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已经整整十天,我走遍了全城各个角落,见闻与感触颇多。在这个中国人的法外之地,有关赌博、性交易、杀戮等等疯狂的剧目每天都在上演。让人想起狄更斯所作《双城记》的序言——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坠地狱。

东南亚的疯狂中国城

以柬埔寨亲王姓氏命名的西哈努克港,原本是一座安静美丽的港口城市。沙滩海浪、休闲生活以及超低消费,吸引了全球游客。如今这座城市风华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中国人开设的实体赌场、网络博彩基地、会所妓院、电信诈骗中心,以及满城的沙县小吃。

走在西哈努克街头,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没有出国的错觉。中国人开设的商店遍布主城的每一条街道,中国人的身影更是无处不在。

沙县小吃、兰州拉面、网鱼网咖、泰康诊所、如家宾馆、好又多超市、川味调料批发、鼎红会所、天上人间……凡涉及中国人衣食住行性的行当应有尽有。

西哈努克甚至出现了“柬单点”这样的外卖APP,房屋租赁平台“柬租房”,以及“西港嫖”线上买春平台。本地人的商店也一律挂出简单翻译过的中文招牌,用以招徕中国客户。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西哈努克共有约12万中国人,和柬埔寨本地人数量相当。当地柬埔寨人大都会一些简单汉语,专门学习汉语的人数也要远远超过学习英语的。如今的西哈努克更像是一座中国城市,而不是柬埔寨人的。

一切与赌有关

热衷于大修大建的中国人把整座城市变成了一个大工地,施工产生的漫天灰尘,给西哈努克蒙上了一层繁荣的外衣。表象之下,却是足以改变这座城市灵魂的欲望与罪恶。

所有的工地都在忙活一件事——赌场和酒店快来了。面积不如国内普通县城大小的西哈努克,共有30多家已经开业的中国赌场,此外还有约70家赌场正在建设中。

在城市的繁华地段“双狮”,流光溢彩的中国赌场是最耀眼的建筑,和当地破烂的街道形成鲜明对比。这些赌场几乎只接纳中国人,客户大都来自国内。西哈努克也是目前中国人开设赌场规模最大的海外城市,远超金三角、缅甸小勐拉等地。中国赌场之于西港,好似蛋糕上插满的蜡烛。

为了吸引客户,部分赌场采用“签单”模式——即使你没有钱,赌场也可以放款让你赌,放款金额从20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西港单个赌场的规模不大,但数量众多,我总共去了5家,晚间通常座无虚席。

毫无疑问,西哈努克正在成为中国人的海外赌博中心。等到在建的赌场全部完工,这个法外之地将更加壮观。

菠菜狗与电信诈骗的狂欢基地

然而比起规模更为庞大的网络博彩业,赌场只能小巫见大巫了。得益于远方不远的好几个读者都在西哈努克从事网络博彩业,也就是俗称的菠菜,我得以了解到这一行当的真实情况。

与实体赌场不同,网络菠菜通过网络的形式进行赌博,并无线下实际的赌博场所。经营者(庄家)建设博彩网站,招募大批客服,通过网络推广的形式寻找客户,并进行赌博。

到西港的第一天,我的一位读者就带我参观了他所在的菠菜基地(目前他已离职)。基地类似办公楼,没有任何招牌,房间里摆放着一排排电脑,乍一看像是10年前的网吧或者创业阶段的网络公司。每个房间里,上百号推广人员坐在电脑前,通过微信与客户联络,并引导客户下注。

推广人员每天从中午12点工作到晚上24点,宿舍是简陋的板房,一个月只休息一到两天。我的读者所在基地的一位人事主管在和我聊天中透露,该基地有约5000名中国人从事网络博彩业,属于西港博彩基地中较大规模的。整个西港,共有大大小小数十个网络博彩基地。

西港的十几万华人中,八成以上是搞网络博彩的,业内俗称菠菜狗。菠菜狗大致分为三类人,在国内找不到什么正当工作的,赌博欠了赌债的,以及没有专业技能且嫌国内工资低想出来看看的。

菠菜狗构成了西港中国人的主力,但若论江湖修行,他们却排不上第一。在西港臭名昭著的“新山顶”,一些中国人正在苦心经营电信诈骗事业。今年十月,中国警方曾出动数百特警,飞抵西港抓捕相关从业人员。

中国人赚钱,本地人吃土

西哈努克聚集了数量众多的菠菜狗、电信诈骗狗、赌狗、商人以及游客,自然会产生大量消费需求。从表面上看,十几万中国人的到来应该会拉动当地消费,促进经济发展。但实际上,大部分柬埔寨当地人并没有从中获益。

各式各样的国内菜馆涌入,光沙县小吃全城就超过了二十家,本地餐饮几乎没有中国人吃。中国超市随处可见,本地商店鲜有中国人问津。中国人开设的旅馆多如牛毛,本地酒店也没有中国人住。

除了房屋租赁和原材料购买以及零星的出行服务,西港的中国人几乎不与柬埔寨人发生商业交易。中国人的钱在中国人的兜里来回转悠,形成了一个闭环。与此同时,中国人的到来破坏了西港原有的消费市场,其中最明显的便是旅游经济的衰退。

在西港渔村时,我遇到了一位柬埔寨籍的华人。他今年已经75岁,在西港呆了一辈子。他告诉我,在中国人来之前,西哈努克是一个安静美丽的旅游胜地,每年都有大量欧美日韩游客前来度假。而如今,西港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不仅灰尘漫天而且嘈杂吵闹。加上赌场和遍地的中国元素,使得西方游客数量锐减。

今年前9个月的数据显示,欧美方面,法国来西港游客2万3417人次,同比下降13.94%。亚洲方面,泰国游客更是大幅下降了38.05%。

这对本地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因为与中国人的闭环消费不同,欧美游客的消费是直接惠及柬埔寨当地人的。欧美游客在西港的衣食住行,几乎都从当地人手中直接购买,而中国人的消费则正好相反,几乎只从中国商人那里购买。

更为严重的是,来自中国的热钱涌入,供求关系失衡,催生了本地物价的上涨。目前西哈努克港的物价(本地人物价)已经超过首都金边,特别是房屋租金飞涨,而西港本地人的收入依然停留在200美元每月左右。

十几万中国人在西港大张旗鼓地搞建设,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地人的情绪。

试想一下,假设你的中国家乡城市原本安静美丽,每年都有很多老外过来旅游消费。突然不知怎么的,十几万韩国人或者日本人涌入,在你的城市大肆兴建赌场、搞网络博彩、开妓院,他们抬高了物价、减少了你的收入,还时不时作出一副瞧不起你的样子。你会作何感想?

嚣张的反华组织VS沉默的中国人

一边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涌入,一边是当地排华情绪趋于严重。在这种背景下,反华组织终于出现了。本地青年摩托持刀,一两个月内接连砍杀中国人数十起。

在砍杀事件最严重的时候,中国人走在街头随时都可能被砍,甚至你所认识的人当中就有被砍伤的。当时在西港网络社区以及各种华人微信群里,中国人义愤填膺,纷纷呼吁要组织千人大游行,要向柬埔寨政府施压。然而没有一个人讨论何时、何地、如何进行游行等细节事项,也没有任何人愿意站出来牵头行动。

没过几天,群里打广告的打起了广告,做推广的也开始推送菠菜网站链接,会所的客服发起了技师照片,没有人再去谈论砍杀事件,更别提游行示威了。为什么十几万华人在西哈努克异常团结地挣钱,但当刀架在同胞的脖子上时,却只会虚张声势?

我想这并不能简单地用“中国人一盘散沙”作为总结。我采访了两位被砍伤的同胞,其中一位同胞后脑中刀,差点丧命。当我问两位同胞怎么看待当地的反华组织时,他们愤怒,他们渴望抓住凶手,但同时博彩从业者的身份又让他们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

他们甚至在被砍后,既没有选择报警也没有联系中国大使馆。而早期被砍伤的三十多位同胞里,仅有两人选择了报警并联系大使馆。

“不那么理直气壮”,在西港华人圈里是一种普遍情绪。中国人知道自己在西港做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勾当,也清楚声势浩大的投资建设浪潮没有实质性地造福本地人。

此外,中国的投资者在西港动辄撒币数十亿,却舍不得出一点小钱来做民间慈善。反观日本韩国,在利用柬埔寨廉价劳动力、开厂污染环境的同时,大量开设民间慈善组织,这里修一做便民桥、那儿建一所学校,深得当地人心。

对于中国人在西港的所作所为,博彩基地一位自称混得不错、年薪200万的同胞坦言:“说白了,中国人就是在西港圈一块柬埔寨的土地,赚中国人的钱,跟本地人没有半毛钱关系。西港现在物价是全柬埔寨最高的,柬埔寨本地人怎么活?你这样搞,人家能不砍你吗?”

但即使再砍一百个中国人,当地反华组织试图逼迫中国人离开的目的也不会实现,因为这里酝酿着巨大的财富。在西港,中国的投资者可以获取更高的回报,中国的普通劳动者可以得到比国内更高的收入。

不论是赌场、博彩还是色情业,中国人在西港的行为并没有触犯柬埔寨的法律。柬埔寨政府将西港划作经济特区,中方的投资符合柬埔寨的国家利益。腐败的柬埔寨政府从中得益,即使破坏了环境和市场,承担后果的也只会是吃瓜群众般的本地老百姓。

无关对错的西港双城记

风波过后,西港的一切仍在继续,中国人不会轻易退出这场游戏。赌场、妓院、沙县、诈骗等等这些,也正在与日俱增。有人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称作“西港乱象”,也有一些人公开指责中国人的所作所为,但我始终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对与错,也没有是和非,有的只是各自的立场。

那么对于中国人以及柬埔寨人来说,《双城记》序言的西哈努克版或许这这样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中国的淘金者依靠博彩业在西哈努克逐梦;这是最坏的时代——柬埔寨人永远失去了曾经那个美丽单纯的西港。

远方不远 2018-12-0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