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笔者在瑞典的时候,曾经与一位开餐馆的老板谈起国内现状。意想不到的是,该老板竟然用“清末”一词来形容当前的中国。该老板热衷经商发财,无意于国内民运事业,更不关心海内外民主运动是生是灭,居然用“清末”来形容自称是“太平盛世”的中国。笔者在啧啧称奇之余,认为这也代表了一些海外华人的看法。现在,就让我们通过历史和现实,来比较一下当今中国与清末的异同之处。

实际上,将当今中国与清末相比较,不仅是笔者,很多读者也会感觉不可思议。但是,当我们透过重重迷雾,反思现实的时候,并不能让人感觉轻松。作为统治者的清政府与中共,在很多方面有异曲同工之处。

首先让简要我们来看一下二者的相似性:

清政府与中共都是高度集权专制政府,二者都是为了维护少数人的利益。众所周知,清政府所竭力维护的满清贵族八旗子弟的利益,置全国其他各民族利益于不顾;而中共所维护的主要是红二代、红三代的利益,其拼命保护的是所谓“红色江山不变色”,归根结底是维护少数权贵资产阶级的利益,而不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他们已经把全国各族人民作为“绑架物”,在其高压统治下,各族人民已经没有话语权和选择权。

二者都实行愚民教育,都没有“人权”可言。清政府为维护满清贵族统治,大兴文字狱,文字作品中带有“反清”“复明”的作者都会招来杀身之祸,读书人危如累卵;而中共同样不尊重人权,将持不同政见者视为心头大患,必欲除之而后快,刘晓波、秦永敏、王炳章、高智晟等人的遭遇就是一个例子;中共宣称“党媒姓党”,动用整个国家机器给统治者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维护其独裁专制政权。

二者都是极端腐败。在清末,卖官鬻爵成风,“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是当时官场的写照;而今日,中共官场同样黑暗,以2010年山东西部某县为例,在该县教育局长的竞选中,一个乡镇党委书记花费30余万元,在众多竞争者中“夺得”该职位;至于该县工商所长、派出所长等职位都需要花钱去买。基层如此,中层、上层同样如此,而且随着时间的消逝,现在官位的“价格”更加巨大。在中共现行体制下,买官卖官潜规则盛行,贪腐问题已经成为中共的不治之症;

二者都是抱残守缺,对先进政治体制视而不见。清政府闭关锁国,夜郎自大,对西方国家敌对排斥;而中共则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让层层中共官员过上了共产主义的生活,却让底层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共对发达国家的三权分立制度、民主宪政制度等深恶痛绝,对百姓疾苦置若罔闻,让底层百姓苦不堪言。

二者都想学习西方,都不彻底。清末实行洋务运动,发展经济,却对政治体制改革讳莫如深,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满清贵族的统治;中共学习西方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同样是为了维护权贵资产阶级的利益。在社会主义体制已经被俄罗斯、东欧弃之如敝履的情况下,中共却仍然在抱残守缺,不思悔改,就像一条恶狗死死咬住了一块肉骨头一样。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社会主义”这一招牌给中共统治者提供了一块最漂亮、最完美的“遮羞布”。中共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希望让权贵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永远延续下去。这种思想,与满清贵族的想法如出一辙,二者可谓是一丘之貉。

其次再来看看二者不一样的地方:

二者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不一样。清政府闭关锁国,由此导致其在世界影响力差;清末被日本、俄国等侵略,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而现在的中共顺应全球化的浪潮,凭借从民众当中搜刮而来的血汗钱,大肆开展金钱外交,大外宣等,在非洲、东南亚甚至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不断增强影响力,有中共喉舌在海外替中共发声宣传,蒙蔽海内外不明真相的群众。

群众基础不一样。清政府是异族入侵建立的政权,而且通过血腥屠杀让民众听从自己统治,清政府严重脱离群众;而中共是汉族建立的政权,在建国后通过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运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民众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现在的中共,通过内部改革、扩充党员、扩大既得利益群体、愚民教育等措施,不断强化对全国各族群众的统治。

面临的世界局势不一样。清朝末年世界霸主是英国,建立了“日不落”帝国,在世界格局中颇有“一家独大”的势头,德国、法国等国家也在快速发展之中,需要进行资本输出,清朝政府面临内忧外患;而现在,世界霸主则是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中共奉为圭皋的“社会主义”已经是日薄西山,穷途末路,而中共通过“大撒币”、“大外宣”等方式,将搜刮来的民脂民膏用在“提升国际影响力”上面,在国内非常不得人心,在国际社会也是被人“另眼相看”。中共外强中干,只能与一些专制独裁国家和经济落后国家为伍。

应对革命形势的手段不同。甲午海战后,清政府为应对国内压力,开始仿照西方,实行君主立宪制,以维护其贵族统治;中共为了维持其政权,则是对政治体制改革修修补补,换汤不换药;中共不是将工作重心放在改善民生,反而大规模进行“维稳”。现在中共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开支,国家内部的压力已经超过来自外部敌人的压力,这在世界上也是十分罕见的。中共将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主要用于维护权贵资产阶级的统治,进一步证实了独裁专制政权的不得人心。

反抗政府的势力很大不同。清末孙中山、黄兴等组织革命党,采用暴力手段,武装起义,通过风起云涌的革命运动,推翻清政府;反观现在的民运活动,由于缺少核心领袖人物,海内外民运事业四分五裂,一盘散沙,在中共强大的国家机器和严密的组织体系面前,民运人士显得势单力薄。更重要的是,由于现在的中华民国对海内外民运活动袖手旁观,没有给与相当程度的支持,导致海内外民运活动筚路蓝缕,充满艰辛,无法大张旗鼓反击中共。

目前来看,在中共长期的愚民教育、愚民宣传之下,虽然数量庞大的普通民众已经被洗脑蒙蔽,但是也有相当多的民众正在觉醒。与清末革命党人的行动相比,今天的中国国内缺少民主运动的核心领导力量,这就导致中国的民主事业更加艰难。

为推进中国民主事业发展,在今后一段时期,需要全世界所有对中共不满、反对中共专制统治的人,全部都联合起来,包括民运、法轮功、港独、藏独等组织,共同抗击强大的中共政权;特别是号称“民主灯塔”的台湾政府,其一举一动,将直接牵引着无数海内外民运人士的神经。可以预料,在中国民主化运动成功之后,也将成为中华民国回归大陆之时。届时,中华民国的治理经验,将在大陆得到推广。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8年10月1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