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发来信息:国家安全人员最近在黑夜进入北大校园,抓捕殴打学生。我读后不胜愤慨!

不久前从《北京晚报》上读到北大党委书记易人的报道,一位曾经担任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局党组书记、山西省法院院长的人,到北大担任党委书记。我当时就担心北大会出事。本月7日,见到一位北大中文系的名教授时,我曾向他打听,这个新党委书记到职后,师生有些什么反映?他说还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我说:让一个一个安全部门的官僚来当北大的第一把手,肯定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这个国安部门的官僚到北大没有几天,就发生了秘密警察进校抓人的事件。

据朋友发来的网文介绍,本月9日晚上十点半左右,一帮黑衣人进入北京大学,在百年讲堂附近的路口,绑架了今年刚毕业的校友张圣业,对路过目睹他们暴行的几位在校学生进行威胁殴打。他们架着张圣业,坐上黑色轿车,扬长而去。事后,目睹绑架事件并遭到殴打的历史系2015级本科生于天夫发布视频,自述他当晚被黑衣人打倒在地,拳打脚踢,上衣被撕破的情景。医学部基础医学院本科生冯俊杰,也着文揭露了事件的过程。

张圣业前几个月参加了支持深圳佳士得工人为成立工会而维权的活动。曾前往深圳参加这一活动的北大、人大等校学生,回北京后大都遭到追踪监控。按照当局过去的行事惯例,此类活动必然要求校方配合。郝平被褫夺党委书记一职,改任校长,很可能同他配合不力有关,这才调来一个国安部门的官僚来当第一把手。于是就合乎逻辑地发生了身穿黑衣的秘密警察进校抓人打人的暴行。

如此恶劣的暴力事件,北大保卫部在两天后的11日晚上才发布通报,说此事“系公安机关依法逮捕涉案犯罪的校外人员,不涉及在校师生”。虽然曲意掩盖,但也暴露出:1、那些黑衣人原来是公安机关派出来的,既然是公安机关拘捕“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不穿上警服,坐上警车,光明正大地在白天行动,却要身穿黑衣、乘着黑夜闯进校园?2、北大保卫部称黑衣人的行动是“依法”的,请问,这依的是什么法?哪个法律,哪条规定,允许公安机关可以在黑夜进高等学校捕人?3、公安人员乔装成黑社会流氓,却能畅通无阻地进入校园抓人,显然是已经同北大当局沟通,经过他们同意,说明这件丑事是公安机关伙同北大当局实施的。

回顾1948年8月19、20两天,国民党政府的特种刑事法庭以“匪谍嫌疑”罪名,传讯北平、天津两地的大学生,上了传讯名单的北大学生达93名。当局派军警包围北大,但未敢入校捕人。8月23日,56位北大教师联名上书胡适,请他“阻止军警入校搜查逮捕学生”。胡适当天致信北平警备司令陈继承,说明他已派北大训导长贺麟“亲往西斋、红楼及灰楼各宿舍察看,意在寻得各该生……遍觅不得一人。”24日上午,贺麟带着警备司令部政工处处长和宪兵十九团团长等人在红楼、孓民图书馆等处转了个把钟头,就把他们送走,算是接受检查了。

93名被特刑庭传讯的学生,只有农学院因地处罗道庄,远离校部,虽然校方拒绝军警进校,仍有7名学生在校外被捕,多数是没有被列入传讯名单的同学,九十来位被传讯者,都在校方保护下安全无恙。

七十年前的北大校方,从校长胡适、训导长贺麟到教师,都想尽办法,保护学生免遭逮捕迫害。而当今的北大,大权操在安全部门的官僚手中,安全机关得以公然入校捕人。这个重大差别,从问题的本质来考察,都是民主和专制的矛盾与斗争的具体表现。当年被特刑庭传讯的北大学生,多属学生民主运动的积极分子,是北大学生中最优秀的爱国者;今天当局抓捕的,也是学生中的优秀分子,他们坚持正义公道,维护人民民主权利,本应受到校方的褒奖与保护。可是,北大校方却纵容警方进校捕人(也有可能是操纵警方,假手警方)。这个暴行体现出专制权力对民主的打压,野蛮对文明的挑战。北大又一次卷进了民主和专制的矛盾与斗争的漩涡!

自五十年代的院系调整以来,北大和全国其他大专院校一样,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经过党文化的熏陶和党的领导不断加强,高等教育传统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已经荡然无存。在中国首屈一指的北京大学,已经沦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的养成所。国安官僚成为北大的最高领导人,标志着北大不但在教育上,而且在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都已经堕落成为专制主义政治统治的工具。北大的历史进入了一个危险的“新时期”。国歌上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警句,现在完全适用于北大:“北大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北大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救救北大!

2018年11月18日

北京之春
2018年11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