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在那遥远的地方”

Share on Google+

报社征文,设一、二、三等大奖。我一看顿觉满目金黄,一大早便抖擞精神,龙飞风舞地写下标题“在那遥远的地方”,接着迅速进入风清日朗、野花烂漫的创作境界。

“……习习的凉风从一望无际的草原吹来,朵朵淡黄色的小花在风中轻轻摇曳,一条曲曲弯弯的小河……”

“牛二娃,搞啥名堂?!还不去把毛肚买回来!”楼下火锅馆老板骂咧咧的声音一向很大,不管她。

“天空非常湛蓝,一只苍鹰映托着朵朵白云,悠然而悄无声息地……”

“有破铜烂铁、旧书、旧报纸找来卖!”收破旧的吆喝声一下子使我想起老婆的唠叨,说那些旧书报把斗室弄得更加破旧。卖不卖?算了!

“……四周非常宁静,只有风在耳际低吟着一种永恒而神秘的曲调。漫步在芳草茵茵的草地上,心旷神……”

“卖青蛙,卖青蛙哟!”

卖青蛙?妈的!青蛙每天吃成百上千的害虫,这些人只顾赚钱,扭他到市管会去?!我愤愤不平了一阵,才又拿起笔。

“……站在青青的河岸上,凝望黄河第一弯的滔滔水流,心中被一种崇敬而巍峨的情感盈满。黄河,民族的摇篮,多么神奇而壮烈的……”

“哪些缺德的人又偷电?!”二楼骤然响起张妈的骂声,“这个月又多出500多度!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老娘是绝不再多摊的了哟!”

我心中一乱,顿时不见了“神奇而壮烈”的感觉,只好又运内功,提精气,气沉丹田。

“……我情不自禁地卧倒在这伟大母亲河流的身旁,轻声吟起拜伦的诗句‘在那渺无人迹的水天之间,有种乐音……’”

“修热水器!”楼下传来电喇叭筒的吼叫。“各位用户请注意,我们将免费为……”

免费?我心一动,有这般好事?管它的,请来试试。

两名“维修人员”三两下将我的热水器拆散,搬弄了几下后说“电脑打火坏了,要换!”

“热水器还有电脑?多少钱?”

“一百五。”

“算了,不换。”

“那就一百,收零件钱,怎样?”

“不换。”

“免费维修人员”甩手就走,任我热水器“身败名裂”地散在地上。不管它,继续写!

“……当我正陶醉于自然静谧而清幽的怀抱时,两名藏族姑娘踏着青草款款而来,她们艳丽的服饰在蓝天绿地间构成一道风景,那诚挚的笑容透露出一种纯朴与……”

“逮倒!逮倒!抢项链!”窗外有人尖声呼叫。

抢项链?光天化日之下!我一向自以为是条好汉,现在又是大白天,何不见义勇为?我夺门而出,追了一程,不见贼娃踪影,返身只见那位窈窕小姐,捂着脖子上血印,嘤嘤地哭。

回到书桌前,喘了一阵粗气,盯着稿子上那杂乱不堪的“优美”描写,突然觉得,“那个地方太遥远”。

还写不写呢?正犹豫间,又听得“凉粉、凉面”的叫卖声。我抬头一看,已12点过了,小女马上要回来吃饭。我匆匆将稿子一扔,抓起两个大碗,大步奔下楼去——

“卖凉面的,等倒!”

注:此文写于1996年7月14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10

阅读次数:2,8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