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许多大型连锁店一样,巴诺在书店内专设了一面墙展示绘本书。然而,这丝毫不能掩饰美国绘本书市场当前的低迷景象。为此,零售商在选择进货时不得不更为谨慎,毕竟绘本书几年前的风光景象已成为人们遥远的回忆,哈利·波特魔法男孩和青春题材等这样一些作品却大行其道。

由于零售商进货时对绘本书更为挑剔,出版商也开始后悔出版那么多的绘本书。如小布朗出版社就将绘本书的出版数量减半,对每一次签约都慎之又慎。而其他出版社今年的绘本书数量也减少了四分之一。图书零售商和出版商都在考虑如何应对面前的绘本书市场。

现状低迷

在绘本书身上发生的故事并不新鲜。企鹅出版社青少部总裁兼出版人道·惠特曼指出,在20世纪90年代也出现了后退。但并不是这个领域的每一种书都遭此不幸。“我们就没有看到简·布莱特(jan Brett)、托米·德鲍拉(Tomie dePaola)或其他有知名度的人写的书有难销的现象。受到打击的都是绘本书中的非主打书。”

企鹅也缩减了绘本书的品种数量,一些绘本书的首印数有所减少,一些绘本原准备出精装本的,也改成平装本出版。而对于有把握的重量级绘本出版物,则加大了印刷数量,如最新版的《小火车到了》(The Little Engine That Could)首次印刷就达到30万册,而《高在云端》(High in the Clouds)更是以50万册的首印量让人咂舌。

出版商认为,绘本书市场的回落有几大因素:首先是伊拉克战争导致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第二,政府对公立图书馆拨款减少;第三,在超市和连锁店的包围下,独立书店数量急剧减少;第四,整个国家推动语言文化的活动处于一种缺失状态。一位出版人说:“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变化是周期性的。但这也是我们出版商的一种自我安慰,我们总是希望还能再出现绘本书的往日辉煌。”在这家出版社,绘本书四年前占到出书总数的一半以上,现在却还不到一半。这位出版人表示:“这也是件好事。我们现在开始涉及一些以前没触及的领域,如原创章回绘本的平装书。”

小布朗出版社青少部总编梅根·丁利并不认为绘本书的现状与经济、文化因素或商业周期有关。“这是老调重弹。市场上出版了太多的书,我们正常情况下每人出二三十种书,可找不到销路。现在我们制定了精品出版的策略。”与刚才那位出版人一样,丁利也考虑走低价出版道路。

一位代理商表示,目前绘本书的市场持紧,需求也在降温。现在很好的绘本书的销售渠道还没有建立好,除非这本书赢得了什么奖。因此,“总有一些想写绘本书的作者跑来找我,而我总是不得不拒绝”。

积极培育市场

与出版商相比,或许绘本书带给零售商的感受要好一点。巴诺过去三年绘本书的销售都在增长,今年的预期还要更好一点,而且巴诺连锁店绘本书的进货品种及数量都没有减少。巴诺童书部采购商帕特·布里甘迪说:“我们在童书区和店前大力推荐绘本书。我希望顾客买完后感到物有所值。”

可在鲍德斯,采购商鲁塔·加蒙德说:“这里的绘本书太多了。单是返校类图书(back-to-school)就有四五种。”因此,鲍德斯只采购一些重要主题的有内容深度的图书,来维持绘本书的库存。

但独立书店却希望绘本书的品种能更丰富一些。一位店主说,绘本书销不动,出版商就会不再向这里投资。一些出版社会把所有的资金都用在一本书的宣传上,而其他的书却被遗忘了。我们虽然很想拿到这些书,可却很难知道它们。的确,对于独立书店来说,没有价格优势,多品种售书就成为它们求生的途径了。

有的出版社已经开始重新调整来迎接绘本书即将到来的高峰了。今年初,兰登书屋从西蒙及舒斯特挖来了编辑安妮·施瓦兹发展其绘本书出版。同时兰登书屋童书部的总裁兼出版人奇普·吉伯森也对绘本书很熟悉。他说:“从我一开始从事童书出版,我就坚信两点,第一点是少儿书出版是有周期性的,第二点是绘本书现在正处在低潮期。绘本书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其他的出版社在重新积聚力量更新图书封面,打入市场。一位出版人说,图书的封面就像是电影的海报,因此我们一定要让封面在第一眼就抓住人心。另一位出版人也在积极地培育绘本书的市场销售。“我不能想像什么时候会失去对绘本书的热情。”的确,也许只有对绘本书的出版热情才是这个细分市场没有周期性变化的唯一实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