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当今共产党遮捂史实,倚用政治恐惧强行“淡化”巨罪滔天的毛时代。(汤森路透)

真相、时间,中共最大敌人。当今习共遮捂史实,倚用政治恐惧强行“淡化”巨罪滔天的毛时代,甚至对邓江胡时代承认的罪恶文革都修改成“艰难探索”(2018年版初中历史教科书),还以为历史是让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当然,权力不可能改变史实。“在齐太史简”,春秋齐太史三弟兄前赴后继直书“崔杼弑其君”(两兄长被杀),十室之内必有忠信,何况今有许章润、任志强、蔡霞、鲁杨……

赤潮祸华、中共祸国。马列赤说,实践证谬。共产主义登陆“此岸”,魔形毕现,处处荒悖,寸步难行。但对迷坠马列主义的赤徒来说,因自动摒拒其他资讯,自闭目听,终身难醒。知难行易,人最难卸下自缚绑绳。

如今,赤潮虽无勃兴之初的劲力,但对大陆广大赤徒来说,识穿马列肉身,认清共产之谬,仍是一项意识形态“大工程”。尤其绝大多数老年赤徒,囿于资讯、识力,只能挟马列以飞仙、抱共产而长终,仅少数老年赤徒有所醒悟,走出“两头真”人生轨迹。

对大陆赤徒来说,“觉悟”须迈五大台阶,越往高自然难度越大,一般停于第一第二台阶。

第一台阶——告别赤政

1949年后,血腥土改、残酷镇反、三反五反、恐怖肃反、三大改造、反右惊雷、三年饥荒、十年文革、“六四”坦克……再狂热的赤徒也会感觉不对劲,现实毕竟是最有说服力的教科书。

所谓“激情燃烧的岁月”(1950年代初期),中共自炫语,实则谤议四腾,神州煮沸。反右运动,还不就是专门打压强烈异声?“反党反社会主义”,还不就是反对暴虐赤政?如今,除极少数毛派与无知“小粉红”,大陆九千万中共党员不可能不“告别”赤朝之初暴政,但用一专词——极左,意在“左”还是正确的,“极左”才应否定。

第二台阶——告别毛氏

“毛时代”由一场场政治运动构成,每一场运动都是一场赤难,当今中南海都难为情,列入“七不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毛泽东丑行太多,即便在中共党内,林彪事件后亦无任何政治资本,因此1976年一伸腿便被“告别”。中共今虽纪念堂供尸,无非“政权来源”——历史合法性,并非真心崇敬。毛魂早丧,毛尸借用耳!“万恶的资本主义”早已复辟,太子党一个个“先富起来”,家产一亿美元以下就算“怎么还没富起来”?毛泽东生前如知,会同意如此的“红色江山”么?

告别老毛,“三八式”、“解放牌”都难度不大,更不用说“知青一代”以降的“八0后”、“九0后”。

李洪林(1925~2016),1946年加入中共的“解放牌”,胡耀邦时代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他对共产主义的热情仅保持至1959年春天,庐山会议前就思想倒戈了。 注更多

第三台阶——告别中共

到达这一台阶有一定难度,丝丝缕缕,剪不断理还乱,牵绊更多,不仅得有一定文化能力,还得战胜持守大半生的赤色感情。告别中共,等于告别中国共运呵!否定1949年的“天翻地覆”呵!锺山风雨得再起苍黄呵!等于承认自己谬托一身,看错汉子嫁错郎……当然,也涉及切身利益,一个个科处厅省,“师长旅长的干干”,丰厚退休金、高干医疗待遇,理性上想告别,也还得顾忌现实,没一点牵绊不现实。

(汤森路透)

但有一定文化能力者,觉悟会早一些。燕京生李慎之(1923~2003),1946年赴延安,1948年入共,1957年被毛钦定“右派”:

打成右派后,一直到1958年大跃进失败以后,我觉得不必在心里做假戏了。你共产党就算对我有恩,从今以后我跟你一刀两断了!跟你毛主席也一刀两断了。从那以后,我一直是以批判的眼光看中国共产党。 注更多

第四台阶——告别列宁

告别列宁,须意识到必须告别红色暴力。同时,告别列宁的潜意识是不愿一并告别马克思,还想保留马克思主义牌位,将共运赤难归责十月革命,列宁的红色暴力领歪了共运方向,破坏了“无产阶级民主”(好像无产阶级专政之下还会有什么民主)。1990年代以后,中共理论界悄然“淡化”列宁主义,自褪“列宁主义”,退守最后关隘——马克思主义。因中宣部故意淡化理论问题,当今中共党员大多并不知道此间“弯弯绕”。

第五台阶——告别马克思

马克思主义以公有制、计划经济为内核,以剩余价值论证资本主义的“罪恶”,以阶级斗争为夺权途径。历经百年沧桑,马克思主义所有“精髓”皆被证伪,且为全球赤难滥觞。但要狂热赤徒认识到投身的是一场原点即误的灾潮,确实太残酷,实类与虎谋皮。但历史的残酷还真就在这儿,只能结果检验动机,结论决定性质,眼泪、“初心”无法改变史实。

告别马克思,对绝大多数中共党徒难度很大。“两头真”代表人物“三李”——李慎之、李锐、李普,亦未达到这一台阶。但他们已至第四台阶,相当相当不易了。

除恶务尽,除毒去根,追溯赤源必须至这一层。对赤说不能辨邪于源,也就不可能真正认清普世价值之正。

结语

从历史宏观角度,国际共运乃人类历史进程中一次试错,但代价实在太大(至少一亿人殉难、逾20亿人非正常生存),大陆14亿同胞至今尚无言论自由,还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

最实质的历史前进当然体现于认识能力的提升,前辈行迹当然得接受后人翻拣勘验,岂能成为箍囿后人铁栅,14亿国人为什么要对肇祸赤说保持“初心”?

时间滤伪,岁月留真。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等赤货,还能去哪儿?除了历史垃圾箱。相形之下,台湾的优越性也就出来了——摒拒赤潮,走向自由。

来源:上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