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明:对时代、社会与人生问题的感想

Share on Google+

人生一世,草生一春。记得小时候读过的一句古语:“山中也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任何一个生活在世上的人,命长的可能活到八、九十岁、乃至超过百岁,命短的(突发病死、或意外死亡)不知哪一天就会过早离开人世。而今筆者已是老耄之人,來日是无多的了,这是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在今天尚活着,头脑还清醒之时,回顾过往,对时代、社会与人生的诸多问题,自是有一番感慨的!

具有五千多年历史的中国,中华民族向以勤劳、朴实、勇敢而著称于世,曾作出过巨大的牺牲与贡献,创造了光辉灿烂的中华文明与文化,这些都是国人向来引以为自豪的。但由于世事沧桑,历史不断演变,改朝换代,期间伴随着的无数次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之战,,外敌入侵和农民起义之战,使神州大地充满刀光剑影,战乱不止。这些对百姓们而言,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在时代的变迁中,他们所历经的时代、社会总是悲剧多、喜剧少的悲凉世界。

凡人都愿意生活在美好的时代与社会里,这是毫无疑义的。但幸福美好的时代与社会自古以来却总是较少的。记得年少时曾读过一位西方哲人说过这样的话:“所谓生活,是这世界上稀有的事,一般人的所谓生活,可只是生存着吧了”。那时不谙世亊,对这些是理解不深的。而今步入暮年,回过头来细想,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中国人在大多的时代的社会里只是“生存”着吧了,还是曾有过真正的辛福美好“生活”呢?

一个人出生在什么时代,什么家庭,是不能由自己决定的;但不论生在什么时代、社会,什么家庭出身的人,虽然各个时代、社会的执政者不同,各个家庭的财产多少不一样,使不同人生活的贫、富也会有所不同;但在人权、受教育的权利、工作、自由、平等——等等方面,却都应该是相同的,这就是孔子时代所宣称的“大同世界”,和现代人所谓的“普世价值”吧。

从古至今,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除远古时代的人追求的是“适者生存”的法则外,自有文字记载之时起,人们追求的都是安宁幸福的生活,这是人类共有的天性。要做到这些,就要有一个好的社会制度,即这个社会一切是公平、公正、平等的,全体国民都有充分的人权保障,有广泛的民主与自由;当官的是人民的公仆,人民才是主人,整个社会人人遵纪守法,和睦相处。然而这样的时代对广大的百姓们来说,从古至今却是少有的。远古的时代社会我们姑且不去论它,就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算起吧,直至现今的时代,中国人历经了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随,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民国——到至当今的共产时代等等许多朝代,在这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人世间的种种酸甜苦辣中国人是饱经沧桑的,也是颇值得回顾与深思的。

一、中古世纪到近世之前的时代、社会与人生

时代、社会的好坏决定着人生的欢乐还是悲苦。先说人们喜欢的时代与社会吧,在中古世纪至近世之前的时代与社会中,中国人也曾有过自己喜欢的美好时代与社会的。

往远的说如春秋战国时代,那时虽然是诸侯问鼎,互斗不息,但从总体上来说,这是一个思想上百家争鸣,人才辈出的时代。孔老夫子和他的七十二贤人就出生在这个时代里,那时没有因言获罪这一条,因而文化事业发达,各种思想可以竞相交锋而无须担心会有牢狱之灾。历史上的很多典故就出现于此时,像“一鸣惊人”、“狐假虎威”、“杞人忧天’”、“亡羊补牢”、“邯郸学步”、“三令五申”、“卧薪尝胆”、“负荆请罪”、“一暴十寒”、“鸡鸣狗盗”——等等之类的,都是寓意深长,丰富,精彩,为世人喜爱的,时至今日人们仍在引用它、应用它,人们对这一时代是有许多赞美的。就是期间的宋襄公时代,世人也不乏赞美之词,此公主张做人必须顶天立地,不搞阴谋诡计,他的“君子不困人于厄,不鼓不成列”, 既使在交战时与对立的一方也讲仁义道德,这是现代某些玩弄阴谋诡计的无赖连朋友和自己人都要非置于死地是根本不能相比的。

又如汉、唐时代,那时的社会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国际地位空前之高,以至外国人都把那时的中国人称之为“汉人”、“唐人”,其原因就是因为那时的经济繁荣,文化发达,国力强大,大多时候人民多生活在安居乐业之中。如汉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贞观之治”、“开元之治”都是历史上一个光辉灿烂的伟大时代,人们响往这样的时代自是情理中的亊。

再如十一世纪时的北宋,也是人们喜欢的一个时代。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赵姓皇帝都不曾砍过一个文人的脑袋,因为宋太祖对儿孙立下了两条规矩:一是言者无罪,二是不杀大臣,因此那时的文人都惯成了傻大胆,地位也很高,不论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的文人,像王安石、欧阳修、苏东波、司马光等等,都成了影响深远的历史人物。

北宋时代的社会虽然比不上汉、唐时代的强盛,特别到了后期变弱了,但它的政局总的来说还比较清明的,既没有宦官和外戚专权、后妃干政,也没有地方势力割据,社会不折腾,百姓安康,故也成了当时人们喜欢的时代。

然而,从古代到近世之前,两千多年间,世人响往的美好时代必竟是不多的,而苦难悲惨的时代就太多了;在历史演变的长河中,许多时代人们不是在战乱、动荡中苦度,就是在天灾人祸中煎熬。在独栽专制的封建统治下总也得不到安宁的,不但政治上受欺压、受奴役,经济上受盘剥,徭役和赋税之重总是使得民不聊生,如果遇上天灾,人们的悲惨生活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苦难时代之多是数不胜数的,其悲惨的程度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如:

秦时代,那时的社会是一个暴政的时代。秦始皇打压儒生,禁止不同的思想和言论,焚书坑儒便是他遗臭万年之蠢事。修筑万里长城,到处搜刮民财,征集民夫,强制百姓们服苦役,多少苦难的饥民被抛尸荒野,史书上有一个孟姜女哭夫奔长城的故事,说的就是这个时代的事。这是一个人们绝不喜欢的悲凉时代与社会。

隋代的杨广时代也是一个暴政时代。此人乃是历史上一代暴君,生活极度淫奢,杀父淫庶母;并且穷兵黩武,三次征辽,大兴土木,致使民不聊生。特别是自公元605年起征发百万士兵和夫役开凿运河,以京都洛阳为中心,东北抵涿郡,东南至余杭,全长2500公里,是专为他到江南巡游之用的,所带来了的沉重徭役负担,使百姓们哀鸿遍野,也是人们极不喜欢的一个时代与社会。

到了元代,那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恶棍王朝,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是倒大霉了。元代统治者大都缺少文化,虽然那时没有什么文字狱之类的事件发生;但他的统治术和民族压迫却是十分残暴的,把人分成十等,即所谓“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民,九儒十丐”,规定南人(即当时的汉人)二十户(一甲)才能使用一把菜刀,连辖下人户女孩出嫁的初夜权也要归那些基层官员所有,并规定汉人有私藏甲全副者要处死,弓箭私有十副者也要处死,可见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是多么地悲惨啊!

明代时,百姓们除了仍在封建独裁者的欺压、盘剥下艰难的求生而外,此一时代的宦官专权成了祸国殃民之大害;更有残暴、荒谬的文字狱冤案是有史以来少见的,最有名的文字狱如“表笺之祸”、“方孝儒案”——等等,许多文人及其家属、亲友因受诛连而惨遭冤杀,那是灭九族、十族的旷古冤案。

到了清代则浭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棍王朝,一个最黑暗的垃圾时代与社会。此一时代对百姓们的欺压、榨取除了沿袭历代统治者的一系列做法而外,它的文字狱冤案更是空前绝后的。因不慎失言者,不但惨遭杀害,还要诛连全族,甚至连死去的人也要挖出来再杀一次。最为惨烈的文字狱冤案,如“庄廷龙案”、“清风不识字案”、“影射案”、“查嗣庭案”、“徐述夔案”——等等,大小有140次以上之多,使许多文人及无辜者惨遭杀害;同时查缴禁书,禁止不同言论,使神州大地变得鸦雀无声,达到了“万马齐喑”的境界。生活在这一时代的人们,特别是文人们,是最不如意的时代。现今的某些文人却仍在胡编乱造什么“康熙王朝”、“戏说乾隆”之类的影视作品,为所谓“康乾盛世”唱赞歌,实在是令人深思,令人质疑的。

二、近世以來之时代、社会与人生

近世以来,随着世界资本主义的发展,西方列强和我们的邻国日本已超过我们走到前面去了。望着这世界飞速的发展变化,望着船坚炮利的西方列强,此时中国人的心里是十分着急的,人们总是想改变现状,重振中华往日的辉煌。从19世纪中叶以后,先是有洋务运动,对中国的社会进步曾有过积极的推进作用,但最终是草草收场而不能促成社会的根本变革和国家的强盛;后是康、梁之变法维新,也是以失败而告终的。

进入20世纪后,开始是拳匪骚乱,滥杀无辜,损毁文明;紧接着是八国联军的入侵,清政府战败割地赔款,加之官场的腐败,使国家陷入到了极度衰弱之中。这一切终于导致1911年的辛亥革命暴发,推翻了满清王朝,建立了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可以说这是中华民族划时代的伟大进步。但很快这个共和国的大却权被袁世凯篡夺了,其后演变成了军阀混战的局面,使百姓们始终是在内乨和独裁专制之下过着苦难的生活。

面对此种社会现实,一些先知先觉的中国人都在极力寻找救国救民之路,“五四”前后兴起的新文化运动及其各种思潮和主义的出现,他的代表人物如陈独秀、胡适、鲁迅——等等一大批走在时代前面的人,就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他们的思想和主张,对推进中国的新思想、新文化和社会进步是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的。然而由于适逢此时共产主义的幽灵徘徊到了中国,共产宣传的锋芒直逼饥肠辘辘的中国劳苦大众,一些人在学习西方先进思想用以改造中国之时学歪了,宪政民主这一套没有学到,却把列宁的暴力共产革命捧为神灵,使共产祸害在中国蔓延,把中国人民推进了更为苦难的深渊之中。二十世纪自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近三十年中,,中国人民历经军阀混战,八年抗战,两次国共内战,生活在这一时代的中国人其悲惨之命运早已是世人皆知,在此就不一一赘述的了。

三、毛时代更是中国人的苦难时代

从1949年的10月1日开始,毛泽东成了执掌中国大权的最高统治者。如果按照他在与蒋介石内斗时所反复宣称的:“中国缺少的就是民主”,“中国人民非常需要民主”, 他声称要“建立自由民主之中国”,“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选平等无记名的选举产生,并向选举他的人民负责。它将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要使中国人民“翻身”、“解放”,过上“幸福”的生活……等等之类的诺言;在他夺得政权后,如果真能按他许下的这些诺言行事,还政于民,建立宪政民主的国家,医治战争创伤,一心一意从事经济建设 ,那么中国人民早就会过上幸福的小康生活了,果真如此,毛泽东也会功载史册。然而后来的一切证明,他的这些所谓“诺言”,全都是为着夺权的需要而玩弄的手腕而已,他是从来都不打算实行的。非但如此,大权一经到手,昔日民主之声尤在耳际,《共同纲领》的墨迹未干,马上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湾,先是挥舞镇压之权将前朝官吏遗孑投入监狱或斩杀,暴力土改那是谋财又害命。紧接着就是大兴文字狱,迫害知识人才,称之为“肃反”、“反右”。在此基楚上,毛野心勃勃要成为世界“共运”领袖,一方面大搞革命输出,勒紧中国人的裤腰袋也要支援世界人民反对“帝、修、反”的斗争;另一方面对内则大搞阶级斗争,更加紧了对中国人民的奴役和封建法西斯统治。从1958年开始,毛为了“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荒唐与疯狂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运动,老百姓都成了极权专制下的农奴,把神州大地搞得百孔千疮,满目疮痍。当这些祸国殃民之举受到质疑和指责之时,毛又凶恨地进行打击和镇压,1959年又开始了“反右倾”、“反瞒产”运动,这简值是在中国人民的伤口上又洒了一把盐,自1958年以来,这一切胡作非为的结果,直接造成了1959年至1962年的大饥荒,使近四千万中国人被活活饿死。

毛的这一系列所为和其带来的灾难后果,当然会受到人们的指责和批判,毛自己也曾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作了自我批评,但后来的事实说明这些都是假的。就是从此时起,毛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狂呼喊叫,要全国人民“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阶级斗争。为了打退阶级敌人的“翻案”和“ 反攻倒算”,为了“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又相继开展了“四清运动”和“文革运动”,把中国人民推进了更为苦难的深渊之中。他的这些种种罄竹难书的罪行导致的大灾难早已为世人皆知,无须在此重述了。

毛执政的28年间,且不论他的出发点如何,他所带来的灭难后果是客观存在的,是前所未有空前绝后的,似乎可以说是中国亘古至今未有之世纪大灾难,神州民众无一不被裹胁其中。近四千万人被饿死,还有数千万人惨遭杀害或被迫害致死,另有更多的人被批、被斗、被监禁,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纵观毛在此期间所作的一切,人们似有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中国社会有史以来最苦难、最悲惨的时代与社会。

四、当今的时代与社会虽进步多了,但人们仍有诸多怨言与不满

随着毛泽东在1976年9月的去世,10月他的余党“四人帮”的覆灭,宣告了毛时代的结束,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1978年新的执政者们不但在经济上开始了改革开放,使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政治上也开始平反冤假错案,否定了毛的“阶级斗争”和他的“社会主义”。对于这一切的发展变化,华国锋、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等等一批改革派的领导人是功不可沒的。特别是当年开展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北京“西单民主墙”的出现,那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亊。它标志着中国的“民主化”开始提到议亊日程上来了,标志着“人权、民主”启蒙运动的兴起,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在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等一批改革派领导人的主政下,使八十年代出现了一个政治上相对宽容、宽松的环境,人的尊严重新得到了恢复和尊重,百姓们的生活虽还不怎么富欲,但生活安定,已不再受饥挨饿;特别是各种思想的自由讨论,反思历史及各种题材文艺作品可以竟相出现,这是毛时代根本不可能有的,这是时代与社会的巨大进步。总体上来说,八十年代是中国人比较喜欢和留恋的时代。

然而,当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出现,紧接而來的“反自由化”运动的开展,特别在1989年“六四”镇压学生民主运动之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停滞了,人权和民主的“普世价值”受到了抵制,使中国始终不能成为一个真正宪政民主的国家。虽然自九十年代以来,经济的改革开放没有停止过,并且经济发展迅速,GDP连年增长,人民生活也有了显著的提髙,国家的综合国力不断增强,这使得一些人在一片“崛起”与“和谐”声中自我陶醉,仿佛一个“和谐、幸福”的社会在中国出现了。亊实果真如此么?

伟大的成就和大好的形势国人故然要看到,并会为此而髙兴和自豪;但,人们更应该看到90年代以來社会中存在的种种问题。

这些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概括起来主要就是:

极度悬殊的贫富两极分化在不断扩大;贪污腐败屡禁不止,成系统、上轨道,贪腐官员屡见不鲜,什么坏事、丑事他们都可以做得出來;环境的污染和破坏愈益严重;各种刑亊犯罪和黑社会性质犯罪居髙不下,越来越猖狂;假冒伪劣产品随处可见,防不胜防,祸害无穷;黄、赌、毒泛滥成灾,坑害国人;各种安全亊故有增无减,损失惨重;冤假错案时有发生;一切向钱看造成的信仰缺失,道德沦丧,世风日下普遍存在;強制拆迁、强征土地的事件时有发生,社会不公、不义屡屡引发民众不满的群体事件屡屡发生——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严重社会问题。

每一个存在的问题,具体的亊例是不胜枚举的,而且是越来越多,愈益严重,在此无须列举。仅从媒体公开报道的亊实来看,打开报纸、电视和网上浏览,具体的亊例和数字每天都会在刷新,使人应接不暇。那些尙未暴露的,或者是暴露了尚不公开的还有多少,可能会是一个更惊人的数字吧。

本来,对于这样的社会存在问题,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会不同程度的存在,这本不足怪;但它在中国的出现则是太严重了,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而且独具中国特色。当今的中国社会最主要的是缺乏正义,缺乏公平,许多为官者不讲理,弱势群体举步为艰。一方面是官僚垄断集团和既得利益者们官商勾结、官黑勾结,利用权势大搞权力寻租,大搞圈地,千方百计地敛财,陶空国有资产,什么坏亊和丑亊他们都可以干得出来,过着腐败透顶的生活;另一方面则是广大底层民众在痛苦中煎熬和挣扎:住房难、看病难、上学难、就业难、就是大学毕业生也难以就业——等等,成了压在他们头上一座座新的大山。

上述这许许多多问题的存在,即使不能说是“天下大乱”,也绝非什么“太平盛世”。这是一个百姓们不安宁、生活艰难、沒有安全感的时代,并非是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面对这种种社会现实,难怪许多人是牢骚满腹,怨声载道;就是一些“碗里吃着肉” 的人,嘴上却在“骂娘”,也是大有人在的。从许多人对现实社会表现出的怨言与不满,可以看出,这样的时代与社会确是值得人们深思的。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的民怨呢?中国学者茅于轼先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过:“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我想这话并非是无道理的。其实当今的一些执政者之所以不讲理,就是因为它仍然沿袭了中国固有的独裁专制政治体制的一套。老祖宗时代独裁者对广大民众是从来沒有道理可讲的,他们认为自己是可以号令一切的“救世主”,而把老百姓视为奴仆,自古以来“救世主”们都是奴仆的主宰者,奴仆们只能是处在受欺压和奴役的地位。这一套在当今时代应该彻底废除了。

时序已进入二十一世纪,封建独裁专制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再搞独裁专制的一套是行不通的了。当今的时代应是宪政民主的时代,执政党当年的主张就是要建立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共和国,许多共产党人为此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怎么如今有人还要搞独裁专制,还要搞贪污腐败,还要欺压百姓,能对得起无数牺牲的先烈们么?

一个号称自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组成的政党,向来声称他的党员是“特殊材料”铸成的,是“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的,怎么如今许多人竞就成了贪腐分子和欺压百姓的凶官、恶官呢?他们入党时的誓言到那里去了?如果那些当年为夺取政权而英勇奋斗、流血牺牲的无数共产党人,看到今天的不肖子孙,看到今天的社会现实,他们能够瞑目吗?

今天的中国人必须要清楚地看到现实社会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对这些存在问题绝不能掉以轻心,必须要髙度的重视它,并设法彻底解决它,这个社会才能和谐、进步。而要解决这些存在的问题,唯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建立真正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才有可能办到的。由于中国的国情确有它特殊的地方,一些问题的解决当然不能操之过急。在当前的情况下,政治体制既使暂时不能彻底的改革,但,首先进行部分的改革,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做到社会的公平、公正;不要再让恶官欺压百姓,不要再搞强制征地和拆迁;应该开放报禁、网禁,放开对思想言论控制,让人民有发言权,这些总是可以先做到的吧。那种对于不同意见,特别是对于批评的意见,动不动就要下令禁书、禁报、封网,禁锢人们的声音,甚至认为这些不同声音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就要 对这些不同意见者轻则传讯、监视、警告,重则抓捕判刑,这不是新时代的文字狱吗?这是最不得人心的,也是最愚蠢的做法。

党专制的政治体制终归是要改变的。中国人期望的目标是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人民有真正的人权、民主和自由的宪政民主国家,这一目标是终归要在神州大地实现的。

中国人历来盼望有一个美好的时代、社会和幸福的人生,盼望宪政民注政体的早日实现,就从现在开始,去努力去奋斗吧!

在结束本文时,筆者想引用当年重庆《新华日报》和延安《解放日报》的社论、文章作为本文的结朿语,这是当年共产党领导下的新闻媒体所说的话。虽然70多年过去了,这些社论和文章在今天读来,仍然倍感亲切,深受启迪和鼓舞,仍然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如:

1941年10月28日《解放日报》: “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朿一党治国。——因为此一问题一日不解,则国亊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1945年1月28日《新华日报》: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需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

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 “如何实现民主呢?请走上民主的正轨,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唯有党治结朿之后,全国人才,才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党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1946年3月30日《新华日报》社论: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

从以上仅列举的这些,可以看出,那是多么令人赞赏、多么正确的历史先声啊!是多么值得当今的人们重新学习和思考啊!但愿所有的中国人、特别是那些执政者们,都能看到这些、听到这些,并真正能把它运用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实践中去,为中国人民切实做些好亊,果真如此,他们就真的会功载史册了。

作于2019年3月初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9.03.18

阅读次数:6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