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八点,我像往常那样去鸿云面店吃面。走到店门口见一告示:“接有关部门通知,从2020年5月15日起,本店20元以上交易,谢绝现金支付,一律以银行卡支付,实行一人一卡制。给你带来不便,请谅解。”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本告示最终解释权归全国金融改革委员会所有。”我吃了一惊,跟既是收银员又是老板娘的徐阿姨说,你这个告示等于说吃面一律刷卡,因为即便花20元,在你店里也吃不到任何一种面,排骨面25,鳝糊面30,焖肉面23,更不用说小黄鱼了。一人一卡制,是不是持卡人不能请朋友吃面?要不要亮出身份证,证明这张银行卡是吃面人的?徐阿姨陪笑说,上面规定,没办法。前几天刚添了一台刷卡机,说是新产品,花了一万多,在工商所指定地点购买的,天知道他们拿多少回扣。尽管能打印交易明细账,还能刷各类银行卡,可内行说,这种刷卡机四千就能买到,说不定批发价三千,我们也认了。一人一卡制,意思是吃面各自买单,违反规定,罚款面钱的五倍。她努了努嘴,我抬头看见账台上方的监控头。这只监控头不多见,不仅一闪一闪发出幽幽的蓝光,而且还会调皮地晃头晃脑,给人感觉,充满强烈的偷窥欲。她给人刷了卡,继续说,由他们监管,开关也由他们控制……幸好一人一卡制,不怎么影响生意,要是开饭店夜总会,生意就完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交易时要求刷卡,我一直认为刷卡危险,密码容易给人盗窃,账号更容易泄露。许多人由于不小心,卡上的钱就这么不翼而飞了。我认为现金支付来得稳当,钞票放在口袋比放在银行更让人放心。存在银行它只是一串冰冷的数字,放在贴身口袋才是活生生的现洋,因此每月十号我都从银行取款机上提取到账的全部退休金。

面吃不成了,因为没带银行卡,就算带了,身份证没带,卡上也仅剩十多元零钱。我暗自庆幸,持有的股票兑现后能通过银行卡在市场流通,而不是作废。

走出面店,走了几家不同类型的商店,发现家家都贴了一模一样的上述告示,才真的相信这是全国的统一行动。到家老婆对我说,电视已播送了这条新闻,广播也播送了好多遍,说为了彻底杜绝假钞的流通,为了消除贪污受贿,以及防止包括扒窃抢劫在内的起财起意谋财害命的犯罪,政府被迫实施货币电子化制度,和百姓财产登记制度,再三强调民间的现金债务来往,要去当地的金改会备案,并取得认可,否则视为非法,还说为了整顿金融秩序,给大家添麻烦了……现在怎么办,家里的五千现金怎么花?我说既可以存银行,放在银行卡上,还可以五元十元细水长流地慢慢花。

老婆赞成我第一种方法。可存款时,银行员工非要她打证明不可,以证明这笔钱来路正当,不是不义之财、非法收入。而且除了打居委证明,还要当地派出所认可并盖章,更苛刻的是,要有二人证明并担保这笔钱来路正当,且这二人并非金主的直系亲属。我老婆饿吼吼地拿出第三代身份证,以及户口簿,又拿出前几天从银行取款机上取款的凭据,还再三说可以查看那天取款的录像也没用。

幸好居委打证明没遇到麻烦,当然也因为老婆老老实实填写了家庭财产登记表,并准确填写了三张银行卡账号,在债务栏中也没有隐瞒亲友之间的经济来住。开心的是,派出所也爽爽气气盖了章签了字,找了二个朋友,也没跟我打哈哈。老婆认为人品好、有信用,政府才手下留情,我认为证据扎实,又是小金额,才网开一面。那二个朋友呢,起先以为友谊,后来发现有互相利用或者说互相帮助的成份。因为他俩一前一后都请我帮他们证明现金的来路及合法性,一个二万,一个十万。给前一位证明没啥后果(看来小金额不受官方关注,他们也愿意做个样子),给后一位担保却遇到了麻烦──警察上门。据说是市公安局经侦处的,由户籍警这个带路党领到我家。问我有啥根据说那十万是他的合法财产?又问我拿了多少贿赂?知不知道他有一百万现金,分二次找了四个人证明它的来路?有证据表明他是地下高利贷者,年息高达15%,还雇凶持刀逼债,扎住二只拇指,将人家吊在梁上。我说不清楚,但是按常识一个建筑材料商店的老板,家有十万现金正常,他没跟我说还有一百万。要是知道还有那么多现金,我决不会做证明人的。警察说不知者不罪,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跟三教九流打得火热,你以前写文章跟政府捣乱唱反调,这笔账还没算呢!我说你们威胁我儿子:父亲再写不三不四的文章,就歇生意!自那以后,我蛮识相,该笔账该了断了吧!警察笑笑,说,基度山好像说过,跟我结仇的,我是决不会忘记的。你不是至今还记挂着小剃头王黎刚吗?我们是跑腿的,不知道政府怎么想的。你那位朋友关在毛桥拘留所,你要否给他送牢饭?呵呵。我要紧严肃地说,我跟他划清界线!跟政府保持一致,努力做到叫我干啥就干啥。我绝对拥护百姓财产登记制度,也拥护货币电子化,毕竟纸币上有细菌,是传染疾病的渠道。我坦白,他送了一条红中华。做贼心虚,一直没给儿子抽,你们可以没收。这时我大概神经错乱,或许精神紧张,莫名其妙唱起了“雪山升起了红太阳”。警察挥挥手,打断了我声情并茂的歌唱,否则我还想喊几声“百姓财产登记好,就是好来就是好”。警察说你很老实,他在拘留所交代了这细节,我们看你交不交代。

警察饶了我,没有没收那条烟,让我很感动。我觉得他们也许认为我是一个可以教育与团结的对象,才放我一条生路的。假如定我犯有伪证罪,戓扰乱金融秩序罪,吃三年官司是不在话下的。要知道,前几年有几个家伙,仅仅上街举牌要求部级官员财产公示,在牢里住了不少日子。甚至没上街的,比如许志永、郭飞雄、王功权这些社会精英也进了牢房。

警察走后,我问自己,他们用何手段叫他坦白,居然给人一条红中华的这种鸡毛蒜皮也倒了出来?要么坐了老虎凳,灌了芥末油,或者三天三夜不让睡。

受了惊吓,我也不给别人做证明人了,朋友熟人似乎也识相,不上门请求我的帮助。我晓得报纸电视经常报道播放做所谓伪证的后果,以及有多少人因此吃官司的新闻,才吓得大家不敢麻烦他人的。你想,一个个剃了光头,穿了囚服在电视上亮相,痛哭流涕,哀声求饶,不知廉耻地自扇耳光,完全重现了文革大批斗的场景,怎不让人息了亡命求财的念头?

那几天电视台的节目有了调整,关于金融改革的内容占了很多时间。播送该类新闻时,片头总插播这些似是而非的广告:一个女孩头上扎了蝴蝶结,颈上系了红布条,在草地上玩皮球,一边玩一边用稚嫩可爱的语调问:“妈妈,有没有填表格,家庭财产登记表格?”在准备野餐的妈妈,回答:“填了,填了,你安心玩吧。”或者是一个女孩打着呼噜,在睡梦中自言自语:“妈妈,有没有填表格,家庭财产登记表格?”睡在她旁边的妈妈,梦中回答:“填了,填了,你安心睡吧。”

报纸也经常刊登关于金融改革的法制报道,介绍重大案件的破案经过,以及当事人的一些劣迹与忏悔。比如,有的说有人冒名顶替,嫁祸于人,银行卡上那三百万钞票其实不是他的,经过警方苦口婆心的教育,最后承认是一笔受贿的赃款;有的说那五十万,是卖了祖宗的玉带得到的款子,可说不出买主是谁,甚至拿不出该玉带的照片,最后承认是某工程项目收受的回扣。大标题都用“触目惊心”或者“洗黑钱的下场”、“法制的铁拳砸向高利贷者”这类字眼,有的标题上甚至滴落数点红色的颜色。当然一些休闲性报刊文章的口气没这么严厉,词语也用得比较温柔文雅,比如“一卡在手,走遍四海五洲,三二纸币,早已七零八落”。有的文章还用引诱挑逗的语气开头,问你家藏有现金吗?要是你只用银行卡就不会发生下面这种事了。然后讲故事,小偷如何翻墙入室,将现金邮票、金银首饰,以及女主人的贞操席卷一空。最后感叹地说:“纸币纸币早该枪毙,银卡银卡消费不卡”。

尽管有的俯首就擒,仍有一小部份人锲而不舍,试图将现金转存为可流通的电子货币,特别是听说省级权贵用现金购买特供商品包括别墅轿车之后,有的网上调侃攻击,有的一味请朋友证明,甚至许愿五五分账,结果露了马脚,给警察抓住把柄,有的以造谣传谣、寻衅滋事论处,有的以贪污受贿或财产来路不明的罪名论处。而被连累的朋友也没好果子吃,轻则拘留十天半月,重则劳教一年二年。一连串的打击,有好多日子我没听到有谁央求别人做他现金合法性的证明人了。

一人一卡制实施不久,特别是一些争取现金合法化的不屈不挠者进了牢房,现金有点像中华民国逃离大陆时等待作废的金圆券。现金给抹黑,成了黑户口、网上通缉犯,大家灰心丧气,没有勇气也没有办法还它清白,只得让其奄奄一息,让其偷偷摸摸在小街小巷流窜。蔬菜瓜果不问青红皂白一律18元一斤,也无人还价。谨慎的一斤一斤买,胆大的扔了一百元,也不问份量,拿了一捆就走了。矿泉水10元一瓶,二瓶则是18元。而且以物易物的现象也出现了,渔民用鲫鱼换山芋,农民用玉米换酱油。你帮我修下水道或电器,我帮你照看半个月的孩子。在夜晚阴暗的路灯下,互相调剂的跳蚤市场也出现了。风扇换皮鞋,袜子换光盘,只要城管不在场,大家就在“以物换物是可耻的返祖现象,也是落后野蛮的标志”的标语下面忙得不亦乐乎,都不要现金,视之如废纸和祸恨。不过歧视现金,却让孩子沾了便宜,以前压岁钱,大人都是一百一百给,现在一次拿到五百一千也不足为奇,后来居然有拆烂污的孩子用千元大钞折纸飞机。

一人一卡制,还造成另外一些不可思议的现象。比如情侣一起看电影,只能AA制,各自刷卡买票,还要出示身份证,以证明你是银行卡的所有者,这极大破坏了卿卿我我的浪漫氛围,此外,给女友买戒指手镯、皮鞋衣服,及化妆品更不行了,这让男友又一次失去了巴结讨好异性的机会,甚至于运行婚姻的程序也觉得困难。哪怕买伟哥,买避孕套,明明双方共享的东西,也定要男人刷卡,不容女性染指,就像男性不能给女性买胸罩卫生巾一样。即便女方厚着脸皮首先提出性要求,这只避孕套,这粒伟哥也只能由雄性买单。

此外,给喜欢开钟点房的设置了重大障碍,以前凭一张身份证登记,便允许二个人进房睡觉,后来双方都登记才可开房寻欢,实行一人一卡制后,房费均摊,各自刷卡买单,搞得旅馆业生意一落千丈。

只有烟酒,由于使用对象模糊,无法界定,才可以使用任何人的银行卡,这让电子货币充沛的大佬大大喘了一口气,尽管有人怀疑这是当局巧妙的促销策略。因此烟酒销路大增,不仅公关需要此媒介,画家书法家出售作品也需要烟酒,因为除非情愿由专家评估,跟买主去税务机关,缴税刷卡完成交易。这种非正常交易持续了半年之久,以至于我二个绘画书法朋友,家里的摆设活像烟酒专卖店。我问其中一位,为何不去税务机关刷卡交易,他说价格由人评估,又不识货,不是国家级美术书法协会的,价格就上不去。

饭店门可罗雀,因为一人一卡制,只好AA制,没有东道主。大家蜻蜓尾巴自吃自,心疼肉里钿,就餐的热情自然大大衰退,即使老奸巨猾的企业家,还有营销员,以及公关大师,也只得放弃请客吃饭这一屡试不爽的公关手段,改用送名烟赠洋酒的方式联络感情,笼络他人。谁都不敢贸贸然,以刷卡或汇款的方式给对方几万十几万的贿赂。喜酒也失去了当年的辉煌,在座的亲友像抓了壮丁无精打采,还没散席,就急于到刷卡机那儿排队,新郎新娘也强颜欢笑,只能用滥发名烟,一包一包地滥发名烟,来表示自己的无奈与歉意。

金改会脱了内裤,摸着石头步入深水区,对金融刮骨疗毒式的改革,最大的受害者除了贪官便是赌徒,因为当局不可能给地下赌场提供合法的刷卡机。老是以少量的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现金,以及名酒名烟作博弈的筹码,终非长久之计,而且作弊的现象也出现了,假酒冒充五粮液、洋河大曲,假烟冒充红中华、九五之尊。由于流通过度,时间过长,有的香烟发霉,失去流通价值,持有者也只能自认晦气。为此赌场曾有争执,争得面红耳赤。

最大的受害者是贪官与赌徒,此观点或许有点片面,因为也有人说,妓女才是所谓金融改革的最大受害者。试想双方完事,没有刷卡机,妓女又不收现金,叫嫖客怎么办?妓女只好接受顾客四、五包红中华作为嫖资。若是警察破门而入,当场抓获,嫖客妓女的银行卡却要在执法者随身携带的刷卡机上刷一下。只有罚款,没有收入,皮肉生意也走向末路。

后来正如徐阿姨所料,夜总会跟饭店一样没了生意,据说王埔幽州有几家夜总会倒闭,还听说有商会酝酿请愿甚至罢市。上面才发文纠偏纠错,取消一人一卡制,只要有东道主,狐朋狗友尽可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也允许任何人所持有的银行卡购买任何合法的商品,也就是说女人也可以给情人买伟哥了,不过仍严禁20元以上的现金交易。

发布告示大概过了五个月,我记得是十月中旬,金改会与警察总部联合发出通告,明确规定:家有二千现金以上者,去当地派出所讲清来源,换为电子货币,否则以窝藏黑钱论处,有关部门有权没收。通告二十天之后,金改会与派出所联合执法,随机抽查(不称抄家)。通告结尾老调重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法律不是挡箭牌。外快、灰色收入是百姓的耻辱,协助完成金融改革,消灭黑钱,是每一个人的义务。

通告公布之后,现金成了锅里翻滚的饺子,有的盛在碗里,主动送到派出所的桌上。有的在锅里垂死挣扎,成了一锅五味俱陈的浆糊。那一个月里,金主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你哪怕伤风鼻塞,仍能闻到全城到处燃烧纸币的烟火味,河里也不时漂浮成捆的形同死尸的钞票,垃圾箱内亦发现一箱箱雄赳赳的现金。有个对我有恩的老板五十万现金想寄存我处,见我犹豫,要紧说五五均分,我也没接受。一个形迹可疑的送二万元以试探,我也没上钩。有一天晚上散步回家,见路上有一皮包,以为骑摩托的不小心丢失的,捡起查看,发现内有一大包现金,至少十万,吓得扔了就溜。夜里睡觉也关了窗户,生怕有人嫁祸于人将现金扔进我家的窗口。那一段时间,真是黑白颠倒,阴阳转换,冥币还能在光天化日下燃烧,现金却见不得人,人人畏之如虎,不如躲在黑暗角落里的娼妓,娼妓还有嫖客闻腥,而继续持有现金的就像患了艾滋病,只好等待末日的来临。

官方的数字说,纸币总发行量累计230万亿,银行存量为150万亿,其中20万亿无人认领,80万亿现金只有10万亿在社会上流通,其余的下落不明,这相当于政府三年的财政收入,可想而知,我国的金融黑洞是多么的巨大!多么的深邃!

12月底,中央政府发通告,说初战告捷,金融秩序如太平盛世,电子货币冰清玉洁。庄严宣告,更有深度的货币改革,从2021年5月15日开始。民间小道消息说,可能现金作废,也有可能以十换一,膨胀的仁敏币改头换面,摇身一变为精悍的红朝币。

江苏/陆文
13、11、10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