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诵:旷世之恋(中)

Share on Google+

第八章

洛诵意为反复咏诵的意思。我刚刚落地,还得了个“有庆”的号。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人都是有名有号的。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我只是不知道,大家的号是不是和名字一起取的。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世代书香,耳濡目染。从小我就立志成名成家,我们是精神贵族,我们对社会对国家是肩负重任的,我们是要有担当的。真正的贵族,不能只考虑个人的得失,当国家遇到问题时,是需要挺身而出的,我最欣赏的是俄罗斯十二月党人,他们不愁吃不愁穿,各个华服在身,英俊潇洒,在沙皇宫廷里任职,身份显赫,拥有娇妻幼子,却为了苦难深重的农奴密谋起义,失败后个个被沙皇流放西伯利亚。不能不提的是他们那些同是贵族阶层的美貌妻子,争先恐后上书沙皇,要求同往。哦!伟大的俄罗斯女性。失败算什么?虽败犹荣!

人生贵在任何情况下都有选择的权利。每天每时每刻都可以选择当英雄。

我选择走自己的路。我时时扪心自问,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我一生都是遵循内心的呐喊前进。我刻苦学习,考名校。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滑冰,游泳,长跑,锻炼身体。我掏茅房,学校组织劳动,我从来不怕苦累脏。我的父母兢兢业业地工作,报效国家,养育子女,孝敬老人。凭什么这一切换来的是低人一等,凭什么我母亲说了句实话:“毛泽东思想可以一分为二”就被打得险些丧命。我至死都不会忘记母亲惨痛地自责:“我要是个哑巴就好了!”

说话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哪儿有一个国家到现在还不许老百姓表达心声的?

遇罗克因为家庭和自身的遭遇,通过数年的深思熟虑,写出了“出身论”。并且在血统论最猖獗的一九六六年所谓“红八月”,血雨腥风笼罩北京和全国,红卫兵抄家,打人,杀人成风时刻散发到全国,先是油印传单,后是铅印报纸。

罗文因他的英俊勇敢率直吸引了我,我爱上了他。

我们家早早给我准备了嫁妆,几段蜀锦和一枚镶着白宝石的白金戒指。“困难时期”(指👆一九五九~一九六一三年大饥荒年代)吃饭成了大问题。妈妈的印尼华侨学生送给她一些可以买油和粮食的侨卷,妈妈让奶奶翻出压在篾箱子底的几段精工细织华丽的蜀锦,回赠人家。奶奶一边依依不舍地拿出来一边看了无意站在旁边的我说:“有些对不起洛诵。”我当时十三岁,不懂奶奶的话,后来才悟出来的。

名门望族出生,大家闺秀,良好的教育,容貌如花🌸似玉,绝佳的气质,聪明好学,勤奋上进,名校学生。我应有尽有,上苍给了我一个女孩子最好的礼物。我手👆上握着一手好牌。时至今日,我已经是个七十岁的老人,回顾自己的人生,将一手好牌打成这样,有失败有成功,失误时候居多,是性格?是命运?是智商?还是都有!我对自己满不满意?有没有遗憾?有什么经验教训?哪些是自己的错?我在不断地总结追问。

人生唯一的自主权是选择!大家都懂得,选择一个最佳方案!何为最佳选择,对我来说,是让生命得以鲜活。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虽生犹死,什么是虽死犹生。

六十九岁生日再见罗文,十八岁时的感觉清晰地回到心💕头,真的感谢罗文,让我在那个最好的年龄遇到了最好的你,给予我美好的希望。罗文天生是个英雄,而我只是个平凡的女孩👧。我想把他占为己有,和他一块儿过小日子。我对英雄气概的追求来战胜我生命的平庸!和罗文在一起,压力是很大的,他会让我时时感到自己的不足,让我跟不上他的思路,赶不上他的脚步。

第九章

认识罗文对我只是时间早晚的事儿。一九六六年六月的第二天,北京各个中学都有学生给学校领导贴大字报,指责他们执行了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校内大乱,开始停课。中途虽有北京市委派工作组试图引导学生,又被撤离,终于导致“红卫兵”破茧而出,造成社会大乱。三四个月后,“红卫兵”失宠,像工作组一样,也被归结到“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上。被“红卫兵”歧视侮辱打压的平民子弟纷纷被起用,响应“中央文革小组”的号召,成为“造反派”。

原来人和人之间这么容易反目成仇。从四九年以来对阶级的划分到六六年八月的一副对联轻易将人分成三六九等,多少人惨遭飞来横祸。被打被虐杀甚至于灭门。

串联之风盛行。可能除了军队,每有一个地方是不可以进去的。最活跃的就属中学生了。年龄段在十二三岁到十八九岁之间,对人生的一切处于懵懂阶段,对一切的理解似是而非,却又青春无敌,活力四射。尙有爹妈养活,不必为生计操心。学校停了课,校领导和一些老师被打死的打死,打残的打残,有的关在牛棚里苟延残喘。反正没人管,没学上了!干什么?干革命!鱼🐟找鱼🐟,虾找虾。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许多经历过“文革”的人沉淀下来的社会关系和友谊依然存在。

我妈妈当时是女十三中初中三年级的语文老师。刚才,仅仅是刚才,我才设身处地地想了想她的人生。昨天晚上(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五)我看了几位名作家描写他们母亲的文章或只言片语。全部都是溢美之词,饱含着作者对母亲深厚的情感。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找不到一个人不爱自己的母亲,最好的作家也很难用文笔穷尽对母亲的深情。有一种恩情是无法报答完的,就是孩子对母亲的生养,养育之恩情。

爸爸是一九六八年十月跟妈妈离婚。他实际上是离家出走。他甩下奶奶和四个孩子给妈妈,绝尘而去,找个离过婚带个女孩的二十九岁的女人结婚。

奶奶去世是一九七六年十月三十日。母亲一直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后来因摔倒大腿骨折瘫痪在床,母亲伺候奶奶很不容易。我一九六九年一月去白洋淀插队,一九七六年六月困退回北京,才能接手帮助母亲。奶奶总是对人说母亲的好话:“查全素脾气不好心💕肠好

我的曾祖父陶鎔是前清举人。听奶奶说,他的寡母看见探子来报,抱着针线笸箩一个劲儿发呆,不敢相信。探子们进门除了要赏钱还拿着竹竿照着家什没头没脑一通乱打,美其名曰:“打发!”越打越发财。这是底层人的理解,以为做官是为了发财。曾祖父是个著名的清官,官至江宁县令,离任时老百姓送“万民伞”🌂表彰他的政绩与不舍之情。

曾祖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娶了两房妻子,共生了六个女儿,四个儿子。大房生了三个女儿,其中一个夭折。二房生了四个儿子三个女儿。活着的是九个孩子。为什么要娶第二房太太呢?因为与原配洞房花烛夜挑开新娘红盖头时,发现新娘是个大麻子,新郎顿时昏死过去……

大爷爷得到的补偿是给他娶一个二房。他找到个有沉鱼落雁容貌的女孩,从此心无旁骛,两房太太相安无事,其乐融融。

爷爷的书📖是的大爷爷教的。哥哥教弟弟读书,两个人年龄应该是有一段距离。爷爷十九岁考上官费留学日本,大爷爷哭😭得死去活来,拉着轿子舍不得他走,爷爷坐在轿子里头头也不回,从此一去十二年,十年日本,两年德国,三十二岁学成回国,回国前接到大学教授的聘书。

爷爷的铜像与三国时代的儒将周瑜并列在安徽舒城湖边,他们是安徽人民的骄傲。爷爷是中国人的骄傲。当年他在日本帝国大学留学时,毕业考试得了全校第一,获得六十块钱的奖金。校长骂日本学生:“你们这些人没有出息!让外国人得了第一!”爷爷用这钱💰打了个白金戒指送给奶奶,奶奶珍藏着,要传给我。我从懂事起,奶奶就不断地给我讲这件事,还把戒指拿出来给我看。闪闪发光的戒指💍上顶着一粒椭圆形的晶莹剔透的白色宝石。这枚戒指没能如愿传到我的手里。文化大革命开始,爸爸把几枚戒指藏在办公室里。后来看我们没学可上,就把戒指💍卖了,从旧货店买了一台沉重的德国打字机,教我们姐弟四人在家里练打字,以后好找个工作,有碗饭吃。

写到这里,我深深地感到做为一家之主的父亲背负的生存压力。妈妈在文革初期受冲击时我对爸爸说:“妈妈要是不参加工作就好了!”爸爸说:“她要是不工作,生活没有办法啊😯。”爸爸的工资是一百二十五块钱,妈妈是九十块钱。爸爸翻译📖有稿费收入。我从小衣食无忧,是父母辛勤的工作换来的。

我也还算是个懂事要强的女孩子。大方家胡同幼儿园,史家胡同小学,女十二中,师大女附中,一路走来,顺风顺水。

霹雳一声雷,中国爆发了个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妈妈无端被红卫兵打骂,剃头羞辱,我为替母亲报仇,认识了罗文,走上了一条传奇之路。传奇是朋友们公认的,环视一下同时代的人,全方位反叛的只有我一个人。

不可否认罗文在我人生中的重要性。

第十章

找到罗文的时候,我以为找到人生的终点。十八岁遇见他,我情窦初开,豆蔻年华。社会上杀杀打打,一片混乱,我看不见前途,很是悲观绝望。想和一个心💕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度过一生。我爱他的原因,不仅是他英俊的外貌,更因为他高贵的英雄气概,反叛,骄傲。他的英雄本色不会为一个美丽动人心魄的女孩爱情而改变。他深深地爱💕我,一直到现在,我们都七十岁了,他还在不断地向我表白。他的爱💕,促使我无法心💕安理得地沉溺在舒适生活中,促使我思考,干活儿写作。我实现不了他对我的希望—-当个名作家,因为我不想编故事。我唯一可以做到的,是在我七十年的时间隧道里搜索,把我觉得有趣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爷爷奶奶的婚姻 大爷爷奶奶的婚姻 父母的婚姻状况 小姑姑陶豫的婚姻 老舅舅妈的婚姻我和赵京兴的婚姻状况 柳燕和陶江的婚姻状况

人世间的问题,主要是男女间的问题 恋爱 婚姻 家庭 生儿育女 世世代代 无穷尽也。社会只是背景,不同的背景同样的人生。人性的内核 裂变 能量 。

有些人年轻时真诚地或装模作样地羡慕白发苍苍的暮年伴侣,炫耀还拥有多种际遇的时间,也向往地久天长。人世间能够一块儿走下去的是大多数。这里面肯定有不少是像耶稣般背负着十字架忍辱负重的。不生活在一起心💕里仍有一丝眷恋也是一种幸福。

我们陶氏大家族里,我从表妹陈陶的口中得知“陶家姑娘五代离婚”这一魔咒。我二姑奶奶离婚。我小姑姑陶豫离婚。我离婚,我堂妹陶莎离婚,我侄女儿陶荃离婚。四代了吧?第五代的女孩现在还没生出来。陈陶也离过婚,不过她不姓陶,她妈就是我最爱的姑姑陶豫。

罗文在我们俩十八岁相恋时就写过一篇小说“初恋”,里面重点提到我这个姑姑。六七年秋天,罗文穿着一身深蓝色制服来我家,他没进屋,我到前院和他见面。他像极了“少年维特之烦恼”里的维特。纤细,白皙,貌美如玉,带着淡淡的忧郁。

我姑姑的故事对他的影响超过我。

我家那时还是完整的,房子虽然已经被迫交公还没被外人沾领。房子是个大大的主题,前几天,和美国“文革受难者”研究专家王友琴女士通电话,她还提到我家的房子。她是个时时刻刻不忘做调查研究的人,她告诉我,日本人邀请她写,解放后历届运动受难者,她正在写公私合营资本家部分。妈妈从拘留所把我接出来时说:“我们只剩下四间小房子了,……”

一篇文章还是应该有主题,既然写初恋,就是写和这有关的人和事,不能让其他冲淡主题。罗文的爸爸妈妈就是我的好公公婆婆。张富英也曾表现过真诚的一面。罗锦那句可怜的叫喊:“谁也别想沾英雄的光!”至今迴响在耳边。“遇罗克日”是徐家祯提出来的,屎拉出来又坐回去了。我都跟罗文吹出去了,让我觉得很没面子,我又不是个很会讲理论的人。我就跟Peter哭😭了。红冰知道后,在电话📞里说:“ 你哭😭什么啊😯?八月份以前提这事!”这是“遇罗克日”提出的过程。集人物,感情,历史,理论之大成。

我没揭发过遇罗克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的都是他的好。罗文曾哭😭着对我说:“你揭发他什么你要告诉我?”我说:“他把信让你投到离东四远的邮筒。”其实这件事虽然天真,我也并没说过。我唯一认为罗克做的不太正确的事情是让李金环,张富英引诱一个人出来,让罗文等人揍他一顿。我知道这件事还是罗克被捕后,李金环到我家告诉我的,她当时虽然参与,但也觉得不对。据说罗文那天穿着一件!宽大的中式衣服。我向罗文求证这件事,罗文说:“因为他说罗克说要上山打游击,罗克说教训他一下,让他别瞎说。”

罗文觉得我太爱💕这个国家,太相信政府了。我们平日时有争论,比如我说:“中国一个失业的都没有。”罗文反驳说:“那些到农村去插队的不叫失业叫什么?”

“你必须经给一个艰苦的过程才能成长。”罗文煞有其事对对我说。“你一向认为这些话肯定是我哥哥说的。可是我告诉你不是!”我猜想可能是郝志说的。他是罗克高中同学,也是罗克的好朋友。罗文还说过:“你不会和人打交道,这是你天生的不足!”

罗文这些不客气的批评并没有引起我的不悦,我理解为他对我的启蒙和关爱💕。我喜欢他讲道理时的自信与身姿。我带着戏谑口气说:“你怎么这么骄傲啊😯?”他说:“因为我有骄傲的资本。”我爱💕的就是他这股劲儿,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正确地看待自己,实事求是地看待别人,诚实正直。他在与红卫兵的辩论会上高大的身影帅极了。认识罗文,开启我一生对真理对自由思想的追求。

从小长大,我都是个听话的女孩,家里大人说什么,我听什么。学校老师说什么,我听什么。六四年开始,党进一步加强了对思想的控制,我们时时否定,争先恐后向一个框框里钻去。即便如此,还是不行。我爸爸对科学出版社贡献良多。他目睹五七年反右运动,把他吓懵了。他变得愈发小心谨慎,同时不忘教育我和弟弟们“谨于言敏于行”。政治上挑不出毛病,看你业务出色,就说你骄傲,“翘尾巴”。(亏他们想得出来,人不是动物,哪里来的尾巴?)书📖再版时,把他的名字扣去,印上只红不专的人的名字。妈妈在女十三中教学有方,她教的初中毕业生语文考了东城区第一,受到领导的赏识重用。文革被红卫兵剃头殴打,差点送命。……是生?是死?我在那时做了考虑,做了选择!怎么生?跟着自己的心💕走,那是对于我的一条活路。

罗克在文章中尖锐地指👆出:对对联的辩论是对出身不好的人的侮辱,即使辩论胜利了,他们只不过不是一个混蛋而已。但他却寻找一切机会挑战反对“出身论”的人,希望和他们公开辩论,扩大他的影响。

一九六七年二月份,我从新疆乌鲁木齐归来。我是被四中的蒋孝愚选中,参加他领导的五男五女中学生石合子枪🔫杀事件调查组。蒋孝愚后来官做得很大,2008年世界奥运会在北京举行,他是北京的负责人。去新疆对我的震动是出身问题无所不在,造成的灾害是全国性质的。我感到罗文他们切中要害。我带着两小盒葡萄干去看罗文。罗文后来说:“太少了!”而我一共只有四盒,是火车上的一个女列车员看我们是北京的,向我们反映一些情况,跟我们同车的大学生做了记录,答应帮她递交上去,她就卖给我们一些葡萄干。伯母说要请我吃饭。还拿出个金色塑料线编织的网兜送给我,说:“这是个瑞士网兜,他们没抄走,你拿去用吧。”

罗文说:“我们组织了场关于出身论的辩论会,你想去吗?”我说:“当然想去。”他从棉袄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油印的黄色入场卷递给我,“还凭卷入场啊😯?”“是的。”

我参加了那场在西城区羊肉胡同一所房主人被扫地出门豪华的四合院里举办的辩论会,除了散会后罗文蹬上凳子宣布我们大获全胜的身影,还第一次见到罗克,同时见到了后来成为我丈夫的赵京兴。

吸引我的不仅是罗文,还有他不同凡响的家庭家人。父母开明慈爱,兄长罗克天才不同凡俗。小弟弟罗勉善良略带羞怯却也不乏有思想见地。

唯一没能见到的是姐姐罗锦,她被学校同学扭送到公安机关,公安局不受,在“革命群众”的一再要求下,公安机关只好收下,胡里胡涂判了两年徒刑,送到劳改机关劳动教养。这个扭送的过程是我听一个直接参与者在一九七五年说的。那个女孩姓王,她和罗锦是中专的同学。说遇伯母不放心爱女跟到公安局,罗锦表现得像刘胡兰一样宁死不屈。“妈,您回去吧!”她不想连累母亲。这位王同学也是资本家出身。语气流露着佩服。

我在罗文家里感到他们在灾难面前的乐观。关于罗文父母的传言很多。“历史反革命“,“资本家”,“极右分子”。说党是开帽子工厂的一点不假,人人的头上戴着一顶或几顶不同的帽子。看你不顺眼,帽子像紧箍咒飞过来,把你踩在脚下,让你永世不得翻身。伯母伯母对此淡然处之。伯父对我说:“洛诵,我现在的楞角也没有被磨掉。”伯父伯母在五七年大鸣大放运动中发表意见双双被打成“右派”。罗克受父母牵连,未能考上大学,但他丝毫不怪罪父母,认为父母敢言是对的。

在罗文家,我感到亲人之间的温暖和浓浓的爱💕意。在灾难面前的相互支持。六七年春天一个星期天,我去罗文家,正赶上罗文罗勉准备去良乡劳改农场,罗文抱歉地对我说:“我要出门,去看我姐。”遇伯母说:“把这芝麻酱给你姐带上!”芝麻酱当时是非常珍贵的食物,凭证供应,每人每月二两。

很长时间里,罗锦姐姐对我来说是个神密的存在,里屋的墙上挂着她拉过的小提琴。有一天,我和罗文坐在床上,我靠在他的怀里。他说:“你一定想知道我姐姐长什么样。”我点点头。他放开我,从床下拉出个正方形的纸箱子,从里面找出一张不大不小的水彩画儿,里面是个短发花🌸季少女头像,美丽中透着倔强。回来王姓女孩的描述中印证了我的感觉。

第十一章

我叫他大哥,他一定是很高兴的。我与他的和解是一顿全家温馨的午饭桌上。

伯母和伯父都是烹调高手。平时伯母上班时,由伯父做饭。他们家特别会生活。里屋有个中等大的褐色陶瓷水缸,里面放着稀稀的发面,用的时候捞出一块,对上碱。我吃过一次伯母做的包子。若干年后,我吃到鼓楼附近一家天津“狗不理”分店的包子,味道做的与伯母不相伯仲。罗文告诉我,伯母做过“尝味师”,专门评判食品的味道。

那天是个星期天,伯母休息。她做了一道名菜“九转肥肠”。工序甚为复杂。猪🐷大肠反复清洗煮熟切段裹上淀粉炸酥,再勾芡浇汁。外焦里嫩,香脆可口。我把伯母分给每个人两粒的“九转肥肠”,夹了一粒到他的碗里,他推辞说:“你自己留着吃吧!”我心💕疼他吃完饭要去上中班。全家只有伯母和罗克哥哥有工作,伯父,罗勉,罗文和我无所事事。

他是老大,全家孩子里长得最不漂亮的一个。他瘦弱但不矮小,背微驼,小平头,头发不浓不稀。椭圆形的脸,尖下巴,单眼皮,小眼镜,戴着副白边眼镜👓。虽然只比我和罗文大五岁,他的脸上佈满忧患。他的声音尖细,语气里充满情感。有些目空一切,笑起来时脸上的阴霾会一扫而光。他对我的评价是:“她只为自己的感情狂热。”

我和罗文虽常有争执,可我们俩心💕心💕相印,伯母说我俩志同道合。所有高中二年级学科里,我们俩最钟情化学。我们俩都对红卫兵恨之入骨。罗文说:“咱们俩第一次走时,就靠得那么近。”

可和罗克第一次短兵相接的接触是在罗文家,彼此都没什么好感。罗文说要和“中学文革报”的成员联络感情。组织活动去北京西郊著名的香山公园玩。我只想和罗文单独在一起,不想参加集体活动。伯母说:“洛诵去吧!”我瞟着罗文,娇嗔地说:“我就不去了。”还没容罗文说话,罗克生气地一扭头转身而去。弄得我很下不来台。我实际上是想看看罗文说什么。

我参加了这次活动,伯母特地为大家蒸了芝麻酱花卷。罗克去了,有个叫纪亚琴的女孩子恭敬地向他请教,罗克认真地听着,做答。霎那间,他像极了青年领袖。

说到这时,不得不提一下“中学文革报”总编辑牟志京,他对我的评价是:“看到爱💕的目标就不顾一切!”

英雄所见略同?十八岁的我对自己的认识并不清楚,只是跟着内心的感觉走而已。

终我一生,我都是为我爱💕的人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他爱💕我更好,不爱我也没关系。我认为爱比被爱更重要。“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中国的古训是我的人生信条。性格是天生的。“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第十二章

爸爸妈妈知道我认识罗文,只当他是个普通的男孩子。听说他母亲请我吃过饭,让我回请一下。我做了一大桌菜。爸爸是武汉大学一九四九年化学系毕业。妈妈说爸爸没有高中毕业证。因为爷爷在武汉大学任教,爸爸上的是武大附小,武大附中,高中时反对上军训课,被学校开除了。二十四岁大学毕业时正是大陆易帜。学校没顾上发毕业证。

顺便说一句,我也没有师大女附中毕业证。我是一九六七届毕业生,因为文革,一直呆到六九年一月去白洋淀插队。全国的学校没有发毕业证的。直到八十年代,我听说学校在补发毕业证,我没有去领。

爸爸因爷爷朋友介绍,到北京编译局工作,又参加郭沫若,茅以升等元老筹建的科学院工作。因为年轻的爸爸在一堆老年人里面,有人说:“这儿怎么来了个小孩子哎?”

中国科学院成立后,爸爸就在科学出版社工作。

二零一六年,我和罗文重逢在澳大利亚悉尼,我六十九岁的生日宴会上。他还向众位来宾提到半个世纪前和爸爸共进的那顿午餐。他不无自豪地说:“她爸爸是化学家。”爸爸是全国著名的化学名词专家,曾与高教部长曾昭伦先生共同翻译苏联化学,手册四大本。爸爸主导编辑“英汉化工词汇”。为中国化工事业立下汗马功劳。

父母疼爱我,关心我。共进午餐后,我名正言顺地与罗文来往。罗文对我做饭的评价是:“太咸了,跟你一块儿吃饭得变成燕末虎(北京人对蝙蝠的叫法)。”可能是餐桌上有盘我爱吃的咸鱼让他得出这种结论。再说他整天吃烹调高手父母做的饭菜,怎么看得上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手艺。

“出身论”一文的出现引起社会上沸沸扬扬,我告诉爸爸是罗文的哥哥写的。爸爸说:“拿来让我看看。”我拿了一份“中学文革报”创刊号,上面刊登了“出身论”全文。爸爸仔仔细细从头看到尾,对我和罗文说:“我看没有什么问题。”我当时觉得爸爸书📖生气很足,不了解文章的弦外之音。而我在杨鸥的介绍下,在见到罗文他从怀里掏出油印文章的瞬间,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让我们脱颖而出。

一天晚上,我对爸爸说,我要和罗文一起为报纸写文章,爸爸很相信我,说:“去吧。”我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爸爸,从小到大,他一直认为我是个诚实的孩子。我确实是在找借口,想跟罗文呆在一起。那次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机会让我近距离地接触了遇罗克,聆听到他对我一个人的谈话。

夜幕降临,人们都入睡了。我和罗文躲进罗克的小屋,狭长的小煤屋改造成的居室,仅仅容得下一张两面靠墙的单人木板床,对着门的墙靠放张小桌子,罗克就是坐在桌边靠背椅上伏案疾书📖写出震惊中国的“出身论”一文。

罗文打开屋灯,罗克还没去上班,他斜倚在床上在黑暗中思考。“没事,你们呆着吧,我一会儿就走。”看到我和罗文进退两难,罗克宽容的笑笑,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到出来,他的心情很好。罗文挤在床边坐下,我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他们兄弟二人。

严冬深夜,寒冷。罗克谈笑风生,他的眼睛在白色的眼镜后面闪闪发亮。他滔滔不绝地讲:“……这么对待出身不好的青年,要是打起仗来,他们会为国家拼命吗?”我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他看出我在问他:“你会怎么做呢?”他说:“第一,我绝对不会承认我是反革命。第二,我绝对不会叛国。第三,我绝对不会自杀。什么时候你听说我自杀了,那一定是假的。”他在那儿笑着说,看到我低下头感动得泪流满面,刹时止住:“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我去上班,你们写吧!”我才发现,罗文坐着睡着了😴。

原来他在黑暗中考虑这些。还有一次,他兴奋地对我和罗文说:“他们打我,我心💕跳到一百二十下,我没屈服,我不会当叛徒。”

那时谁承想到,他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年的青春时光了,但罗克对自己的命运是有所准备的。那次的谈话,打消了我对罗克所有的疑虑。当他在被人跟踪盯梢的时候,请我帮他送信给小鲁,我毅然决然前往。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11月30日

阅读次数:9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