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活有规律的时候,连出门半天都变成了与世隔绝的一部分。在持续高温达40度、70度(地表温度)的时候,居家读写成了难得的奢侈。

本周的事件据说很多,但从书斋人眼里,所有的大事都是小事。

去锵锵做节目的时候,听说“下架的凤凰不如鸡”了。听人讲时事,汉学家们来中国称赞中国在宋代就学会了某种技法;一个东北人短短一年的时间发展出了五六百万的团队;当然,还有那个人,那个人怎么那么傻……

更重要的,是人们开始关注起“暗网”来了。

2

“暗网”确实是值得关注的领域。暗网自始至终就存在,一项技术产生的时候,暗网的心思也同时产生了,随后暗心开始了搭建。暗网是无,但无中生有。暗网是暗物质,暗能量。比有一切有,一切显性的东西更重。

在“民间组织化绝无可能”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判断的时候,暗网的力量稍露冰山一角,就是短短时间里集结起五六百万的千军万马。就在人们对利维坦及其推出的小丑、庸人无可奈何的时候,暗网的力量稍稍晃动,三千亿以上的资产、股权等等一夜之间转移了。即使那些现眼的人物,他们暗中的欲望和被当作木偶的暗中力量,仍是决定性的。有心人一定记得,当全民皆股时,暗网的力量也是一夜之间让全民数千亿的资产从人间蒸发了。

遗憾的是,人们对暗网缺乏足够的了解、理解,缺乏足够的研究。“暗杀市场”、“黑色交易”、“儿童妇女买卖”、“毒品网络”……人们要么以为暗网是可怕的,里面全是邪恶的、卑下的、罪恶的东西在涌动,在发生,在交易;要么只是想起《道德经》的伟大教诲(顺便一说,本周我即沉浸试图还原《道德经》言路和思路的原始情境中),要么想起科学家们对暗物质和暗能量的探索。跟物质与暗物质的关系一样,据说,我们所见的互联网份额在暗网面前不值得一提。这是我承认的,我关注到的世界的宽广程度,在未关注的宽广世界面前,不值一提。

3

开口说话。从世界中提取材料,赋予以形式。从互联网上看到一种新生的可能。等等,都算得上无中生有,算得上洞明、显明、自明等等努力。

但若显而易见的世界也变得污浊了呢,外在的世界变得不再能为大家自由享用了呢?社会学家会说,这是公共空间受到了污染和毒害。就像是传统社会的公共空间显现为井一样,市井、古井、断井,这些词语也是描述一种公共空间的品性;井井有条、背井离乡、井底之蛙,这些成语也是描述一种公共空间及其个人的状态。但夏天,井水极易浑浊,饮水陷入困难。这就是公共空间遭到了污染。在传统社会,一村一坊的井水不能饮用的时候,就会有热心公益者出面组织,淘井并使之澄明。老子在两千年前感叹过,“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

如果语言的世界也变得狭隘了呢?就像我们被告知有些词语被禁用一样,有些词语已经变得让人绝望,我有一次面对“邓笑贫”、“井查”、“柳丝”等几个词不知所措,想起来是什么意思时就非常沮丧。我们的话语被放了蛊,无论哪一种蛊,寻常的词语被扭曲,想来这也是暗网的力量使然。

我喜欢年轻朋友,在令人绝望的地方,年轻人仍在创造,仍有生机和希望。就像话语,他们的话语不仅仅只是有趣。很多成年人有无话可说之感时,他们仍在表达这个世界。

“问:我弱弱的问一下,为什么去浏览国外的网站信息需要资质呢?有人提供的答案是:万一你看了什么资本主义好的东西去了美帝怎么办?谁来背房贷?谁来吸雾霾?谁来承担养老?你怎么一点也不为国家着想,还问这种问题。”

“问:贪官为什么会共用情妇?答案一:方便监督。答案二:她相当于银行的联合户头。答案三:理想一致,方向一致,干嘛不合作。”

4

本周发生的一个事是提倡学习自己的话语。

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我经常温习自己的话语。

想到可以学习12年前我在三味书屋的一个讲话,“笑谈精英衰败与汉语危机”。我12年前就笑着指出,“我们的汉语里虽然有诙谐一词,但我们实在太缺乏幽默感,太缺乏喜剧精神,太缺乏怪诞思维,太缺乏反讽意识了。”

“诙谐对于精神的解放是极为重要的,它证明并赐予我们精神的成熟,它打破了拘泥于事物常态的单调逻辑,建立了一种自由奔放、充满意外和欢乐的想象力。它是一种真正的创造性智慧。我以前不曾注意到这一点,我跟大多数人一样,过于相信真理或价值的优先性,过于相信悲剧的美感,没有想到悲剧也会把人压垮,没有想到对于无价值的人物应该也可以撕破。”

我还强调了人的道德性:“据说今天的中国人不太会笑,统计数据百分之四十以上的美国人觉得自己是快乐的,只有百分之九的中国觉得自己是快乐的。”

“笑不一定出于欢乐,比如它可能是对痛苦的反击。一个人存在得愈彻底、愈实际,就愈会发现更多的喜剧因素。这不是我的话,这是克尔凯郭尔的话。在我们人类已经发明创造的喜剧大超市里,已经有了诙谐、悖论、怪诞、幽默、黑色幽默、讽刺、反讽等多种产品形式。如何生产出我们自己的当代喜剧,如何让人们笑起来,这不仅是一个勇气问题,也是一个道德问题。”

最后,我还批评了话语的正经性:“喜剧精神是一种坚定的理性主义,一种绝对的个性主义,一种实在的历史时间观念,它在汉语语境里能向我们揭示许多悲剧都无法表现的生存处境。……汉语缺乏一幅整体性的中国风景,缺乏有关中国人生社会的总体性描述。这就需要个体精神向喜剧的高端前进,去拓展喜剧的空间,哪怕是黑色喜剧的空间,去发现幽默,哪怕是黑色幽默。我们生活中有太多的一本正经的东西,有太多的恐怖、清规戒律,有太多片面而愚蠢的严肃性,我们需要把他们撕破,找回我们固有的自由,恢复我们的趣味、爱、幽默和笑的能力。”

5

本周在井卦时空(7月20日-26日)和蛊卦时空(7月26日-8月1日)之间。

对井卦时空,先哲系辞说,“君子以劳民劝相。”对蛊惑生事的时空,先民系辞说,“君子以振民育德。”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7-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