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栋:不要鹦鹉学舌——揭开“亚洲价值观”源流之谜

Share on Google+

亚洲价值观一词忽然名噪一时,李光耀、马哈蒂尔诸权威倡导于前,不少中国人叫好于后。这引起我的好奇。亚洲各国人民果然有这样一种共同的价值观吗?好奇之余,忙去翻书。一查才发现此说另有来历。

亚洲价值观是和西方价值观相对应的一个词。早在二战前,日本右翼著名理论家北一辉写的《日本改造方案大纲》,已经宣扬过这种思想。战前的日本右翼运动自称“革新阵营”,“主要目标”是“从根本上变革资本主义经济结构”,“限制私有财产,统制劳动”,企图通过武装暴动推翻“财阀政权”,实现“维新政权”。他们“反对外来思想”,反对功利主义和个人主义,鼓吹“复古”,“彻底贯彻以天皇为中心的大家族主义”,即有别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纯正日本主义”的“国民主义”。他们否定议会中心主义,否定政党政治,要求确立“天皇中心的政治”。天皇政治既是独裁政治又是国民政治,即“是建立在国民全体的意愿之上的全体政治”。战后的日本右翼已经不敢公开鼓吹皇道主义,而是通过一种曲折的方式即通过说“不”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心中的“是”。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曾说:“战前的日本,有所谓皇国史观。然而,自从在战争失败以后,太平洋战争史观出现了,这也就是被人称之为东京审判的战争史观……什么都是日本坏的这样一种动不动就自我虐待式的思潮充斥于日本。……我反对这种想法。”那么,日本一旦克服了“自虐”式的思潮后应当自信的又是什么思想呢?人们不难从中曾根先生的字里行间看出。

日本新老右翼始终不变的基本观点,主要可以归纳为两点。一是主张日本自古以来的“建国理想”,即所谓“纯正的日本主义”(皇道主义),反对普世价值观或者说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观。二是以国家主义对抗国际主义,反对约束日本国家利益无限制扩张的现行国际秩序。

战前的日本右翼高倡“国家至上主义”,鼓吹“以国家为最高绝对价值,向国家权力寻求一切价值的源泉”,因此,依靠国家实力扩张日本的国家利益乃是天经地义。二三十年代的国际秩序体现为凡尔塞体系和华盛顿体系,是由欧美国家主导的。日本的右翼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亚细亚主义”,声称“亚洲民族主义与日本民族主义,必须始终成为一体,携手合作,同美英统治势力进行斗争”,并最终推动日本发动了“解放亚洲民族”的“太平洋圣战”。日本军国主义者在口头上标榜一种亚洲价值观,即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但既然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国家至上主义者,由于地缘政治的缘故,就必然地把中国作为他们对外扩张最早和最大的牺牲品。

战后的日本新右翼,以“打倒Y·P体制”为其中心口号之一,甚至以此作为团体的名称。Y是指雅尔塔协定,P是指波茨坦宣言。Y·P体制是美国依据其实力并按照它的价值观主持确立起来的,因此对于战败国日本的右翼分子来说,是一种“屈辱的、不对等的”国际关系。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则不同,雅尔塔协定奠定了联合国的基本格局,确立了中国成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大国地位;波茨坦宣言规定日本退还中国包括台湾在内的一切被侵占领土;以Y·P体制为代表的战后国际秩序是中国经过百年屈辱后昂首挺胸屹立于世界的基石。因此,当有的中国人出于反美情绪而鹦鹉学舌般地跟着日本右翼分子说“不”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这些人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博客中国2005年08月22日15时32分

阅读次数:2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