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小人物素描系列】李小平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20-02-08

免责声明:小说作品,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我是在小彪的婚礼上认识李小平的。当时,他上身穿了一件灰色的旧西装,大约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款式,所以领口和袖口早就洗得发白,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西裤,可能没有修裤边,长长的裤管把整个脏兮兮的皮鞋鞋面笼盖。他的身材不高,可能1米6都不到,身形也格外瘦弱,所以无论西装还是西裤,都显得略微肥大,极不合身。但这并不妨碍到访宾客们对他的热情。我悄声问同桌的老郭,这人什么来头?老郭很惊讶,说,他就是李小平,外号大领导。本来,我正在喝水,一听到老郭说出“大领导”三个字,噗嗤一下,差点笑出了声,搞了半天,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大领导?老郭继续说,是的,人不可貌相嘛,他肯定还是有一套的,否则,小彪也不会把他当成座上贵宾。

我们现在所处的圈子,叫正典博雅读书会,主要就是由一批志同道合的读书爱好者定期聚在一起开展各类读书活动或讲座。经过一年的发展,吸引了一大批热爱读书的市民参与。我和老郭,就是通过读书会认识的。当然,李小平的名字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他的外表和所谓的读书人相差如此之大。

小彪的婚礼结束后,我主动走到李小平那一桌,向他敬了一杯饮料,他果然像个大领导一般,站起身来,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就是方展博?早有耳闻,听说你是著名作家呢!我说,哪里哪里,只是一个文字工作者。紧接着,我拿出手机,说,久仰大领导的大名,加个微信呗。李小平说,没问题,我扫你。

事实上,李小平仅仅只是一名三轮车司机,平常靠给某空调公司送货为生。可别小看了送货员这个职位,按李小平名片上的说法,叫仓储部经理。每次遇到陌生朋友,他都会第一时间奉上那张烫金名片。说实话,那张名片的款式和质量,比好多皮包公司老总的名片都要高档许多。难怪小彪说,如果论装逼,李小平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小彪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已经烂醉,但却是一句大实话。除了名片高档,李小平另一个装逼神器就是屁股后面的那块对讲机。如果放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手里拿块对讲机,的确是牛逼的象征,这意味着你不是警察就是城管,再次也至少是个包工头。但放在现在这个时代,手里拿块对讲机,怎么看都怪异。然而,李小平却认为这是最佳装逼神器,从早到晚都挂在屁股后面,并时不时拿出喂几声。我也不知道对讲机那头是些什么人,但每次看到李小平煞有介事喂喂大喊的模样,总感觉让人喷饭。

尽管李小平只有吃地沟油的命,但却有着一颗关心国家命运的心。翻看他的朋友圈,几乎每天都在为中国老百姓吃、穿、住、行呐喊。譬如某地查处了一批假药,他必然评论说,如果我当药监局局长,一定要把这些人罚得倾家荡产。还譬如某地抓了一个贪官,他必然评论说,如果我是纪委书记,我就要把天下贪官赶尽杀绝。再譬如日本人登上钓鱼岛,他也必然评论说,如果我是军区司令员,我就要派出十万大军横扫小日本。总而言之,他几乎每天都会变换一个身份。当然,这些幻想当中的身份最次也是正部级或者正军级。

虽然每天为了生活日夜奔波,一年到头挣不到几个钱,但却并不妨碍李小平搞网恋。有段时间,读书会的同仁频繁去李小平出租屋聚会,原因就是大家都想品尝他女朋友做的美味佳肴。他的女朋友虽然长得并不好看,但却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是黄焖羊肉,伴着里面的鲜汤,小彪一次能吃六大碗米饭。按照李小平自己的说法,这个女朋友是在网上看到他对时事政治的评论后,主动联系上他的。因为她觉得,李小平如此关心国家大事和国家命运,必然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充满正能量的大知识分子。这当然是错觉,但李小平最擅长的就是装逼,所以,随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这位千里迢迢从河北过来的女网友,半推半就成为了他的女朋友。

让人意外的是,这位女朋友怎么都不愿意外出工作,这就让每天为生计发愁的李小平很伤脑筋。毕竟,除了眼前这个女朋友,在老家炎陵他还有一个结发之妻和上小学的儿子要养,如果女朋友不出去工作,时间一长,吃饭也就成大问题了。所以,仅仅过了半年,李小平就不得不找了个理由,向女朋友提出了分手。李小平和女朋友分手,对他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我们这些朋友,尤其是小彪来说,却是一个大遗憾。因为,从此以后,大家再也吃不到让人回味无穷的黄焖羊肉了。

不过,跟女朋友分手后,李小平的经济状况有了大大的改善。很快,他就存了一笔钱,首付买了一台跃进牌小货车。那台跟随他多年的电动三轮货车,正式踢出了历史舞台。有了这台马力十足的小货车,李小平的货运业务有了突飞猛进地提高。偶尔大赚一笔,他还会去表妹开的按摩店做一次大保健。当然,每次他都会解释说是正规大保健,小彪对此不以为然,说,大保健还有非正规的吗?你现在鸟枪换炮,赚了这么多钱,就不知道请一次客吗?这个时候,李小平必然假装没听见,王顾左右而言他,生怕大家会要他“放血”。对此,小彪的评价是,李小平的厚颜无耻堪比他的老乡周小平。众所周知,周小平外号周带鱼,平心而论,我个人认为,李小平比周带鱼还是要高尚得多。

由于种种原因,读书会每周四的讲课活动,被取消了。于是,我便少了很多和李小平见面的机会。更多的时候,只能在微信群和朋友圈联系和交流。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李小平被困在炎陵无法来株洲上班,我便发微信问他,每天呆在家里干些什么?他回了一张美女照片,问,这个美女如何?我仔细一看,说,很漂亮,你准备把她介绍给我做女朋友吗?他说,你想得美,这是我的小姨子。

我知道,李小平又在心怀鬼胎了。

2020年2月7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

阅读次数:16,6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