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十月十日,是中华民族的“双十节”(又称中华民国国庆日、武昌起义纪念日、辛亥革命纪念日),中国大陆《人民日报》下属的《环球时报》在“双十节”当天,发表一篇题为“病态的民国热是对历史的侮辱”社评.这篇社评批判大陆少数人存在着所谓“对中华民国病态的缅怀”,抨击大陆有些人将近年来出现的“民国热”当成一种意识形态、甚至政治工具,挑战大陆的主流史观和政治现实。

《环球时报》这篇社评的出炉,缘于大陆民间一些敢言人士在十月十日这天纪念“双十节”,譬如据BBC(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在大陆十月一日“国庆节”那天,一位山东网友在微博上发表一篇微博说:“很多人都在朋友圈炫着今天的‘国庆日’,可我觉得今天却是祖国的受难日,正是在这一天我们民族彻底了沦丧了灵魂,丢掉了根。十月十日双十节才是我们祖国的生日,希望有天可以名正言顺的庆祝这一天!”一位湖南网友说:“双十快到了,我虽身在赤祸严重的大陆,但我向往青天白日。祝福台湾,祝福中华民国!国庆快乐!”在大陆互联网上,也有一些人士成为民国和台湾国民党的“粉丝”,以中华民国国旗或国民党党徽作为头像,毫不掩饰自己爱的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中华民国。无疑,大陆一些人士对“双十节”有归宿感乃至加以庆祝,触怒了大陆官方,导致官方媒体公开进行批判。

在这篇社评里,充斥着过去极左年代对四九年前国民政府时期的歪曲评价,比如“旧社会”、“暗无天日”之类的陈词滥调,对近年来大陆史学界、知识界以及民间渐渐兴起的研究民国、回望民国的风潮,进行打架鞭挞,彷彿华人社会尤其是大陆民众瞭解一下真实的中华民国历史,就犯了天条似的。然而,以这种肤浅的“否定民国”史观来引导社会舆论,能否真正瞭解大陆近年来“民国热”的内涵,或者,真正理解“中华民国”对海峡两岸及华人世界的重要价值与资产,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质疑。

自一九四九年中共在大陆建政后,民国政府播迁台湾之后,为强调其夺取政权和主政大陆的合法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新生的中共政权把四九年前的民国时期说得一团漆黑,称之为“万恶的旧社会”。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文革结束后,出于对台湾统战的需要,大陆官方在一定程度上又放松了对民国史、抗战史的控制。

近年来,因为互联网时代带来的资讯通畅、民间社会的活跃与两岸交往的提升,大陆图书出版与影视作品出现了不少对民国史实的翻案作品,近十年来更是发展成为蔚为壮观的“民国热”。事实上,对四九年前民国时代的追述描绘,已经成为大陆艺文界的一种时尚,这也反映出大陆已经出现一股相当普遍的怀念民国的怀旧思潮。然而,这股民国热的风潮却让有关当局如坐针毡,大陆宣传部门定调说这是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加以抑制。

这里值得一提的时代背景是,台湾于二000年由倾向台独的民进党赢得大选上台执政,数十年兵戎相见的国共两党在反对台独上有了交集,以前中共甚为忌讳的“中华民国”国号,相比于台独人士梦想建立的“台湾国”也不那么刺眼。于是,中共的昔日死敌国民党成了其反对分裂的同盟军。从那时起,大陆媒体对以国民党为主的台湾泛蓝阵营的报道越来越正面,而官方宣传部门对媒体刊载有关民国史内容的限制也有所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大陆民众从公开媒体上瞭解到的民国形象越来越丰富多元,从以前的所谓“黑暗的旧社会”变成思想多元、政治相对自由、大师辈出的精彩时代。

平心而论,从辛亥革命后的一九一二年至一九四九年的民国时期,在大陆乃是长期被严重歪曲的一段中国近代史,大陆主政当局出于一党之私考虑,对这段历史做了不负责任的极其低劣的评价,直至堂而皇之地写进了严肃的历史教科书之中。但事实上,回首漫长的一部从清末到当代的百年中国史,相较而言四九年前的民国时期乃是最为自由和民主、社会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的一段历史,虽然那是个战乱不止、内忧外患频仍的时代,可正是在那段历史期间,这个古老的国家各行各业都在积极地转向现代化,尤其在宪政民主领域——当时的社会氛围视之为未来中国的希望——进行了难能可贵的实验和探索。学者指出,在民国初期以及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七年的“黄金十年”中,中国经济一直在高速增长,而数十年后大陆改革开放的所谓“经济奇迹”只不过是回归历史,尤其是,民国时期的民主思想理念与实践为日后台湾的民主化埋下了种子,导致台湾成为华人社会最先实现民主政治的一片土地。

听说前两年大陆当局出炉了谓之“三个自信”的理论,也即所谓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倘若大陆当局真的有这份“自信”,那就应该开放所有的民国时期的档案,允许大学、研究机构开设民国研究的课程,允许学者和文化界人士对民国史进行学术研究。否则,人们不禁要问一句,难道中华民国在大陆二十七年的历史,中华民国在台湾的百年发展史,真的就没有值得研究、借鉴的经验和教训,为所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用的吗?毋庸置疑,四九年前的民国时期和中华民国的百年史,它绝不是中华民族的负资产,恰恰相反,它是中华民族在血泪中前行的宝贵财富和精神资产.遮罩、歪曲和抹黑这段历史,都是不合乎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所提倡的天道,也不是合乎公义的光明磊落的行为,实乃是囿于短视与狭隘的一党一己之私。

写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