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大报《东亚日报》十三日报导,南韩总统卢武铉十一日告诉美国总统布希,“中国是历史上侵略韩国数百次的国家,我们岂能忘却如此刻骨般的往事?我因此每每向国防部长提醒这件事。”布希的回应据在场人士说,也很直截了当:“原来如此,这也难怪!”卢武铉有关南韩与中国历史关系的警语,与今年初把首都中译由汉城正名为首尔、一年半前抗议中国歪曲高句丽历史一样,一方面反映南韩对于中国非和平崛起的戒心,更凸显南韩追求主体历史文化的决心。相较于邻邦的表现,令人不能不套用流行于国人之间的老话:南韩能,台湾也可以吗?

从许多方面看来,台湾在追求并建立主体历史文化之路,荆棘满布。

以一个半月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返乡之旅为例,其在北京大学的演讲,把北大与台湾大学相提并论,宣称两校自由思想,一脉相传,而且系出同源。且不论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所说的,北大是共产中国培养高级奴才的翰林院,台大虽有傅斯年等来自北大学者的戮力办学,惟在傅校长之前,一九二八年成立的台北帝国大学,在日本时代即已发展成有五个学部(院)的一流大学,而且曾经采取不受政治干预的讲座制,被视为后来台大自由学风的缘起。然而,今天台大校方网站上的校史,所记载的尽是战后改制为台大以降的大事,战前台北帝大的创校及发展,仅是聊备一格地一笔带过。曾经任职台大的连战,对台大校史选择性地理解,加上做客北大的吹捧东道主,乃做出把台大与北大相提并论的不伦之说。

被阉割历史的,不只台大。以今年春天出版的我国官方《广播年鉴》为例,其中重要篇章,明明标题为“台湾广播发展历程”,所记载的却完全是中国上海、天津等地广播电台成立及播迁来台湾的经过;一九二八年以降,台湾放送协会辖下运作于台北、板桥、台中、嘉义、台南及花莲等地放送局的发展,已经形成服务全岛的广播网,反而只字不提。如果只透过《广播年鉴》了解台湾广播史,年轻人会以为台湾广播事业在日本时代“开天窗”,亦无以得知台湾放送协会的财产,当年如何从日产移转而尽成国民党党产的“奥妙”。

第一学府及官方出版年鉴的历史交代不清不楚,只是信手拈来的近例;类似的校史被湮没、产业史被移花接木,乃至于历史重大事件被扭曲,不胜枚举,都是台湾经历长期外来统治,至今尚未能釐清真实历史的可悲结果。本来,这块美丽岛屿所有人们,不论先来后到,认识自己的历史,了解这块土地的地理,形成丰富多元的文化价值观,进而凝聚集体的认同,构成以斯土斯民为主的生命共同体,是正常国家社会的必然发展。台湾由于经历不同的殖民经验,这种建构生命共同体的过程却屡遭外来政权干扰,台湾人认识自己、认同斯土斯民的主体基本形成至今尚难竟其功。外来政权的用意极其明显:历史的湮灭、扭曲或移花接木,足以令被统治者失去集体记忆,最方便统治;从地理、文化及价值观美化统治者的母国,轻贱台湾本土,正可合理化外来统治,为外来政权树立权威。

外来政权在台湾都是少数统治,实施这种去台湾化的历史文化压迫,必先经由武力威慑,继之以白色恐怖之类的威权统治。这种去台湾化的工作,终战之后国民党外来政权做得较诸日本殖民统治尤有过之。日本人在台湾,毕竟是异族统治,日本接受并实施西方现代民主法治程度亦远甚于中国,其去台湾化的手段乃相对较为柔软。相形之下。所谓“同文同种”的国民党外来统治,二二八事件显示其对“台湾同胞”武力威慑绝不手软,接踵而至的历史文化压迫亦假“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进行全盘袭夺,去台湾化更为粗暴而彻底。于是,六十年前着手的中国式去台湾化政策,扭曲历史、禁绝母语、轻贱本土,导致许多台湾人至今不知道“我是谁”,没有能力或竟不屑使用妈妈的话,也不了解台湾的历史、地理及社会人文,对于周遭斯土斯民认知及认同因之混淆,台湾价值及主体意识竟在台湾被边缘化。

所幸历史总是站在正确的一边,台湾在民主化过程,尊重多元、人性及自由蔚为潮流,去台湾化的诸多恶行不得人心,台湾寻求自我的趋势于各地文史工作者及社区营造者等有识之士努力扎根之后,逐渐受到重视。找回昔日威权时代所埋没或扭曲的历史,是台湾寻求自我的必要作为之一。特别是在上一世纪,台湾从殖民统治到自主自足,其前五十年分别从事普及基础教育、社会生活文化改造等软体建设,加上铁公路水电及农工产业等硬体建设,奠定现代经济社会的雏形。这段日治时代的历史,近年随着许多国民小学及糖厂的百年庆,加上嘉南大圳、高屏溪铁桥等故事受到欢迎,乃至于农民运动、慰安妇等贫苦大众的苦难广为人们所知,台湾主体历史文化的建构终有逐渐完整的可能。

建构完整的主体历史文化,需要从了解居住社区的人文历史演变开始,有如历史学者杜正胜十年前所倡议,由近及远,以台湾做中心,从乡土历史着手,逐渐往外推展,终至认识世界。这种认识历史的安排,尽管符合人性且契合实际,却不免引发长期去台湾化者的心虚、恐慌及过度反应,最近有关高中历史等课程暂行纲要的疑惧,即为其例。活跃于教育及国会的党国体制残余势力,仍坚持以中国史为主体的历史教育。然而,中国文化只是台湾文化的一部分,既非全部,也不能排挤或湮没其他台湾文化要素。以往历史教育只有中国,边缘化台湾,正是造成今天国家认同危机的根源。台湾需要的,是把包括战后、日治、清朝、明郑、荷兰历史文化真实釐清,进一步强调一千年来台湾大部分时间其实是原住民安身立命处所的史实。

从南韩经验看来,一旦建构这种主体历史文化,其国人足以展现自信,本土文化艺术产业勃兴,具有韩国特色的影音产品行销各国,文化外销甚且带动观光产业。台湾原有丰富的人文地理特色,民主化之后又释出充沛多元社会力,尽管内有党国体制残余势力犹负嵎顽抗,外有强邻为其帮腔,在建构主体历史文化之路,台湾人以南韩为例,没有悲观的理由。

(作者卢世祥,资深新闻从业员)

自由时报2005.06.1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