁共产党执政权力的“征兆”。

中共领导人为什么害怕拉帮结派?原因很简单。我们知道,专制体制的特点就是,只有纵向联系,而且是单向联系,即自上而下的联系;禁止横向联系,禁止多向联系。拉帮结派和建立关系网却正是建立横向联系,建立多向联系,因此它会从根本上瓦解和颠覆专制体制。

比如开十八大,不管事前上层做了怎样的安排,确定了新的政治局成员人选,毕竟,你还必须要通过无记名投票这一关。如果代表们拉了帮结了派,他们就可能事先商量好,以便协调行动,投谁的票不投谁的票,于是就可以把上层原来的计划和安排全部打乱。上层失去了对代表们的控制,专制权力也就被瓦解被颠覆了。

别说现在这批领导人,哪怕像毛泽东这样的超级强人,就像林彪在笔记里写到的那样——“他最大忧虑在表决时能占多数否”。如果毛泽东对党代会是否会顺从自己的意志没把握,他宁可无限期地推迟党代会。1956年中共八大通过的党章规定,党代会5年一次;可是等到了1961年,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遭到惨败,他在党内上层的威望空前低落,而刘少奇一派的势力迅速上升,毛唯恐如期开九大会大权旁落,所以索性不开,一直等到5年后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然后在1969年才召开九大。两次党代会居然相隔了13年。

必须看到,共产专制不同于传统专制,譬如说不同于君主专制。君主专制明文宣布乾纲独断,皇帝不是选出来的,皇帝做决策也不需要和大臣们一道投票表决,所以皇帝不用“忧虑在表决时能占多数否”。

共产专制则不然。在理论上,共产党的领导人是选出来的,领导人做决策要获得多数同僚的赞同。所以,共产党领导人不能不忧虑“在表决时能占多数否”。要保证自己在表决时占多数,那就必须限制代表们同僚们的横向联系。在共产制度下,代表们同僚们擅自横向联系被叫做“非组织活动”,是最犯忌讳的,甚至就连九常委这样的高层官员,彼此之间平时也是很少往来的。毛时代,动辄揪出“反党集团”,其实都是“莫须有”,顶多是两三个人在下面议论过一两次而已。

应该说,到目前为止,中共党内的拉帮结派,主要还不是依据政治观点的异同,而是依据人际关系的亲疏。官员们热衷于拉帮结派,也还不是为了挑战专制,而是为了个人升迁,其手段也主要是吹吹拍拍、拉拉扯扯、吃吃喝喝,乃至于行贿受贿以及各种形式的利益交换。这也难怪,一个人在官场上混,单打独斗总不如拉帮结伙,这样可以互相提携,互相帮衬。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做官。既然在专制制度下,官员的升迁不是靠选民的选票而是靠上级的提拔,因此他们就不会花气力去讨好民众,而是会千方百计讨好上级。

诚然,在今日中国官场,拉帮结派更多的表现是腐败,是投机钻营,故而为正人君子所不齿,但这并不是拉帮结派的错。恰恰相反,这是不准拉帮结派的错;换言之,这是限制和禁止派别公开化合法化的错,是限制和禁止结社自由的错。要克服腐败与投机钻营,决不是重新加强中央权力,重新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与纪律的约束,而是转而承认和保护言论自由结社自由。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0期(2012年10月19日—11月1日)2012年10月2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