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何晓清:六四30年:建立“天安门六四学”

Share on Google+

2019-05-30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何晓清博士: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现任会员

1989年春天,数百万中国人走上街头呼吁进行政治改革。全国示威游行和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的绝食抗议,以人民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火而告终。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被清除、监禁或流亡。那是一场中国共产党及其党军对中国人发动的一场战争……。

一、残缺破碎的中国现代史

在中国大陆的历史教科书中,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所有这些重大的历史事件都是空白和禁忌。中国人,特别是年青一代的历史记忆,被缀满谎言的不连贯的“莺歌燕舞”和空白时期组成,没有连续性,缺乏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的逻辑,缺乏历史逻辑,成为典型的“奥威尔式”的“新话”和赫胥黎式的“美丽的新世界”

二、“天安门六四学”——把六四事件研究整合进国际主流学术界

1)六四课——在哈佛大学首开六四天安门历史与记忆研讨课

2)六四的脉络:前因——关于文革及其破产;1979民主墙时代;经济开放,政治收紧;八十年代中国社会与文化:“文化热”与《河殇》

3)六四的脉络:后果——后六四时代的30年演变:北京如何如何掩埋真相。如何把六四的血腥屠杀正当化?——关于经济起飞,关于民族主义,关于控制记忆,关于制造“中国近代痛史”,关于“控制教科书”,关于“反西方”:六四作为“西方阴谋”,以“民主”为幌子,削弱中国。中共将其镇压行为称为“爱国主义”,并为中国的崛起铺平道路。

4)出版《天安门流亡者:中国民主抗争的呼声》(英文)

为历史“立此存照”,采访天安门运动当事人:学运领袖王丹、沈彤和易丹轩

三、解除历史的禁忌

1)权力与记忆的关系

普遍性的顾忌,这个顾忌,很深的恐惧,自我审查,那其实都来源于我们很深的对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子女、对我们的朋友的这种爱,就是说,当我们要在恐惧底下做研究的时候,这种影响其实是很深刻的。

恐惧从国内延伸到国外。

2)解放我们的记忆,解除历史的禁忌

创伤性的记忆将治疗历史的创伤,呈现出一个真实的历史世界,从而拯救我们的未来。

RFA

阅读次数:6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