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宝叶:在温馨中砍向托洛茨基的利斧

Share on Google+

史客儿 2019-11-26

“史客儿”微信公号:skdyh8

1960年5月6日,从墨西哥城郊外的某监狱大门里,走出一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他就是20年前用利斧杀害托洛茨基的凶手。

为什么要杀害托洛茨基

1924年,列宁逝世后,在随之而来的党内激烈斗争中,托洛斯基成了斯大林的政敌。1927年11月,托洛茨基被开除出党,并于次年被流放到哈萨克的阿拉木图。然而,托洛茨基并不服输,在流放过程中,他与另外一批被排挤的原苏维埃高层领导人一直保持着秘密联系,以期卷土重来,这就对斯大林造成了严重威胁。

1929年2月,风光旖旎的土耳其普林基岛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就是被斯大林驱逐出境的托洛茨基。在这里,托氏一住就是4年。

经过艰辛的努力,托洛茨基于1933年以治病为由,获得了进入法国的签证。他带着妻子和几位随行人员,从土耳其乘船到达法国马赛港。法国当局对这位不速之客并无好感,虽同意他暂时居留法国,但却对他的行动自由进行了限制—即要求他只能在法国南部活动,且不能使用真实姓名,而且任何时候都不能去巴黎,同时还必须接受法国警方的监督。

1934年12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基洛夫被暗杀。这一重大的政治谋杀案不仅牵涉到了苏联国内的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还波及到了远在法国的托洛茨基。尽管在法期间他一直隐姓埋名,在公开场合也从未暴露过身份,但像他这样声名显赫的政治流亡者,终究难以躲过苏联在世界各国安插的耳目。

到了1935年,法国人民阵线与苏联发生了正式接触,在斯大林的强烈要求下,法国人民阵线答应尽快督促政府将托洛茨基驱逐出境;而欧洲的其他国家,也都在苏联方面的压力下拒绝接受托洛茨基入境。正可谓天大地大,托洛茨基竟连个立足之地也没有了。

同年春,挪威工党组阁。工党政府在一些工党分子的要求下,表示可以为托洛茨基提供政治避难,并允许他居住在挪威首都郊外。托洛茨基因此又看到了一线希望。但好景不长,他刚到挪威,就获悉挪威外交部长已应莫斯科的邀请赴苏访问了,并且受到了斯大林的热情款待。托洛茨基因此敏锐地觉察到,挪威政府与斯大林做了一笔交易,而他本人就是这笔交易中的砝码!

无处藏身

1936年8月,莫斯科公开审理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伊·巴尔卡夫及托洛茨基和他的两个儿子。莫斯科方面指控这些人在列宁格勒组织了一个恐怖主义中心,并受远在国外的托洛茨基指挥,以从事反革命活动和刺杀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领导人为手段,试图颠覆现政权。因这些指控,季、加等苏联领导人被枪决,托洛茨基和他的儿子谢多夫被缺席判处死刑。

对于上述判决,托洛茨基异常激愤地持强烈反对立场,并要求在挪威公开出庭,提出反驳,但遭到挪威当局的拒绝。挪威政府还向托洛茨基亮明了立场,为他提供了三条出路,以供其选择:一、自动离开挪威;二、如果在限期内仍未在其他国家找到避难所,则请他移居北冰洋中的冰岛;三、引渡苏联,接受审判。

在这种情况下,托洛茨基被迫移居墨西哥。在墨西哥,托洛茨基的处境并未得到根本的改善。1937年1月23日至30日,莫斯科又开庭审讯皮达柯夫、拉狄克、索柯尼柯夫、穆拉诺夫等17名“罪犯”,其中有13人被判处死刑。这次审判,托洛茨基及其两个儿子再次被缺席判处死刑。1938年2月,墨西哥共产党与莫斯科达成共识,通过了一项驱逐托洛茨基出境的决议,并由墨西哥共产党向墨西哥政府施加压力,以迫使政府取消托洛茨基的政治避难权。

当年2月27日,莫斯科宣布了一项由维辛斯基签署的有关对“右派和托洛茨基分子”的起诉书。3月2日,苏最高法院开庭公审,被告名单中有布哈林、李可夫和托洛茨基的挚友克·拉柯夫斯基和雅戈达。同前几次审判一样,托洛茨基及其儿子仍是被告。这次,他不仅被指控为暗杀基洛夫和试图谋杀斯大林的罪魁祸首,同时还被指控为谋杀高尔基、斯尔德洛夫的元凶!当托洛茨基获悉这一消息后,立即召集其亲信人员开会,商议对策—当时的他越发感觉到来自莫斯科的压力了。

政治攻势与谋杀双管齐下,必欲使托洛茨基无处容身,必欲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是斯大林的立场,同时也是当时苏联政府大多数领导人的共识,因为托洛茨基不但是反对苏联现政府的巨头,而且是一个极具号召力和煽动性的可怕人物!

事实的确如此,托洛茨基虽然已是一个流亡的政治家,但他那传奇般的经历和超凡的号召力,使他在世界各地仍然拥有着为数不少的崇拜者。在这些崇拜者中,有一位名叫西尔维娅的美国女郎。她出生于纽约,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她涉足社会活动,并因赞同托洛茨基的政治观点而加入了第四国际组织,后成为托洛茨基的通信员,经常来往于美国与欧洲之间,为托洛茨基传递情报,最终成为托洛茨基的挚友。

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莫斯科方面决定从西尔维娅入手,进而乘机干掉托洛茨基。

1939年秋末,托洛茨基靠著书度日,并把写《斯大林评传》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他既是斯大林的政敌又曾与斯大林并肩战斗过多年,对斯大林以及克里姆林宫有着旁人无可比拟的了解。因此他写出的《斯大林评传》,其内容的可信性、其言辞的尖刻性就可想而知了。

克里姆林宫的主人自然不允许自己的内幕被披露于世,更不能容忍托洛茨基的攻击。暗杀托洛茨基的工作变得紧迫起来。

在墨西哥城,暗杀托洛茨基的工作是由一位名叫西凯恩露斯的画家负责的,莫尔奈尔的任务是侦察托洛茨基住宅内部的情况。西尔维娅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莫尔奈尔的眼线,这就是他一年来不惜血本接近她的原因。

而陷入热恋中的西尔维娅追随莫尔奈尔来到墨西哥后,虽然发现了莫尔奈尔一反常态地对托洛茨基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心,但她认为这是自己对托洛茨基的崇拜影响了他,并因此感到非常高兴。

当时,在托洛茨基家中住着一对叫罗斯姆的法国夫妇,他们在托洛茨基的儿子塞道夫惨死于巴黎之后,把塞道夫的遗腹子小塞维送到了托洛茨基身边,并应托洛茨基之请,在此住下了。西尔维娅将罗斯姆夫妇介绍给了莫尔奈尔,因“工作”需要,莫尔奈尔很快成了罗斯姆夫妇的好朋友。当罗斯姆偶然生病后,莫尔奈尔非常乐意驾驶着自己的新车接送罗斯姆去医院治疗,并借机了解了托洛茨基住宅的情况,同时与住宅内的卫士熟悉起来。所有这一切,莫尔奈尔做得自然得体,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1940年5月,西凯恩露斯根据莫尔奈尔提供的情报,制定了一个谋杀计划,并在此前召集了20多名杀手整装待发。5月24日凌晨,20多名身着墨西哥警服,携带着机枪、手枪、炸弹等武器的杀手分乘4辆汽车,直扑戒备森严的托洛茨基住宅。但这次谋杀失败了。

必须完成的丑恶勾当

第一次谋杀失败后,莫尔奈尔没受到任何怀疑。案发后的第四天,西尔维娅把莫尔奈尔正式介绍给了托洛茨基,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会面。此后又通过进一步交往,莫尔奈尔逐渐取得了托洛茨基的信任。

当年6月,也即谋杀事件发生一个月后,莫尔奈尔以去接西尔维娅为借口离开墨西哥,赶到纽约。在那里,暗杀托洛茨基的策划者们制定了新的谋杀计划,莫尔奈尔成为这个计划的惟一执行人。

7月,莫尔奈尔怀着近乎神圣的使命感返回墨西哥。自然,他不会忘记带回各种各样的美国特产取悦托洛茨基夫妇。

8月17日黄昏,莫尔奈尔应邀来到托洛茨基家中。此次来访,他特意带来了一篇论述新闻学的论文,请求托洛茨基就这篇文章提出看法。托洛茨基自然非常乐意借这个机会表现一下自己,因此在书房内单独接见了莫尔奈尔。阅读了论文后,托洛茨基提出了非常中肯而又独到的意见;莫尔奈尔趁机再次表达了一番自己的崇敬和赞叹之情,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因此更进了一步。在一般情况下,几乎从没有任何一个外人能够单独进入托洛茨基的书房,而莫尔奈尔却在那里呆了不下半小时。

1940年8月20日,是托洛茨基生命中的最后时刻。这一天,他把自己长时间关在书房里写作,娜塔娅几次打开房门,几次看到丈夫正陶醉在写作中。下午5时,托洛茨基才走出书房。在和家人共进了一些茶点之后,他弄了些饲草去院子里喂他心爱的兔子。这时大门外传来汽车的鸣笛声,莫尔奈尔翩翩而入并首先向娜塔娅点头致意,然后才问:“西尔维娅来了吗?”

“没来,”娜塔娅回答完后又反问,“她没说要来呀?”

这时,一旁的托洛茨基才回答:“忘了跟你说了,他们夫妇明天又回纽约,我们从此可就寂寞了。唉,今晚咱们为他们举行告别晚宴吧。”

娜塔娅听到这个消息后,微微有点吃惊,便有些不满地说:“这么紧要的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要是去纽约,我还有东西要他们带呢。”

“别说这种话了,快去准备晚餐吧。”托洛茨基说。

“不了,我已约好您的卫士长去吃晚餐了。”莫尔奈尔拒绝了托洛茨基的邀请。当时的他内心正发生着激烈的冲突,与这位老人接触得越多,越使他不忍心杀害这位既有学识又有长者风范的老人。但是,他的理智,他对斯大林的无比忠诚不允许他心慈手软。

“那么,至少请进去喝杯茶吧。”娜塔娅近乎请求地说道。因为她也非常喜欢这位沉默寡言又颇有风度的年轻人。

“好吧,我口渴得难受。”莫尔奈尔犹豫了一下,心一狠,答应了下来—当时的他因紧张的确口渴难挨,面色苍白。托洛茨基注意到了这一点,遂以慈父般的口吻说:“你身体不好吧,年轻人也要注意健康。”莫尔奈尔心头一热,内心里随之产生了一种要狂奔而去的念头,但他强行克制着自己。

娜塔娅也注意到了莫尔奈尔的反常,大晴天里莫尔奈尔居然披着件雨衣,而且还戴着顶雨帽。因此娜塔娅追问:“这么好的天气,您穿雨衣干吗?”

莫尔奈尔心头一震,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强行克制住内心的纷乱,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谁知道这天什么时候下雨呢?”其实在他的雨衣里,藏着一把利斧、一把短刀,他的西裤口袋里,还装着一把袖珍手枪!

托洛茨基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那天你修改的论文带来了吗?”

“带来了。”莫尔奈尔边说边从雨衣内取出几页稿纸。

“那就进房间吧。”托洛茨基邀请他。

进入书房后,托洛茨基在写字台前坐定,摊开稿纸将目光专注地移向论文。为别人校阅论文并提出意见,是他平生一大乐趣。莫尔奈尔就站在他身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花白的头顶,看着他全神贯注地读着论文,内心生出一种难言的感动、疚恨与无奈。莫尔奈尔轻轻吐出一口长气之后,眼睛一闭,挥斧而下,内心里却发出一声嚎叫:“上帝啊!”

一声饱含痛苦的怒号之后,托洛茨基一手捂住头顶,一手发疯似的抓住了莫尔奈尔挥斧的手,并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背。莫尔奈尔被老人狂怒的形象惊呆了,再也没有出手的力气,只是下意识地猛甩被咬的手,将托洛茨基摔在地上,呆望着托洛茨基艰难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向屋外走去。

这时,站在院子里的娜塔娅已听到悲号。她稍稍一愣,旋即向室内冲来,而托洛茨基已手扶门框,站在屋外,汩汩外溢的热血已覆盖了他的面孔和身子。见此情景,娜塔娅目瞪口呆!托洛茨基则断断续续地说:“是他干的!”

卫士已闻讯而来,直扑屋内。屋内莫尔奈尔仍手执利斧,默默发呆。众卫士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房间里再次发出惨叫,是莫尔奈尔的惨叫。

“别弄死他,口……供。”托洛茨基当时还保持着清醒。

卫士们清醒过来,立刻拉响了警报,在墙外守卫的墨西哥卫队随之冲了进来……不一会儿,救护车也赶到了,托洛茨基被抬上担架,送入医院。紧急手术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利斧深入脑海三寸深,头盖骨破裂。医务人员回天乏术,26小时后,托洛茨基撒手西归。

莫尔奈尔被捕后,警方从他身上搜出一份事先写好的遗书。在这份遗书中,莫尔奈尔首先简述了一下自己的历史,然后详细讲述了自己杀托洛茨基的动机—他说自己是比利时莫氏家族的独生子,在法留学期间,由于受西尔维娅的影响而倾向于托洛茨基主义,并因此来到墨西哥向托洛茨基求教。但托洛茨基却是个伪君子。特别是有一次,托洛茨基竟要求他去谋杀斯大林。因为有西尔维娅这样一位可爱的妻子,他拒绝了托洛茨基的要求,结果被他痛斥了一顿。于是他才决定为了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埋葬这个伪君子……

墨西哥警方对莫尔奈尔的遗书内容做了详细调查,结果发现遗书的内容多系捏造。首先,比利时政府断然否认了莫氏家族的存在;其次,当西尔维娅被询问托洛茨基是否曾派莫尔奈尔谋杀斯大林时,西尔维娅不但气得大骂莫尔奈尔“胡说八道”,而且还要求与莫尔奈尔对质。对质中,西尔维娅极其蔑视地说:“无耻……”

尽管遗书内容多被证实是假的,但莫尔奈尔却坚持始终,未吐露出半点真情。在一筹莫展的情况下,墨西哥警方对莫尔奈尔进行了长达900多个小时的心理调查,得出如下结论:“莫尔奈尔头脑清晰,记忆力绝伦,富有勇气,推理敏锐,信仰坚定,身心完全健康……”

这就是说,莫尔奈尔的犯罪是有意识的、目的极其明确的。据此,法庭做出如下判决:以暗杀罪判处莫尔奈尔19年零8个月徒刑,以非法持枪罪判处4个月监禁,数罪并罚,共处以20年监禁–这是最重的刑罚,因为墨西哥没有死刑。

谁是幕后元凶

随着时光流逝,莫尔奈尔逐渐被世人淡忘了,但墨西哥警方却一直没有放弃努力。他们认为自己有义务查明莫尔奈尔的真实身份,进而查明究竟谁是暗杀托洛茨基的元凶。

在莫尔奈尔进入监狱的第10个年头,墨西哥警方的调查工作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全权负责调查这一谋杀事件的查罗斯警官,在历经艰辛之后,通过国际组织的协作,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搞到了当年莫尔奈尔留下的指纹,并确认这一指纹与莫尔奈尔的指纹完全一致。通过这一指纹,警方找到了莫尔奈尔的生父——西班牙贵族巴卜罗,并向他提供了莫尔奈尔当年的照片。老人立即认出,这就是他的儿子拉蒙·米尔卡达雅!

至此,案情终于水落石出了。原来莫尔奈尔是西班牙人,他的真实姓名叫拉蒙!

拉蒙,西班牙共产党员,西班牙内战时期曾在共产党军队中任政治教官……随后,通过拉蒙的父亲,警方又查明了拉蒙的幕后指使人——拉蒙的母亲卡莉达雅。

当托洛茨基来到墨西哥后,卡莉达雅受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委派,秘密潜入墨西哥,负责调查托洛茨基的一举一动。此后,随着苏联国内形势的发展,斯大林决定尽快除掉托洛茨基,并委派苏联内务部考托夫将军负责此事。共同的使命使卡莉达雅与考托夫结成挚友,进而又发展成热恋关系,并公开同居。1940年5月24日对托洛茨基住宅的突袭,就是考托夫和卡莉达雅的一次失败“杰作”。

那次暗杀失败后,斯大林极为震怒。为了向克里姆林宫交一份成功答卷,他们再次进行密谋,并选定了拉蒙去执行这一任务。

按考托夫和卡莉达雅的计划,拉蒙在砍死托洛茨基之后,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悄悄撤离。当时托洛茨基住宅外正停着两辆引擎已发动的轿车,两辆车内分别坐着卡莉达雅和考托夫。拉蒙出来后,立即就上车飞驰而去。另外,假如拉蒙行刺后被发觉,两辆车则迅速冲进去营救,而拉蒙则持枪外冲——这正是当时拉蒙口袋里放手枪的原因。接应成功之后,他们将立即赶往机场,机场已为他们配备了一架直升机……

但事态的发展却出乎意料,当卡莉达雅和考托夫听到警报声后,墨西哥警方卫队已立即冲了进去。因此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拉蒙肯定是冲不出来了。于是他们才驾车而去。拉蒙在茫然不知所措的状态中被捕的结局,肯定也是他们所料不及的。

整个谋杀事件到此真相大白。拉蒙在狱中一直坚称他是比利时人以及是莫尔奈尔的原因,主要就是因幕后指使人之一就是他亲爱的母亲,他只能咬紧牙关拒不供认实情!

【摘自:《超级刺客:20世纪政治谋杀追踪》 郑宝叶/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阅读次数:2,7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