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邓小平语录——兼 简评

Share on Google+

(一)当前这个时期,特别需要强调民主,离开民主讲集中,民主太少……我们要创造民主的条件,要重申“三不主义”: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在党内和人民内部的政治生活中,只能采取民主手段,不能采取压制、打击的手段。(引自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

简评:在同一卷《邓小平文选》中,有一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说:“上海有个所谓‘民主讨论会’,其中有些人诽谤毛泽东同志,打出大幅反革命标语,鼓吹‘万恶之源是无产阶级专政’,要‘坚决彻底批判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好,他们公开声言,现在的任务就是要解决‘四人帮’没有解决的那些走资派,他们中间有的人要求到外国政治避难,有的人甚至秘密同蒋特机构发生联系,策划破坏活动”。

“三不主义”讲得那么诚恳哪,正是邓小平本人打了自己的嘴巴,所谓秘密“同蒋特机构发生联系”,既是秘密,请他提供澄据来嘛,可见这是虚构出来的一顶大帽子吧,只过了半个月,即有乔中林,李庆荣,应雄耀,傅申奇,王辅臣和董绍平等被捕,其中傅和王被判四年。此外由于七九年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上张贴大字报,其中有一篇:“耀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就为此而坐牢十五年,扣的大帽子是莫须有的军事泄密罪。从以上所举的事实证明:邓小平善于伪装,在党内会议上讲得头头是道,一副开明的形象,而在公开的场合,就露出了残忍的真面目来了。

(二)党内确实存在权力过分集中的官僚主义,这种官僚主义常常以“党的领导”、“党的指示”、“党的纪律”的面貌出现,这是真正的管、卡、压,许多重大问题往往是一两个人说了算,别人只能奉命行事,这样大家就什么问题都用不着思考了。(引自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中的一节)

简评:邓小平总算找到了中共癌症的病源,可是他却不敢开药方,而且害怕动用开刀手术,病情已经到厂第三期,从手术台上抬下来的将是一具尸体。殊不知这段引文已经历了十九年,至今还是原封不动,在邓小平本人已成一具尸体以后,相信中共不久也将魂归西天。

(三)从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干部制度方面来说,主要的弊端就是官僚主义现象、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家长制现象,干部领导终身制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引文同上一节)

官僚主义现象主要表现和危害是:高高在上、滥用权力、脱离群众、好摆门面,好说空话、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办事拖沓、不讲效率、不负责任、不守信用、公文旅行、动辄训人、打击报复、压制民主、欺上瞒下、专横跋扈、徇私行贿、贪赃枉法等等,都已达到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

简评:对官僚主义的弊端接连使用了二十个四字句,可谓面面俱到,大有探恶痛绝之情。我却认为犯有最全面官僚主义分子不是别人,正是邓小平自己。让我们且看事实吧:

自邓小平于七八年当权以后,在十一年内惩戒过几个犯有官僚主义的中、高级官员?事实上没有一个党官受过处分。探究其根源实由于官埸黑幕重重,上下包庇,官官相护,难以查明真相,即使揭发的丑恶现象无微不至,但抉不透露一位有名有姓的人物;这才叫做“好说空话,好摆门面”的作风,由此推导出:邓小平成为所有官僚腐化分子的保护神。

(四)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引自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

简评:这是由二十八个字组成的说教,却有三组绝对的全称谓语,即“永远”、“最宝贵”和三个“全”。这是从时间上和人口上的极端化。这里反映了他对毛泽东的迷信已失去了理性的程度,我敢保证在毛泽东占有大陆的两三年内,决不能达到“全国各族人民”全都拥护他。至于全党、全军,也不会是全体崇拜他。何谓“毛泽东思想”这是个抽象名词,老实说吧,我至今都说不清“毛泽东思想”的主要论点是什么,按理而论:《毛泽东选集》四卷总是全面而又正确的言论吧,其实还有:“毛泽东万岁”另一种版本哩。即举邓小平为例,他就说过:“毛主席是犯了错误的,其中包括起用四人帮”。(引自“答意大利女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问”)。在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他又说:“毛泽东有时侯脑子发热,分析不清……至于文化大革命,它的后果及其严重,直到现在还在发生影响,说文化大革命耽误了一代人,其实还不止,它使无政府主义泛滥,严重地败坏了社会风气”。从上下引文看来,原来是邓小平患了精神分裂症,用自己的手打自己的屁股来了,合理的解释:否定毛泽东倒是事实求是的判决,他为了取得民心,也必须这么讲;至于夸大其词的歌颂、吹捧,这是由于听众大多数是毛泽东的信徒。邓小平表现出两面三刀的嘴脸,却暴露出狡猾和投机的本色。

(五)人民普遍地封干部特殊化现象(包括不满意走后门:“我们确实要冷静地想一想,有些现象是不象话呀!有的人追求舒适的生活,房子越住越宽敞,越漂亮,越豪华。有的人为了自己的方便,可以做出各种违反规章制度的事情;这使我们脱离群众,脱离干部,把风气搞坏了”。(引自七九年十一月二日在中央党、政、军机关副部级以上干部会上的讲话题为:“高级干部要带头发扬党的优良传统”)

简评:既然承认:“人民群众普遍对于部特殊化现象不满意”,总该付诸行动实现吧。可惜又犯了“动口不动手”的顽症。当时我在上梅,就了解市委的领导干部,十二个局长和副局长,还有各个区的区长和区委书记,总人数有三百七十名,他们团结一致,保卫既得的特殊受和待遇;党中央却从来没有干预过。在民间流传着民谣:“到任棗金天银地;日夜——花天酒地;坐堂——昏天黑地;百姓——怨天恨地”。另一首民谣:“正当门道难办事,没有好处不办事;有了好处乱办事;歪门邪道好办事;送上美女快办事”。这两首民谣讥讽的对象也有邓小平在内咧。

(六)“我们有些高级干部不仅自己搞特殊化,而且影响到自己的亲属子女,把他们都带坏了,有的高级干部带着党的文件回家办公,这就让子女随便看到我们党、国家的机密文件,出去随意扩散,个别的甚至向外国人卖情报,送情报”(引自“五”节同一来源)

简评:且说邓小平有两子三女的表现吧。大公子朴方曾跌断了腿,他在八十年代创建的康华实业有限公司经营地产,和进出口贸易等经济活动,沿海的上海,广州,天津等城市都设有分公司,结果引起民愤,以上海为首,群众上街举行抗议行动,喊出的口号是:“反对官倒腐败”和“邓公子不要脸,只要钱”。在一片民怨声中,康华公司只得关门大吉,但并未追还所有款项;二公子质方经营四方房地产公司,自认董事长,在上海占有不少黄金地段的地皮,这在其他人是批不准的。在香港另设海康公司,占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又在大连设有两家房地座公司,所得钱财保密,估计总数有五十几万美元,而四方公司曾勾结北京市长陈希同和周北方,在九五年揭发陈市长贪污巨款只得下台,而周北方被判死刑,缓期执行,有三个月按兵不动,当局势平稳下来,又死灰复燃,至今还维持着所有的产业;邓榕的驸马爷贺平,他专做军火交易,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在美国旧金山的海关,查出军火走私大案,其中即有两千支冲锋枪,此案的后台就是邓质方哪,二女儿邓楠是香港一家中资公司的大股东,她另有一家标准金融公司,代理人却是她丈夫张宏。称得上是夫妻档的大财阀;邓琳的夫君吴建常,他任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的董事长,垄断着甘肃金川的金属镍,曾一次出口五十吨平价镍,获利有二十七万元港币;在香港他拥有建辉航运公司的百分之十八的股权,又收购东方鑫源公司,自任董事长,从海外进口矿沙,他曾付出一亿五千万元港币,收购百利大的百分之三十的股权,他的财富总数,外界也难以猜测。邓榕擅长绘画,据看过她画展的美术家评述:“比起涂鸭来好得多”。有一次在香港举行:邓榕水墨画展览,标价为三十五万港币,一位富商站出来宣布:“我愿付七十万元买下”分明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份上。还有一位来自台湾的商人,在香港买下一幢房屋送给她,从来投有住进去,两个月以后,即转手贾出去,获利六百万元港币。

上述种种,他(她)们父亲或老丈人总该了解吧,为什么不闻不问、听之任之?只有一条理由:钱是好东西,越多越好,钱财是检验一个人道德品行的体温表,而邓大人却是丧失道德的守财奴!想当初陈伯达曾著书揭露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财富共有五百亿以上,那时通行法币,折算以后,邓氏家族的财富大大超过四大家族的总数。原来邓小平犯下了“有嘴说大家,无嘴说自身”、个人利益第一的病限!

曾记得九六年的二月,政协主席李沛瑶被杀,而凶手正是他的警卫贝张金龙,他行凶的动机未曾公布,其实是由于对高干享受的特殊化充满忌妒和愤恨,才下此毒手。

九七年二月十九日邓小平去世,据说在他生前曾对江泽民说:“希望在我死后的两年内,对子女和配偶不予追究”(我以为这条新闻是伪造的,或是由邓氏家族策动)。不管时间上有先有后,最后一定会对邓家后代的财富彻底清算,把榨取人民的血汗钱全部还给人民,在贪污数字名列第一和第二位者,理应提起公诉判刑坐牢总。

总评:这里只是举出六项邓小平语录,可谓挂一漏万。不过选出来的都是要害所在,与他表现出来的事实对比,所得的评判是:好话说尽,坏事太多!再加上八九年六月四日在北京发动的大屠杀,邓小平又是从伪君子变为大屠夫,他继承了共产党专制压迫政权、压迫人民和残暴成性的传统!

《探索》1997年4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李沛瑶被杀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阅读次数:2,8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