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川普病毒VS.习近平病毒

Share on Google+

武汉肺炎爆发,间接挑起美中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对决。(资料照,翻摄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嫁祸美国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刚刚销声匿迹,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在推特上又火上浇油,三月二十三日发推文批评“美国依靠谎言和种族主义,而不是靠科学与有效措施来遏制病毒(COVID19)”,还用“川普大流行病”(#Trumpandémie)注记。

“法广之声”报导,中国使馆的这篇推文,引述中国官媒环球电视网(CGTN)法文报导〈美国应对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的3个问题〉,该文质问美方,去年9月造成2万多人死亡的流感中,包含多少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为什么全美最大生化武器研究中心被突然关闭?为什么有美国高级官员在股市下跌前就出售股票,还向美国民众保证武汉肺炎病毒在美国是可以控制的?这则推文更以法文写道“这是白宫的丑陋策略,以转移对‘川普大流行病’(Trumpandemia)的批评”。

尽管欧洲人不喜欢美国、尤其不喜欢川普,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愿意全盘接受中国的说法。欧洲议会议员本森(Sophia Bengtsson)立刻回应说“中国驻法大使馆进行了非常无耻的宣传”,其用词如此直截了当,毫无欧洲人的含蓄优雅,而中国只配得到这样的评价。

中国发动攻击 美国也不逆来顺受

川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回答为什么称“中国病毒”:“中共国散布虚假信息,说病毒是美国军人传播的,与其争来争去,我不得不在名称里指明病毒出处,这并不是污蔑中国人,而中共说病毒是美国军人放的,恰恰是污蔑!”川普继而强调,这个称呼并非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他肯定和赞赏才干“不可思议”的美国亚裔(包括华裔)族群对美国的贡献,并呼吁各个族裔的美国人团结起来战胜疫情。

另一方面,美国不能对极权中国的种种恶行逆来顺受。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是中国对美国和世界发动了一场生物战和超限战,加害者居然不允许受害者使用“中国病毒”这个名词,难道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世界都是中国的殖民地吗?

就在中国驻法使馆发动污蔑性的攻击的同一天,川普在推特上转发了安德鲁·C·麦卡锡三世的一段评论。安德鲁·C·麦卡锡三世是《国家评论》杂志的专栏作家,曾担任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助理。他在推特上说,既然中国共产党到今天还坚持说六四屠杀只死了一两百人,如此明目张胆地说谎,为何世界还要相信他们提供的新冠病毒的死亡数据?川普转发这段评论,想必是认同这个说法。川普是个意志强悍的美国领导人,当他转发这段评论的时候,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大概还没有转告他中国驻法使馆的恶毒攻击,当他得知此一消息之后,一定还会有更强烈的反制手段,让躲在幕后的习近平瑟瑟发抖的反击。

面对中共的恶言攻击,美国总统川普在twitter上大力反击。(资料照,美联社)

中共宣传机器启动 许多中国民众亦有警觉

中国的疫情稍稍缓和,中共当局就全力开动宣传机器(当然,它从来没有偃旗息鼓过),精心打造由习近平为核心的共产党领导下的疫情防控保卫战的“凯旋叙事”,同时也将罪魁祸首引向国外。法国使馆的“战狼”正是这一宣传战略下的产物。然而,虽然有不少中国人乖乖接受其洗脑,也有更多中国人从深度麻醉状态中觉醒过来。一位中国网民用简洁的语言提供了另一种叙事:“世间本无‘战’,硬要拖延隐瞒成‘战’,再去打保卫战。——庶民的死,如蝼蚁。”

另一位网民则以不点名的方式对掌控中国、祸害中国的“那个人”即习近平提出严厉的谴责和控诉:“武汉人是受害者,湖北人是受害者,中国人是受害者,现在全世界人都是受害者……真正的加害者只有一个:就是我们一直饱受其害的那一个。因为太阳底下没有新事,今天的灾难早已写在过去的历史里。”

许多中国网友在网络上匿名对中共提出“危害人民”的控诉。(资料照,新华社)

台湾诗人鸿鸿在脸书上指出:“最歧视中国人的,是中共。在中共为武汉医生平反、向武汉受难者道歉前,我会继续使用武汉肺炎这个名称,就像我们继续称六四为天安门屠杀一样。”不过,武汉肺炎或许将很快迎来一个升级版的名称:习近平病毒。

来源:风传媒

阅读次数:5,298
Pin It

关于 “余杰:川普病毒VS.习近平病毒”的一条评论:

  1.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可以由川普信口雌黄,又何惧中使馆的川普流行病说法?大国,尤其是超级大国,无论怎么做都一样有左中右三种不同说法,又何惧说法呢?美国如此,中国也是如此。最让我恶心是原是公知的人,却沦落到为反对而反对的立场,谈何自由民主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