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七十年统治的第一滴血

Share on Google+

七十年前,共军占领上海第二天,资本家荣毅仁下楼一看,街边睡满荷枪的士兵,说了一句话:「蒋介石回不来了。」──陈毅设计的这一招,获得毛的高度赞赏。国民党走了再没回头,共产党统治大陆足足七十年。若问其要诀何在?高压与骗术是贯穿始终丶相辅相成的,包括1950年开始的第一场锣鼓:杀人最多丶手段最残暴的「土地改革运动」。

上周在纽约举行的「重审毛泽东土改国际研讨会」,适逢其时,可以作为研究中共七十年统治的引子。有幸聆听各方学者对土改大量揭露与分析。我谨对中共土改的源起涉及毛与刘少奇的历史,提出一点解析。

●毛泽东鼓吹痞子运动启中共土改之源

读过毛选的人,都知道其开篇就是湖南农运考察报告。事缘1926年夏,中共派人在湖南发动农运,打土豪,分田地,其实就是一场暴力土改。制造红色恐怖,无法无天,「痞子」农会威震四方,引起社会极大反感。毛在1927年3月在湘中五县做调查,写成报告,对农会那些残暴行为大叫「好得很!」报告影响,首先是总书记陈独秀,「听说暴民打人杀人就火冒三丈」,他向共产国际报告:北伐军官九成来自湖南,他们家属被斗游街,动摇军心。毛的煽动激化了当时的国共分裂。国民党开始清党,他们不能容忍对正统社会结构的颠覆。共产党决定组织武装对抗,将陈独秀打成「右倾投降主义」赶下台。南昌暴动,毛上井冈山,倡「枪杆子出政权」,占山为王,国共分道扬镳。国民党建都南京,开始「黄金十年」的训政时期。共产党则割据不止,土地革命,1931年在瑞金自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流窜陕北,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

回顾这段历史,可以看到中共自诩「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是源自毛1927年宣扬的第一次湖南暴力土改。其模式相沿以下於江西苏区丶延安晋绥丶东北根据地丶苏北丶山东等老区(抗日时期改为减租减息),尤其是1946年内战开始之後,土改成为共军兵力丶粮食丶後勤支援的巨大来源,使中共在这场农村对城市的战争中,占了极大的优势。而被剥夺丶清算的地主阶级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毛在北京称霸後,念念不忘将其1927年的农运报告,收入文集的首选,赋予阶级斗争的样板位置,而毕其一生执迷不悟於「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四十年後的文革还在重演湖南造反「戴高帽游斗」,「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的野蛮暴行,可见湖南痞子的造反模式,在毛时代已有原教旨主义的威风。

●刘少奇提出土改的依据完全不符合事实

说到土改,不能不说说刘少奇,这位因死无葬身之地而备受同情的毛的接班人。暴力土改他有一份重要角色。特别是1947年到1953年土改大规模狂扫大陆的期间,他是决策人也是总指挥。1950年6月刘在全国政协(当时尚无人大)作关於土改问题的报告,这是比他主持制定《中国土地法大纲》更重要的文告。因为这时中共已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统治者,收编了各路名流地痞,包括一些与地富豪绅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学者政客,他们同意改变土地制度,但反对暴力。因此,刘要有一点学理姿态,解释「为什麽要进行土地改革?」他以数字说明「中国土地制度极不合理」──占乡村人口不到10 % 的地主富农,占有70~80 %土地,残酷剥削农民。而占有乡村人口90 %以上的贫农雇农中农及其他人民,却总共只占有约20~30 % 的土地。终年劳动,不得温饱。

这两组百分比,成为土改合理性的最根本依据。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可以看到许多可信性资料(包括大陆学者在内),没有一家接受刘少奇的数字。相反,显示中国是小地主占多数的国家,如1937年国民政府土地委员会对全国163个县的广泛调查,占总数72.7%的农户拥有10亩以内的土地。拥有50亩以内土地的农户更占95%。名学者梁漱溟经乡村调查说:北方大多数人都有土地。着名的中国土地专家董时进,独立研究过中外土地制度,指出中国土地制度和任何民主国家没有不同,可以自由买卖丶自由租佃,是正常的契约关系,中国的贫穷是由於生产力落後,地少人多,与封建剥削没有关系。他认为,刘少奇的两组百分比「完全是凭空臆造」。

●中国土改的祸国殃民遗患无穷

事实上,中共发动土改,根本不是依据刘少奇的理据,也无意改革中国的土地制度,而只是为了政权和战争的需要。他们占据大陆後的三大运动土改丶镇反丶抗美援朝,就是三位一体地「一手分田丶一手杀人」,为韩战增兵。在一些官方的记录上,这三个数字是并列炫耀的。刘少奇百分比的谎言性质,其实他们并非不知,学者杨奎松曾以毛刘邓(小平)三家均出身地主为例,说明中共妖魔化地富,完全是为了阶级斗争的政治需要而掩其辛勤置产的真实。

中共土改以暴风骤雨之势,两年彻底捣毁中国两千年的社会制度,其後果已是万众耿耿,历历在目。不仅铲除了中国农村的精英阶层,制造空前的人权悲剧(毛亲自说杀了二三百万地主),在生产力方面,也是胡搅蛮干,大好河山,肆意糟塌。农民分田两年,就来合作化,不足三年又是公社化,大跃进,最後一场大饥荒饿死三千馀万人,可怜都是农民!毛为掩饰罪责,又以阶级斗争转移视线,发动文革。大乱天下,浩劫十年。至死迄今还在蒙骗世人──这场以解放农民发端的中国「共产革命」的荒谬与邪恶,不知何时才得以真相付载青史!

●余英时教授论中共的「边缘人」统治

二十年前,我们在香港出版《共产中国五十年》,全面审视共产党征服这个古老国家半个世纪的内政外交,今天的皇历又翻到七十年。遥望太平洋彼岸的港岛硝烟,不禁想起余英时教授二十年前为该书写的序言《中共政权的历史起源》。余教授是历史学家,他对「边缘人」的论述,令人有温故知新之感。他回顾十九世纪末以来,中国传统社会结构在西潮之下逐步解体。士农工商各阶层不免徬徨无所适从,便给处於主流社会边缘的游离分子前所未有的活动空间。共产国际开始是争取知识界领袖如陈独秀丶李大钊,早期党员几乎都是知识分子。随着权力斗争,知识分子靠边站,各类边缘分子进入权力核心。所谓群众路线,依靠的就是痞子丶无赖丶流氓之类。

边缘人在历史上一直是造反丶打天下的能手。他们别有传统,不同於儒释道,也和民间信奉大异其趣。张国焘说,老毛懂得旧社会旁门左道。那一套和阶级斗争相结合,破坏威力就非常可怕。历史上边缘人打天下成功後,还得依靠传统价值和伦理规范达到「治天下」。但中共的一批边缘分子,尤其是毛泽东,彻底唾弃中国文化传统。陈独秀对孔孟保持敬意。毛没有陈独秀的文化修养,文革的结局是必然的。

余教授借批毛说明,中共的统治就是「社会边缘人」的统治。不能不说是富有远见。毛死已43年,他留下的一套,似乎已被挂羊头卖狗肉。但是历史无情而顽强,毛的两大遗产:迷信武力和无孔不入的党机器──依然由他的接班边缘人所继承,浩浩乎神圣不可侵犯。这是七十年最大的景观。

(2019-9-30纽约)

(香港青年和市民发动的反送中抗争已经三个多月。官方采取利用警察武力弹压的对策,在十一当天已经出现近距离开枪的态势。如果中共不在香港民主选举上真正让步,抗争不会轻易放弃。事件已经受到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

来源:PTTweb

阅读次数:1,19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