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的12月7日,当时的西德总理布兰德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默哀。图/撷自planet-wissen.de

二十世纪是人类史上十分悲惨的一百年,两次世界大战,世界两度被极权主义的思想占领—— 法西斯和共产主义,而后者又让两个大国,俄罗斯和中国接受马列意识形态洗礼,至今尚未步出其阴霾。欧洲一先一后遭到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的荼毒,所幸,在相对来说较短的时间内,摆脱了梦魇,先是1933〜1945之间,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楼塌了,纳粹法西斯主义彻底垮台消灭;之后1945〜1989,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国家成为苏联卫星国,随着柏林墙的坍塌,亦纷纷解体,和平过渡转型为民主体制。接着,连老大哥苏联本身也都分崩离析,大家争先脱离国联体。如今世上还剩下一个共产主义的百年老店中国和几个小国。

华沙条约确定了德国波兰的边界

当然,柏林墙虽是一夜之间(1961)砌造的,却不是一夜间(1989)松垮的,它的墙角下有两百多亡魂,都是在那28年之间,逃亡不遂,命丧命黄泉的。“挖墙脚”的工程其实早就开始了,而且以各种各样隐形显形的方式开展,本文要谈其中一个关键的故事,一个看似平淡,无血无泪的场景,却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历史性作用。这个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在五十年前的12月7日。当时联邦德国(西德)的总理威利·布兰德(Willy Brandt1913〜1992)到波兰访问,目的是为了跟波兰签订华沙条约(Warschauer Vertrag)。在此条约中,德国和波兰之间的领土界线,被确定在奥得河-尼斯河(Oder-Neisse-Linie),即此河以东的领土,全部归属于波兰。两德于1990年统一之后,再一次确定了这个条约,即将十九、二十世纪二战前,属于德国前东部领土(Ostgebiete des Deutschen Reiches占原国土的1/4)都让给波兰,成为永久的定局。

总理突然下跪震惊世界

签订这样的条约是大事,但是真正引起世界瞩目的是另一个场景。这次访问中布兰德来到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他在敬献花圈的那一刻,突然下跪,在被纳粹德国杀害的死难者的石碑前,默哀了半分钟。时间停摆了,波、德双方陪同的政治家,在场的摄影记者都被这意想不到的举动惊呆了,消息和图片传来,震惊了整个世界。作为战后崛起的经济强国,德国总理到政治经济都弱小的邻国波兰去,不仅签约割让土地、赔款,还下跪,这在历史上还真是没有先例的。据一位陪同的德国官员后来接受采访时,说他曾问过布兰德,这是事先就想好的,还是临时起意之举,布兰德说:“我当时突然感到,仅仅献上一个花圈是绝对不够的。”

华沙一跪,为布兰德赢得了世界的掌声和次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也从此开启了东西方对垒阵营之间的理性和谈的“东进政策”(Ostpolitik)。

华沙有一个 “ 威利·布兰德广场”, 那里有一个纪念布兰德的铜雕。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下跪表示真诚的认罪忏悔

当时西德国民怎么看自己国家元首下跪之举呢?据《镜报周刊》(Spiegel)的调查,48%的人认为太过于屈尊了,41%的人认为很恰当,11%的人没意见。华沙当年1944年 8月 至10月的起义抵抗纳粹,的确是凄惨悲壮无比, 造成近20万华沙人丧命,起义军伤亡约4万,德军伤亡2.5万,全城85%被夷为平地。笔者数次访问华沙,今日华沙城中心那些古朴典雅的皇宫、教堂、楼房,都是波兰人战后一砖一瓦重新按照旧日的模型重建的。回顾历史,眼前浮现当年的惨剧,能够领会布兰德的忏悔赎罪心情,他的下跪并不屈辱,反而体现了一种原初的人性和良知,这是基督教精神里面的真谛,真诚的认罪忏悔,是可以被原谅,被接受的。相信“华沙之跪”化解了许多波兰人对德国仇恨的心结,也触动加强了东西阵营政治家相互和解的愿望。

染血的土地之争

看看我们今日世界中所弥漫的怨气仇恨,跟邻国为了领土之争,不论是以色列

占领的叙利亚所属的戈兰高地、俄国霸占克里米亚、印度巴基斯坦之间、印度中国之间、印度尼泊尔之间、日本和俄国之间,还有如今战事激烈的亚美尼亚和亚塞拜疆之间的武装冲突,都是为了争夺土地和资源。想想,要是二战后,德国不愿意将原来东部的领土让给波兰,那么今天欧洲的局势就不是这样了,也许早就又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了那块土地丧失性命,家破人亡。德国战后的认罪、反思、赔偿、忏悔是真诚而实在的,如今它成为一个坚定的民主国家,富裕安定,惠及诸邻,没有德国人会为夺回“祖国”的“神圣疆域”去呐喊奋斗,他们承认纳粹的罪孽,愿意承担后果。这样的选择不是很智慧吗?

何时会有“南京一跪”?

回顾上世纪历史,想来日本不仅欠我们“南京一跪”,日本政府或天皇也更应当向中日战争中牺牲的数千万中国人下跪,缺乏真心诚意的道歉,中日双方的心结永远打不开,后患可谓无穷。两国之间一有什么矛盾和争议,仇恨情绪立刻翻腾而来,淹没理智。受尽被欺凌强占之苦的中国,现在“崛起”了,它霸凌西藏、新疆、蒙古、觊觎台湾,说这些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华夏疆土,这种陈旧的政治思想,只能祸害人类,用人民的性命去血染疆域,不是国家之福,人民之福。 如果汉族中国人能够换位思考,想想少数民族的心中感受,他们希望能做自己故乡土地的主人,只不过要求真正的自治,并非要独立出去,另起炉灶,这样的权利都不能给他们,如何能服人心。理性、和平、宽容是化解纷争、矛盾和仇恨最佳的,也是唯一的手段。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