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六四”民主中国难以逾越的门槛(上)

Share on Google+

——2020年纪念六四31周年全球网络会议侧记

这次“六四”的纪念会议在网上举行,邀请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参加,主持人是廖天琪和李恒青。图/田牧提供

“六四”,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是伤痕?是苦痛?是符号?是沧桑?是历史?每个人的解读与认知是不相同的,但有一点是共同,是难以淡忘的灾难,是难以抚平的创伤,渗透著民族的血腥和冤魂,是永远的记忆!是永远的丰碑!

又是一个“六四”。主持人是廖天琪和李恒青,开场白时他们说道:受到疫情影响,这次“六四”的纪念会议在网上举行,邀请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参加。31年前北京百万学生与市民上街,争取自由民主的和平运动,被中共政府血腥镇压,造成成百上千人的死亡,至今罪魁祸首的共产党依然掌权,并且拒不公布当年真相,封锁压制人民纪念这个日子。年年逢“六四”,岁岁祭英烈。特别是香港的民众,每年维园64的烛光晚会,总有数万人参加,声势浩大,场面感人。去年参加人数高达18万。今年,港府藉新冠病毒之由,将“限聚令”延长至6月4日,同时明令禁止港支联举办这场公共集会。

主持人指出:今年情况特殊,一月份武汉爆发冠状病毒席卷全世界,造成几百万人感染,逾30万人死亡的惨局,世界经济受到重创,中美之间的关系走入峡谷,世界各国对中国的责难之声,不绝于耳。中国本身除了经济下滑,人心浮动,习政权也受各方质疑。新近召开的两会中,人大抛出了所谓的香港版“国安法”,意欲遏制东方之珠的言论和新闻自由,打压异议。这些议题都是今天会议的重点,请各位尽情发挥。

库纳牧师。图/田牧提供

库纳牧师为六四亡灵祈祷

会议开始时由德国莱坎姆普市汤玛士教堂的罗兰德•库纳(Roland Kühne)牧师进行为六四亡灵的祈祷,并大声呼吁世界关注当下因疫情被失踪的方斌、李泽华、陈秋实以及秋雨教会被判刑九年的王怡牧师的命运。他说:“我是基督徒,跟所有的基督教、回教徒、犹太人、哲学家、国际大赦、维吾尔人、西藏人、香港人和台湾人都站在一起。我们要求释放上述囚犯,追求一个民主、人权的中国!我们拒绝被分化。”库纳牧师引述刘晓波的话:“人权不是政府所赐,是人与生俱来拥有的,保障它,是每个政府最重要的职责。”

王丹。图/田牧提供

王丹:六四是号角是动员令

纪念活动的主题演讲人王丹说:一、中国的历史绝不能被阉割,中共当局千方百计遮蔽中共丑陋的历史,竭力淡化、回避,试图抹去人们心灵中的这团六四梦魇。特别是对中国年轻人,八〇后,九〇后,〇〇后等教育,选择性的封闭历史,诸如“三反五反”、“五七反右”、“文革”、“六四”等历史事件。二、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习近平政权大踏步的倒退,退到了毛泽东的独裁时代,退到了“文革”极左时代,对内专制极权奴役百姓,对外不断国际扩张,使得西方民主阵营难以忍受,逐步在觉醒,后疫情时代,中国将更孤独孤立,海内外华裔必须分清真弊,洞察形势。三、不能忘却六四,明确六四到底是什么?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号角和动员令,所有遭受中共威胁与迫害的民族和人民,我们都要团结,聚合各种力量,集思广益,共同来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谢志伟。图/田牧提供

谢志伟:台湾人民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演讲道:三十年,一世代,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纪念,是“纪录暴政史实,念念不忘反共”的“纪念”,是“牢牢记着平反,念念不忘反共”的“记念”,是“焚香遥祭冤魂,念念不忘反共”的“祭念”,是“寄情自由民主,念念不忘反共”的“寄念”,更是“前仆后继无悔,念念不忘反共”的“继念”。

三十一年前,台湾刚挣脱戒严两年,香港尚不在北京魔掌之中,当时自由世界似乎展现了惩罚残暴的中共政权的同仇敌忾之气势。三十一年后的今天,面对中国霸权崛起,自由世界的道德标准受到强力的挑战,绥靖主义复生,妥协心态盛行。一转眼,香港已是中共的禁脔或俎上鱼肉,更面对所谓港版国安法的厄运。而继藏人之后,大规模地关禁、迫害维吾尔族之举,顶多也仅引起自由世界的谴责而已,连厉声挞伐都说不上。三十一年前犯下天安门大屠杀恶行的中共政权至今变本加厉地在国内外全横行无阻,这样的发展既让人愤怒难忍,更让人忧心不已。

所幸,另一方面,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的意志虽然一再受到中共政权无情地打压,但是海内外却有越来越多的支持声音集结起来。这点,令人感到稍许欣慰。于是,中国的民运维权和官方的暴力维稳形成了当代中国史一页关键的篇章。而我从台湾人追求并捍卫自由民主,乃至独立国家人格的角度来看,我们唯有和所有受中共政权迫害及威胁的人们坚持,无所忌惮地紧密站在一起,和西方自由世界的道德力量连成一线,才有可能拦阻中共政权这个怪兽。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中国政权表面看来如日中天,但祸福相依,经此病毒一役,世局重新洗牌的可能性与日俱增,我等坚定反共之人,须得集思广益,思索出一条能遏制中共政权之路。这是任何一个坚持自由民主价值的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胡平。图/田牧提供

胡平:“清场”与“镇压”不能混为一谈

法国有“黄背心”运动,这些天美国的“佛洛伊德之死”引起的风波,引起了华人媒体错误议论,认为中共“六四”镇压,香港“反送中”镇压,与民主国家的驱散清场是一回事。中国民主运动著名理论家胡平娓娓道来,指出这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且不能混淆视听。

胡平说道:看到巴黎的“黄背心”运动,美国近些天的骚乱,军警出动清场驱散,社会上出现误解,有人说,中共镇压六四,说中共坏,美国也是一样,民主国家还不是一样的镇压?其实完全不同:

1、程序与目的不同。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结社示威自由、新闻自由、民主程序、政党轮替,人民对政府不满意,可以通过选票赶下台。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不能反对政府,否则被送入监狱。

2、动机与效果不同。民主国家的军警,只是针对损害他人财物、伤害他人生命的行为,只是针对现场采取清场行动,对和平理性的集会不会采取镇压手段。六四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中共说出动坦克等重型武器,这就不是清场,而是屠杀了。中共不仅是现场,包括农村、沿海等四处逮捕,镇压是遍布全中国。

搞不清楚这些道理,认识不了这个区别,这就是中国人的悲哀了。

甄燊港、蔡咏梅:“八九民运”与香港的“反送中”运动

香港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说道:三十一年前的“六四”惨剧,对于已经走在现代化的香港市民来说,是一个善良愿望的幻灭。我们真正看到一个独裁的政权,如何在世人的见证下,公然不惜用残暴的手段拒绝文明。而三十一年后的今天,同一个政权要用同一种手段来对付香港,要让香港和中国大陆同时搭上历史的倒车,回到独裁。今天,香港人面临着一个无法逃避的选择,就是:不反抗,就认命。答案是明摆着的,谁也不会拒绝走抗争之路!

前香港《开放》杂志主编蔡咏梅说道:这就让世人看清与认知了“八九民运”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关系和命运。

1、香港人的社会运动均是价值观的抗议行动。香港人具有强烈的“公民意识”,即:公民个人对该地域的政治、经济、法律等方面的心理认同与维护。1997年后,香港回归中国,香港人的社会集会示威等运动,从来就是信奉与追求普世价值,每年六四的维园祭奠活动,占中运动是为了推行普选制度,真正落实港人治港方针。

2、“返送中”运动,自2019年6月直到12月,是规模最大,持续最长,从开始的“反送中条例”,到后来的五大诉求,即:香港市民的护法运动。香港被抓8千多人,41%是学生,80%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可以说,它是继承了“八九民运”的精神,是“八九民运”的延续。

3、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没有领袖、没有组织,一是坚持了“公民意识”,真正做到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扬其长,各司其职;二是让港人明白了,若要维护个人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必须积极参与和维护社会的政治与法制。它已成为世界公民运动的标杆与旗帜,此后的美国、法国、英国、西班牙、阿根廷等国的公民运动,纷纷打出了“香港模式”的旗号,成为国际公民运动可圈可点的大话题。

长平。图/田牧提供

长平:“六四”尚未成功,全球仍须努力

德国时事评论作家长平指出:历史上捷克、匈牙利、东德等东欧国家,都曾经历过反抗运动,但是都遭遇了一次次失败,中国的“六四”也同样,“六四”尚未成功,全球仍须努力,这就需要我们这代人的继续努力,不达目的,决不收兵!

独立作家姜福祯指出:中国民运应该觉醒了,要从改良走向革命,要从反共走向灭共的集结。他指出:中国民运从七九民主墙算起,中国民运四十年的主流语境是改良。八九年之前是拥共改良,“六四”之后中共完全关上政改大门,政治改良成为反共改良,各种颜色革命发生后,在中共不断加强的高压下,海内外民运的内容有公民运动、公开组党运动、体制内外各种上书行动和良性互动以及其他一些促进变革的行动。虽然,海外民运山头林立,作用不大。虽然民主革命的尝试并没有实际发生,虽然我们同样没有改良的实际力量,但海外民运主要是一种道义力量。一直弘扬普世价值观,鼓舞国内外有民主追求的人们。

疫情突然袭击了美国,让川普下决心走出与狼共舞的贸易陷井,开启了“去中国化”的新战略。我以为海外民运也应审时度时,将溶共、反共的改良路线,调整到“灭共”的实际革命或颜色革命的路线上。彻底告别改良的路径依赖。

“灭共”的说法其实有两个维度:从美国方面讲,灭共还是容共是一种实际行动,这种实际行动即将开始。从海外民运角度讲“灭共”是“反共”的2.0版,是我们需要奋斗的目标。虽然我们没有灭共革命的实际力量,但我们必须要有思想准备和干部组织准备,并以积极的姿态寻求突破,而不是坐等变天。

王军涛:我们的努力就是行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表示:我们的努力就是行动!从“六四”到今天,也已经31年了,中国人一直在探索与寻找真理,但是我们不能老停留在理论探讨的过程中,收集社会各阶层的声音,甚至包括边缘声音,少数声音,当我们丰富与建立了自己的理论体系,确立了民主政体的目标,就应该行动,只有行动才能开创新的局面,只有行动才能接近目标,没有行动,不会进步,永远的原地打转,开创与建立中国的民主事业就是一句空话。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4,0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