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等:新冠肺炎疫情简报:死亡超800,李文亮之死挑战审查机器

Share on Google+

SAMMI ZHENG, SUE TONG
2020年2月9日

武汉一个会议中心改成的临时医院。 CNSPHOTO, VIA REUTERS

确诊及死亡病例数字汇总更新

根据中国卫健委通报,在过去24小时,中国大陆新增死亡病例89例,新增确诊病例2656例。死亡病例中有81例发生在疫情中心湖北。

截至2月8日24时,中国确诊病例总数累计33738例, 死亡总人数为811人。至此,中国大陆因冠状病毒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SARS期间全球死亡人数,当年共有774人丧生。许多医生认为,由于医院和实验室的病毒检测设备不堪重负,死亡和感染人数仍被低估。

美国驻华大使馆称,一名60岁的美国公民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去世,这应该是第一起美国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两名知情人士称死者为女性,有潜在的健康问题。这起死亡可能会加剧因北京应对疫情方式产生的外交摩擦。

周五,香港为李文亮医生举办守夜活动。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李文亮之死给习近平带来新考验

中国政府陷入了一场对李文亮死后遗留问题展开的拉锯战,这可能会挑战习近平的强大审查机器。

社交媒体上有许多人把这位医生称为烈士和英雄,政府官员、名人和商业领袖们冒着被共产党指责的风险,加入到表达失望和悲伤的普通公民行列。虽然只存在了几个小时,但“#我要言论自由”一度成为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

由于无法彻底删除这些讨论,北京当局已转向用官媒来把李文亮塑造成一名与政府事业一致的忠诚战士。中央电视台试图将李文亮与习近平本人关于抗击疫情的言论直接联系起来。这些举措能抵挡审查者面临的十年来最激烈的攻势吗?欢迎阅读对此的分析报道中文版。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病毒到底该叫什么?

中国卫健委周六宣布,将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暂定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英文简称为N.C.P,要求地方政府和新闻媒体统一使用该名称。

但最终的官方名称将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决定。据BBC报道,该组织已向一本科学期刊提交了一个名称以供出版,该名称有望在数天内披露。

病毒性疾病的命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科学和公共关系。过去的一些名字——例如“西班牙流感”或“裂谷热”,都被认为属污名化某国或地区。2015年,在选择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一名并遭受批评后,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新指南。

除了避免使用地名外,指南还建议不要使用人的名字、动物的名字(如猪流感)、与文化或职业有关的词或诱发恐惧的词。对于当前流行的疾病,WHO推荐使用的临时名称是2019-nCoV急性呼吸道疾病,或简称为2019-nCoV,但这个名字很难念,而且不如“冠状病毒”流行。

武汉的临时方舱医院。 GETTY IMAGES

记录、报道疫情的律师陈秋实失联

自1月底武汉被封锁以来,律师陈秋实就一直在武汉以公民记者的身份进行记录和报道,为外界提供了有关疫情和这座城市现状的资讯。但现在,他的朋友说他失踪了,为他的安全感到担忧。

在一系列发布在Twitter、YouTube上的视频博客和片段中,陈秋实记录了患者的处境和医院物资的短缺,并就武汉的大规模隔离点中可能发生交叉感染提出警告。

目前正在管理陈秋实Twitter帐户的一位朋友说,周四与陈失去联系。这位要求匿名以保护帐户安全的朋友说,陈秋实从一开始就认识了到自己的举动面临的风险,因此与朋友共享密码以以防他有一天被拘留。

陈秋实的另一名朋友、格斗运动员徐晓东透露,陈秋实的父母被告知他们的儿子已被隔离,因为他去过几家医院并有感染病毒的危险。

去年夏天,陈秋实访问香港报道反政府示威活动,并质疑中国官方将示威者描述为“暴徒”的叙事,因此成为新闻热门人物。

杭州禁售退烧、止咳药

浙江杭州周五深夜发布通知,要求全市所有零售药店立即“暂停向市民销售治疗发热、咳嗽的药品”,有这些症状的市民应尽快到医院就医。

为了遏制冠状病毒的传播,中国当局采取了越来越严厉的措施来限制旅行和社交,以及追踪可能生病的人。浙江省的几个城市,包括杭州的某些地区,都对人们离开自己家的频率设置了限制,通常允许一个人每隔几天出门一次以购买食品。为此还印发了专门的通行证以验证身份。

随着此类限制的加剧,人们对被怀疑感染了病毒的恐惧也随之增加。有人抱怨说,一些隔离点没有将已经生病的人与来自发生疫情的地区、但没有任何症状的人区分开。

有些居民想知道,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如果无法获得缓解症状所需的药物该怎么办。其他人担心该政策将迫使更多的人去医院,从而加速病毒的传播。

在有传言称中国制造商将转为制造口罩后,香港居民本周抢购厕纸。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遭受沉重打击

半年多来,香港经历了政治抗议、经济萎缩和社会分裂。如今冠状病毒又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新的沉重打击:航空公司取消航线。学校关闭。惊慌失措的居民正在囤积大米、口罩,甚至厕纸。

虽然目前香港的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并不多,这里的医院也享有国际声誉,但许多国家和地区并未区别对待香港与大陆,部分原因是香港收紧但并未完全关闭与大陆的口岸。

那些帮助香港走向全球的跨国公司正在限制那里的旅行,有些公司建议或要求回国雇员进行自我隔离。前往香港变得越来越困难。和联合航空和美国航空一样,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取消了香港航线。意大利已暂时取消所有往返香港的航班,菲律宾和台湾则要求自香港入境者进行强制隔离。

上周,载有从武汉撤离的英国人的大巴将其运往英格兰的一家医院进行隔离。 LEON NEAL/GETTY IMAGES

英国最后一次撤侨,法国关闭两所学校

一架载有200多人的英国政府包机周日从武汉起飞,英国政府表示这将是该国从这座封闭城市最后一次撤离本国公民及其家属。

周六,法国卫生部门确认了五例新的冠状病毒病例,其中包括一名儿童。官员称这五例病例属于聚集性感染,源于一名曾前到访往新加坡的英国公民。路透社报道称,由于确诊的儿童及三个正在接受密切检测的孩子就读当地一所学校,该地区的两所学校将在下周关闭。

香港国际机场的旅客。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亚洲旅游业陷入萎靡

受疫情影响,打算前往亚洲的游客开始重新考虑旅行计划,哪怕他们的目的地并非中国。

由于航空公司、宾馆还未获得或不愿分享数据,目前缺乏关于取消旅行的硬数据。但旅游公司、旅游保险经纪人和航空公司雇员均表示,他们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客户改变计划。

一家主要向50岁以上的游客提供团体旅游服务的公司Overseas Adventure Travel表示,疫情暴发后,直至4月前往中国的行程一直在被取消。而在本周,原定去柬埔寨、老挝和越南的游客也在重新考虑行程。追踪美国居民在世界各地旅行轨迹的保险公司April Travel Protection 1月的数据显示,行程中有亚洲国家的索赔同比增加了一倍以上。

超过20家国际航空公司已暂停或缩减通往武汉和中国其他主要城市(包括北京,香港和上海)的航线。

感谢阅读今天的新冠肺炎疫情简报,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点击这里查看往日更新。欢迎在Twitter(@nytchinese)、Instagram和Facebook上关注我们,了解更多中文资讯。也欢迎访问中文网首页阅读更多新闻。如有任何建议和想法,请来信与我们分享:[email protected]

纽约时报中文网

阅读次数:2,4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