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我是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国际笔会荣辞休副会长。

十年前,散文家、诗人、活动家、笔会成员刘晓波成为首位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公民。刘先生设想并致力于中国走向和平民主的道路。他从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运动开始,在随后数十年言说和书写,并聚集民众及理念,以支持一个重视和保护个人自由的中国。

2008年,他和其他人起草了《 零八宪章》,阐明这一民主愿景。他们从支持这一愿景的中国公民那里汇集了成百上千人签名。 《零八宪章》并未呼吁推翻政府,而是要转变政府相对于公民的方式,转型为包括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民主社会。
刘晓波因其理念、言行和领导能力而被称为中国的曼德拉或哈维尔。像哈维尔一样,刘晓波也致力于以非暴力行动来实现变革,他是一位受鼓舞的作家。

我首先通过笔会遭遇刘晓波。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后,笔会致力于代表在抗议活动中被捕的作家,包括刘晓波。刘晓波还曾劝说学生离开广场,以免士兵和坦克席卷攻入广场可能杀死他们。在天安门广场抗议时,我担任美国西部笔会会会长。几年后,当刘晓波再次因写作而被监禁时,我是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

刘晓波随后成为独立中文笔会(ICPC)的创始人之一和第二任会长,该笔会成员居住在中国境内和海外。他发挥作用建立起这个平台,这些作家们可以借此平台,交流和分享有关这样一个社会的理念,在那里言论自由和民主进程得以存在。

在刘晓波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期间,我曾担任国际笔会秘书长。然而,他没获准离开中国大陆前往独立中文笔会举行会议的香港,而直到他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被捕后的2010年,我才去中国大陆,因此我们从未亲身见面,尽管数十年来我一直与他的许多同事共同工作。

刘晓波是中国政府最害怕的作家,因此而被捕。由于其理念、写作并参与起草和传播《 零八宪章》,刘晓波被指控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国家敌人”。他被判处了十一年徒刑。他是当时在监狱中而未被允许参加颁奖典礼的唯一诺贝尔奖得主,只有一把空椅子代表他。他的妻子刘霞也被禁止出席。刘晓波于2017年7月13日去世。

他去世后,全世界了解他的作家开始书写他及其作品,书写中国以及自由主义和民主理想之路。今年出版了《刘晓波之旅程:从黑马到诺奖得主》(英文版),包含75篇以上的文章,可能是来自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的最大笔墨聚会,既是对刘晓波的回忆致敬,也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研究。

中国民主运动和刘晓波的遗产,仍然激励着中国内外的人们,从大陆到新疆,到西藏,再到香港,再到争取政治改革和结束专制统治的邻国。

有人说,由于近十年来的中国崛起,刘晓波的遗产被削减为零。然而,更长的历史证明,同样的说法也曾针对过那些在东欧和南非争取自由社会的远见者和烈士们。
社会向前发展,并通过理念、领导者及最终通过其公民而改变。刘晓波并不渴望个人权力,但是当权者却开始害怕他,正因为他知道如何将理念付诸行动。

当作家、律师、学者或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地被关进监狱并从话语中带走时,当权者试图维持其控制。这就是为什么重要的不仅是着眼于政权的垄断和政府问题,而且要保护那些向当权者追责的个人。

刘晓波声言:“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

我要朗读他的《我的最后陈述》,是他写给判决他的法官的:“……现在又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坚守着……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刘晓波去世后,一位与他认识并合作了数十年的同道被问到,如果刘晓波知道自己的结局,他是否认为晓波会改变自己的陈述。他的朋友说“不会”,因为“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最后陈述和观点,正是刘晓波其人的核心。

现在,刘晓波的挚爱妻子,自己也是诗人的刘霞,将朗诵他写给她的一首诗:《梵高与你——给小霞》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