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梦蝶:疫情之下的一点思考

Share on Google+

桃花淡不言 2020-02-29

1 知识人群体不能再蹉跎使命。

看作家阎连科的《经此疫劫,让我们成为有记性的人》,让我想起资先生那时候曾写过《痛定思痛话XX》,文章旨意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多长点记性,以免重蹈覆辙。可是能够记得教训的有几?成为有记性的人,首先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有能力的只能是知识人群体。今天的知识人群体都在干什么?聂卫平说“世上作家分两种,有的叫方方,有的叫YY”,类似方方的寥如星辰,但YY们却多如牛毛。所以,当知识人群体都不愿意讲常识、讲人话,当知识人群体都无独立精神,当知识人群体都放任浪费天赋使命,又哪来的让大家长记性?知识人群体不能再蹉跎自己的使命了!

2 力挺方方。

戴键业教授如此评论方方:“不顾个人安危,蔑视四周的冷嘲热讽,用她朴实而泼辣的文笔,既不虚美也不隐恶,……写出了武汉人的希望与沮丧,眼泪与欢笑,卑微与尊严。”

我认为有人性的作家当如是!多少作家在用自己的才华或风花雪月,多少作家三缄其口,不作一声,这真真是浪费了上天赋予的资源,而方方没有浪费,她在用自己的才气写出真实与希望。说到底,方方心里装有人。一个心里装有人的作家,我凭什么不对她赞许呢?所以,面对一些宵小的叫骂,我愿意站在方方一边,力挺和支持。

3 醒自醒,残自残。

不少人说,经此一疫,醒的人会多,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经此一疫后,醒的人会更加清醒,而脑残的人会更加脑残,装睡的人会更装睡。有读友对我说,他现在不想转发我的文章到朋友圈了,因为转了几次后发现,亲友同学们都朝他翻白眼了。

4 为了煽情的效果就可以提出弱智的问题吗?

张文宏医生红了,不少媒体看上了他。看一个视频,一位记者向张文宏先生提问:“你想你的母亲吗?”记者提问居心不善,大概是为了煽情的效果,提问题的时候,就想好了对方会有配合的反应,以为对方会因为想念母亲而流露深情。没想到张文宏回答:“我就问你,哪一个正常的人,他不会想念母亲。”不配合煽情的医生是好医生。

5 吃饼干的小男孩

“我们只是被困在家,那些逝去的人,永远困在了2020年的冬天。”看完兽爷的“过于漫长的冬天”,我抬起头来,已是泪水涟涟。那个吃饼干的小男孩,不过五岁的年纪,却遭遇了大人都难以承受的疫情之苦。如果不是社区人员上门排查疫情,这位小男孩会怎样?愿他走出疫情阴影,从此健康成长。

6(此处省略一段…)

7 也许是沉默。

翻翻收藏的文章,多数都打不开了。不少友友对我说,不要再写了,马上就三月了。这是我二月的最后一篇,三月,我能写就写,不能写的话,我想,我会沉默吧。惟沉默是最高的蔑视。

8 疫情无思考,活着也徒劳。

还有的友友一直都在提醒我要备粮。说你三月就别写了,去准备粮食吧。可能是没有饿过,我对缺粮没有半点警惕。可想想眼前,备粮是有必要。多少人在2020年立下了各种目标,赚大钱买房子买靓车娶美女,结果疫情一来,发现最高目标是两个字:活着。

愿我们都好好活着,活着总有希望。特朗普有句话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余生很长,何必慌张。”我们不必慌张,但我们可不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疫情无思考,活着也徒劳;疫情无反思,不久又一次。活着,就要思考;为了不再有下一次,就要反思。对吗?

阅读次数:2,4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