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凯:“坏资本主义”和“好资本主义”

Share on Google+

杨小凯 杨小凯的思想世界 2018-09-18

我年轻时认为,发达国家的经济成功是资本主义的成功。但是看的书多了,发现资本主义也分“好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纵观人类社会,好资本主义促进经济的持续发展,而坏资本主义不能带来长期成功的经济发展,它们的形式和后果也有着极其鲜明的对比。

『好资本主义都是限政国家
坏资本主义权力不受制约』

好资本主义都是限政制度,其精髓在于既能防范独裁者,又能防范多数人的暴政。限政强调权力制衡,任何一极都不能压迫另一极,所以就形成了利益制衡。好资本主义国家往往会出现各种民间组织,比如工会,教会等等,能有效地保障私有财产和个人权利不受侵犯。

而坏资本主义往往权力不受制约,要么是少数人的专制统治,要么是多数人的暴政。坏资本主义国家往往会出现私人产权被任意剥夺,公民人身安全时常遭到侵犯等情况。

例如在18世纪,英国的平均税率其实远高于法国。但由于英国是限政国家,权力受到制约,税法很公平,人人都要交税,所以即便税率很高,社会依旧稳定,并且政府非常清廉,税收没有被浪费,公共事业发展得很好。相比法国,税率很低,但非常不公平,贵族教士这些特权阶层几乎不用交税,所以法国政府财政困难,加上腐败严重,特权阶层还不断贪污税款,导致社会动荡,民怨沸腾,最终爆发了大革命。

『坏资本主义
滋生国家机会主义』

国家机会主义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政府经营企业,与民争利。坏资本主义国家机会主义横行,其中最重要的特征是,国家垄断暴利行业,民间资本被政府包养,最终造成贫富差距拉大,技术发展停滞等恶果。而好资本主义则是政府独立于市场经济,也就是说游戏规则的制订者不能直接去比赛。

英国是好资本主义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就是国王与执政党的财政和国家的财政是分开的,他们执政党不能从事赢利性事业。这就好比,分饼的人绝不能先拿饼,否则就不可能有公平可言。

大革命前的法国是一种坏资本主义,即政治上专制,经济上有一定自由。法国官商勾结盛行,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法国总是强调政府的科技奖励制度,就是由政府来判断奖励谁不奖励谁,最终这个制度阻碍了它技术的商业化。

『坏资本主义国家
产生极大的贫富差距』

坏资本主义的生产是为少数贵族阶层服务的,这使得市场规模很狭小,从而生产成本很高,分工水平底,效率很低,最终导致极大的贫富差距,社会动荡。而好资本主义生产是为大众服务的,所以市场规模大,成本低,贫富差距不大,社会稳定。

在18世纪的法国,由于坏资本主义大行其道,经济发展停滞,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法国爆发了大革命。而当时英国由于是好资本主义,经济获得了快速发展,英国发展出了工业革命,一跃成为强国。

还有就是南北美洲发展的对比。南美洲的资源很丰富,但一直处于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北美洲相对南美资源贫乏,却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拉美军政府的政治垄断。这种政治垄断产生了低效率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并反过来进一步导致市场容量狭小、生产力低下,最终造成了南美的落后。

『坏资本主义国家
产生后发劣势』

落后国家发展比较迟,有很多东西可以模仿发达国家。但由于模仿技术比较容易,模仿制度比较困难。因为改革制度会触犯一些既得利益,因此落后国家会倾向于技术模仿。虽然,这样做的落后国家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取得非常好的发展,但是会给长期的发展留下许多隐患,甚至长期发展可能失败。这就是“后发劣势”。

日本明治维新和清朝洋务运动,就是一对鲜明的典型案例。

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政府,是抱着当个好学生的态度模仿资本主义制度的。日本政府只在早期办过模范工厂,之后再也没有办过国营企业。政治制度也学西方,搞政党自由和议会政治。所以日本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很容易培养出好资本主义。

但是洋务运动时期的中国,却想在不改政治制度的条件下,用国有制(官办),合资企业(官商合办),承包制(官督商办),通过模仿技术来实现工业化。这在当时效果当然好过洋务运动前的中国经济。但是这却使国家机会主义制度化,政府与民争利,既是游戏规则制定者,又是裁判加球员,因此私人经济无法生长起来。因此,清朝的洋务运动产生了坏资本主义。

『地方自治产生好资本主义
中央力量强大产生坏资本主义』

地方自治产生好资本主义,各个地方之间会通过竞争的方式,优胜劣汰,最终产生百家争鸣的学术,自由的市场经济和不断的技术创新。而中央力量强大只能产生坏资本主义,在大一统的压制下,国家垄断一切资源,企业依附于权力和技术发展停滞。

许多历史学家将欧洲的成功归结于政治上的分裂。正是由于欧洲无法完成统一,使得欧洲诸国有意识地同他们的邻居展开竞争,有时是通过和平的方式,但更多的是通过战争的方式展开竞争。

这种政治格局,就象风箱一样,刺激了意识形态竞争之火,并使任何有利一国竞争优势的技术革新之火花得以燎原。分裂产生了竞争,而竞争有利于保护好国民。因为如果国家不善待他们,他们会跑到别的地方去。他们不让政府侵犯私人财产和企业,也不让金钱操纵政治。好资本主义就在欧洲深根发芽。例如西方国家的反托拉斯法,对个人和公司政治捐款行为和数额的规制。

相反,在古代中国,在中央集权政府的大一统组织下,官僚政治制度垄断了几乎所有大规模活动,诸如行政管理、军事、宗教以及大规模经济活动。因此,私人企业从来不可能在没有官方庇护时发展。商人一直处在官方的控制之下,被作为官方的联盟,其活动总是被官方利用或榨取,以满足官员个人或政府的利益。所以,在中国传统政治制度中,好资本主义制度始终无法真正建立起来。

阅读次数:3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