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7-12-21

“童话大王”郑渊洁写过一个故事,叫做《上过月球的兔子》。这个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宇航局决定找一只兔子同勇敢号宇宙飞船一起上月球,然后把兔子留在月球上。一个月后再派飞船把兔子接回来。

他们找到了一只出身很苦的兔子:

白兔生在农村,一直过着苦日子,它最大的理想就是连续吃三个胡萝卜。

“这是从好多兔子中挑出来的,农村的兔子,体质好,能吃苦。”

上月球什么的其实都是铺垫,这个故事的关键在后面:兔子从月球回来后,当上了市长,然后……

市长发现了路口的红绿灯。

“忙搭怕国米特外?”市长问翻译,意思是“那灯是什么?”翻译忙告诉玉兔市长,那叫红绿灯,是管理交通用的。

玉兔市长认为红灯像他的眼睛,是对他的不尊重,他命令取消红灯,全换成绿灯。

秘书忙使用车上的电话向全市发布了玉兔市长的一号令——取消红灯。
司机们高兴极了,他们恨透了红灯,每当看见红灯就心烦。这回好了,全是绿灯,畅通无阻。

各路口的红绿灯都在更换。

玉兔市长看见自己的命令这么快就实施了,感到非常开心。他又对秘书说:“玩其国怕里林妈姆……”秘书忙拿起电话,向全市公民发布玉兔市长的第二号命令:“从今天起,全市人民的食物一律改为胡萝卜或胡萝卜制品。其他一切食物禁止生产。”“律他格外城颐岷其桃……”玉兔市长又发布了第三号令。

“把所有楼房都改成平房,一座六层楼可以改成六座平房,扩大住房面积。”翻译头上冒汗了。

玉兔市长讨厌高楼,他看不见上边。所以他要将楼房都改成平房。

玉兔市长的三项命令都在贯彻执行,最先完成的是把红绿灯换成绿灯。

在全市最大的十字路口,四辆公共汽车相撞,死亡者不在少数。

警察忙给急救站打电话,要急救车。

急救车开到半路就同一辆大卡车撞上了,医生从玻璃窗里飞了出去,挂在树上下不来。

其他的路口有的撞车,有的堵塞,不到半小时,全城的车辆都停在路面上,进退不得。

伤员们历尽艰难总算被送进了医院,可大多数医生都被困在路上,无法上班,值班医生决定先给重伤者做手术,遗憾的是停电了——发电厂的工人也上不了班。

全市的垃圾越堆越高——清洁车寸步难行。水也断了,粮也断了……唯一兴奋的是孩子们,他们可以不上学了,多好玩呀!这么多车停在路上,就因为红灯改成了绿灯!

一个坐火箭上台之后瞎折腾的官员的形象跃然纸上。

郑渊洁还写过一个类似的故事,是关于一条名叫不不的狗当上市长之后的故事:

坐上了市长的交椅后,不不把它竞选时向选民们许的愿忘得一干二净,它最爱干的事是剪彩和会见来宾,还规定每天的电视新闻必须拿出百分之七十的时间报道它的各种活动。

当选民们意识到上当受骗时,他们对不不已束手无策了。

不不不怕暗杀,它根本不需要警卫。

不不将市长职位改为终身制,并通过法律形式使之合法化。

不不坐在市长的宝座上随心所欲地耍弄市民。它要求市民在冬天穿裙子在夏天穿棉袄要求小孩说大人话大人说小孩话,它今天发布命令规定女性必须剃光头明天又规定女性必须留长发过腰否则判一个月的监禁……市民们被不不市长折腾得无所适从死去活来气息奄奄。

市民们没招儿对付不不,只有盼它早死。遗憾的是医生给不不做体检后宣布,它起码要再活300年。听到这消息后500名市民集体跳楼。

不不市长每晚入睡前只想一件事:明天怎么折腾市民。它觉得当市长最大的乐趣就是把市民当猴耍。它喜欢看人类被愚弄时的样子。

这天晚上,不不市长躺在床上按电铃。

秘书拿着记事本出现在床旁。

不不市长闭着眼睛吩咐:

“我要修改文字。从明天起。上改为下。左改为右。前改为后。黑改为白。方改为圆。以此类推翻,所有反义词都对调。有错用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秘书真想杀死不不这个狗市长,可他心有余力不足。他曾经往不不市长的水杯里下过几次毒药,可不不市长越喝毒药越壮。

“马上贯彻!”不不说。

“是。”秘书只得遵命。

第二天,全市有数千市民因未对调反义词而被捕。其中最小的是一个三岁的女孩儿,她因在广场上对妈妈说:“您看风筝飞得多高”而被拘留,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您看风筝飞得多低。”

各位市民,你们有什么感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