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泳新: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

本文最后一段涉及对本站的评论,本站做出如下回应。

1、关于“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是指网站上传文章设定的时间是最新的,而不是指文章写作或发表的时间是最新的。这在各网站是很常见的惯例。以《纵览中国》本月刊登的几篇文章为例:

《贺星寒: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写于1993年;

杨恒均的两篇文章分别写作和首发于2008年和2009年;

《董郁玉:从国家政治的角度看文革——读麦克法夸尔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首发于2013年的《炎黄春秋》。

2、关于胡平先生

首先,本站刊登的所有文章,均代表作者的观点,除非作者为本会,否则均不代表本会观点。本会从未“把胡平先生推为中国民主运动的理论家”。若刊登的文章中有人这么说,肯定不是出于本会的决议,而是作者自己的观点。

其次,本站最近几个月每天均刊登刘晓波先生和胡平先生各至少一篇文章,而且刘晓波先生的文章大多位于比胡平先生的文章更为显眼的位置。当然,本站既不是“刘氏祠堂”也不是“胡氏祠堂”或任何人的“祠堂”,而是编辑依据相关规定自行选择文章予以刊登。由于刘晓波先生和胡平先生是本会主要成员,且最近30多年来在中国民间思想界具有重大影响,所以本站最近集中刊登他俩的文章。

再次,刊登刘晓波先生和胡平先生的文章还有一个作用:他俩的文章读者多,更有利于增加本站的点击量,扩大本站和本会的影响。

3、关于本会的性质

本会是国际笔会成员,而国际笔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列的和国际红十字会同列A类的非政府非赢利组织。因此,虽然本会在中国民主运动当中具有一定影响,但本会本身不是民运组织。国际笔会就如大赦国际、人权观察、自由之家、前线等NGO一样,对中国民运均有程度不一的影响,但它们都不是中国民运组织。

4、关于本站的影响

2014年,本站在原来长期使用的域名(penchinese.org) 的基础上启用现域名(chinesepen.org)。2015年,原域名(penchinese.org)在工作交接中失去管理权限。由于其他各友好网站使用的本站友情链接的网址均为(penchinese.org),经过努力,虽然部分友好网站将本站友情链接改为(chinesepen.org),但应用范围最为广泛的翻墙软件自由门的网站动态网黄页的友情链接没有更改,致使本站Alexa世界排名在同类网站中从排名第一逐渐下降。后来动态网黄页更是直接删除本站友情链接。目前,本站Alexa世界排名在同类网站中保持在前十名,而且排在本站前面的几个网站在动态网黄页均有友情链接。

本站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满足所有读者的审美要求,出现批评意见是正常的。但显而易见,本站在条件极为艰难的情况下能够坚持下来且保持现在的影响力已属不易,由于看到本站文章而心灰意冷的情况肯定只是少数。

不管怎样,本站感谢作者的批评意见,不足之处我们一定力所能及改正。也希望各位读者继续提出批评意见。】

孟泳新: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张杰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鹰的重生》一文讲得好,“海外民运的重生和鹰的重生一样,都是对自己的否定,但这种否定不是盲目和冲动,而是经过痛苦、理性的思考。这是一个拔掉自己身上羽毛的痛苦过程,鲜血一滴滴地洒落在心上。”

陈维健在《鹰的重生——中国海外民运》一文中说,“民运竟然在一定成度上成了贬意词。被人称之”烂运“,”乱运“,一事无成。许多为民运多年奋斗的老战士也避认自己是民运人士。”

孟泳新《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讲,“何清涟比较尖锐地批评目前海外民运的现状,如讲”海外民运已经不是民运,是呼应中国共产党体制内派系斗争的派系“。这也许有些人听了后有很大的反感,但谁也无法解释,这样的一些事实,从上个世纪八九年算起,民运快有三十个年头了,为何搞成现在这样状态。承认何清涟的断言呢,又需要深入地探讨几个为什么?说海外民运是呼应中国共产党体制内派系斗争的派系,有什么事实来证明吗?”

这里我并不想举什么例子来证明之,因为这既要举出例子,还要以此加以论证说明,使人心服口服。只是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以引起诸位有关人士的反省。

《二零一八宣言》第一句话说的是,“世界人类对于自己历史的认识,如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后出现的冷战纷争、上个世纪八九至九一年苏联东欧突变、当代国际政治经济事务纷争的认识,也是在不断地发展、改变之中”。由此,我们谁都承认,“世界人类对于自己历史的认识,也是在不断地发展、改变之中。”但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名人们,却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任务、从学术到民意形成的各个阶段、中国及中国共产党近代当代史……等的认识,却还是保留在上个世纪八九年那时的水平。

可以说,海外民运三十年,职业的民主运动名人们,如严家祺、陈奎德、胡平等人的总的认识水平是处在原地踏步,也就是说,与三十年前几乎没有什么长进。

在这里我们只能从现象、表象上举三个例子。至于分析和本质的评议最好是由他们本人自己反思后做出,我们可以给他们从现在起三个月的期限,若过了这三个月的期限,不见他们有自我反思和自我批评的表现的话,任何一个民主运动的精英都有权利和义务,拿起你们的笔来,好好地来说道说道。规定这三个月的期限,说明了我们的诚意和有理有节的说理艺术,另外,也体现了我们能够正确地评价和处理个人在历史上的对错功过。在正确地评价和处理个人在历史上的对错功过时,切忌勿犯有些人常犯的错误,即凡处事必然绝对化、两极化,或将一个人曾在中国某历史大小事件上立过功劳,(有些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功劳),或讲过一些比较正能量的话,也没有经过反复评论,马上就被认为此人所说的一切皆为真理,马上被许多人捧为一座新的神,到处高喊起,“谁反对XXX就打倒谁!”

例子一是,凡是搞中国民主运动的人都应该有如此的做人的起码逻辑判断,对中共长期的首号意识形态主管王沪宁,是应该彻底撇清摒弃旧情呢,还是恩惠情谊地久天长地评论呢?对王沪宁的政见,是应该彻底批判呢,还是赞美歌颂或不问不管呢?在去年底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时,在民主运动中还掀起一股不小的攀亲叙旧的热潮,就是一个明证,直至今天,还可以从《纵览中国》特别专辑上直接看到。

例子二是,一篇中国一所大学中的硕士论文竟然能独霸中国民主运动三十年。

对于一个人的一生而言,三十年可说是不短的了。如果一个人努力刻苦学习的话,思想认识可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提升。就拿学位而言,用三十年的时间,有许多人都可以从小学、中学、大学学士、硕士、博士、一直读到博士后。世界各国的各种门类的学科在最近的三十年中,都受益于电子计算机技术突破性发展,取得了惊人程度的非凡的长足进步。就拿严家祺所从事的政治学而言,西方各国的教科书的内容和重点,在二十一世纪一十年代出版的政治学教科书就要比十年前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大不一样,特别是普遍地增加了大幅度的极权主义章节内容。就算是某学科九十年代的博士,也应该自觉地不断学习,方能明了或攻占本学科、或说是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事业学术上的领先地位。

应该讲,胡平的《论言论自由》写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当时那个年代是有它的时代的先进意义。但不管怎么说,它仅仅是一篇中国一所大学中的硕士论文而已。从文章内容上有严重欠缺之处,比如宣传了绝对言论自由理论以及否认在言论自由中还有一项重要功能,“评论或批评的独立与自由”等等。至于对言论自由权相关的媒体事业几乎毫无论及,涉及面过于狭窄。但就是这样的一篇硕士论文却独霸海外中国民主运动三十年,岂不是咄咄怪事?!这里面既有胡平先生的个人问题,也有个别网站操作的原因。

例子三是,有个叫独立中文笔会网站,相当于日报的头版头条的每日最重要的栏目名称,用的是“最新文章”字样,但独立中文笔会网站的主编竟然连“最新文章”的涵义也搞不清楚,在“最新文章”栏目上一直登载的是胡平先生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前发表了的旧文章复贴。据说,独立中文笔会还把胡平先生推为中国民主运动的理论家。一个没有自己独创理论的理论家。独立中文笔会网站快成了胡氏祠堂了。独立中文笔会网站还能为中国民主运动起什么积极作用呢?有国内读者抱怨,我们冒险翻墙看到的竟是些没有价值的文章,很是心灰意冷。你说,他会有第二次冒险吗?

博讯2018年11月15日

阅读次数:1,4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