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9-11-16

近日,两位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送来的患者在北京朝阳医院被确诊肺鼠疫,北京人民感到有点儿恐慌。本鼠也有点儿恐慌,因为我家离朝阳医院只有一公里多的距离。想到2003年“非典”期间,北京的第一个“非典”病例也是从山西太原被送来北京治疗的,随后造成“非典”疫情在北京扩散,心里不禁有些埋怨:到底是哪个XX决定把鼠疫患者送到北京来的?就算送到北京来,不能送到远郊的传染病医院,非要送到市中心的朝阳医院?要知道朝阳医院附近就是CBD和北京最热闹的商业街三里屯。

有人说,北京的医疗资源那么好(北京的房价之所以那么高,是因为都是“医疗房”),看病不上北京上哪儿去?不是北京人民自私冷漠。全国各地的访民来北京上访,我和很多朋友都参与过给访民送温暖的活动。全国各地的人民得了大病到北京来看病,北京人民也从没有抱怨过,因为北京的医疗资源其实也是来自全国人民的税收。只是鼠疫这东东,治疗其实并不困难,内蒙古的医院治疗鼠疫完全没有问题,可是鼠疫一旦在北京扩散,后果不堪设想。

有人说,黑死病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医疗卫生水平比过去不知高到哪里去了,鼠疫不再是不治之症,北京医疗卫生水平更高,没什么可恐慌的。现在的医疗卫生水平比过去高了是不假,但是这些人没有提到的是,现在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和交通发达程度也不是过去能比的,而人口密集和交通发达都是有利于病毒传播的因素。像北京这种人口密集、交通便利的大城市,在面临烈性传染病的时候,会比人烟稀少内蒙古草原牧区脆弱很多。在北京这种地方,只要有一个肺鼠疫患者坐了一趟公交或者地铁,疫情可能就会无法控制。这就是为什么几乎年年都有的散发鼠疫病例引不起人们的关注,但是鼠疫一旦到达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就会引起恐慌。

保守派人士说艾滋病是上帝对同性恋者和吸毒者的惩罚,有人反驳说,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流感就是上帝对农业和城市生活的惩罚。农业使牲畜(鸡和猪)把自己身上的病毒(禽流感、猪流感)传染给人类,城市生活使病毒可以在人类之间大肆传播。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报告流感病例约77万个,但是2018年仅第一周北京就有9000多个流感病例,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有人说北京每年这么多流感病例,不也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吗?这是因为像流感一样的病毒如果毒性太强,让人病得出不了门,病毒也就无法传播开去,很快就会被进化淘汰掉。相反,如果人得了流感但是症状不太严重,还能坚持出去上班,就可以把病毒传播给更多的人。因此毒性弱的流感病毒通常比毒性强的更有竞争力。所以流感虽然传染性强,但是死亡率不是很高。

还有一些病原体,像艾滋病毒,毒性很强,患者死亡率接近100%,但是因为它能在人体内待上很长时间,因此即使传染性不是很强也不会被进化淘汰。(是的,艾滋病的传染性并不强,只有性、血液和母婴三种传播方式。拿性传播来说,与艾滋病感染者进行一次无防护的性行为,感染率在万分之几至千分之几之间;夫妻一方患艾滋病的,另一方终身感染率也只有六分之一左右。)这类疾病防控起来也相对容易。

而鼠疫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它的毒性和传染性都很强。肺鼠疫的传播方式跟流感差不多,而死亡率远高于流感,不治疗的话可以达到30%——100%。即使是在医疗卫生条件很好的现代社会,鼠疫的死亡率也有百分之十几,而且肺鼠疫的死亡率大大高于腺鼠疫。这是因为鼠疫杆菌主要寄居在啮齿动物身上,借助啮齿动物身上的跳蚤来传播。因此,如果它们对啮齿动物的毒性不是很强,那么即使它们对人类的毒性很强,也不会被进化淘汰掉。(其实流感也有进化成毒性超强的超级病毒的风险:如果它们对禽类毒性不强但是对人类毒性很强,就可以借助禽类传播给人类。)此类疾病一旦在大城市爆发,后果极其严重。

因此对于像鼠疫这样的烈性传染病,标准的处置方式应该是就地隔离治疗并及时上报,而不是大老远送到北京来。据说内蒙古的两位患者被送到北京来,原因是锡林郭勒当地的医院无法确诊,甚至根本就没有想到患者患的是鼠疫(按照有关法规,哪怕是发现疑似鼠疫病例也应该隔离并上报)。如果地方医院诊疗水平普遍如此,意味着我国的传染病防控体系堪忧,也预示着此类事件今后还有可能再次发生。

此次事件就像是一个隐喻:地方没有能力解决任何问题,一切问题都要到了北京才能解决。北京所要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可能会因为不堪重负而出现巨大危机。

本文提出这个问题,当然不是建议北京要严防死守,把一切病人和问题都堵在外面。只有切实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加强地方医院防控和诊治传染病的能力,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