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说,崇拜龙。等龙不期而至,叶公逃之夭夭。

北京有媒体说,“有新闻的地方就有我们”,“第一时间、第一现场”,“新闻是有分量的”(北京青年报)。当几天前发生在福建“龙王”肆虐人间,“是天灾还是人祸”还未彻底查清真相之前,如此重大的群死群伤,以及众多无辜者的无家可归和财产受损,难道不正是媒体承担社会责任的好时机吗?可事实上,媒体不敢大声哼一声,真是“有新闻的地方没有我们”,新闻界都在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眼下,北京正在召开的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不知道有多少读者关心其细节、过程,甚至动态的消息,关心国家的命运,可是记者们无法站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没有新闻自由就不要瞎标榜,因为你时刻再打自己的耳光,索性不如与“超级女声”粘在一起,有声有色,“想唱就唱,唱得漂亮”,娱乐大众生活,兼顾愚弄大众,财源滚滚,其乐无穷。

再看南方媒体,同样是叶公好龙的姿态,什么“与加入WTO后的中国一起成长:新闻创造价值”(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与高声标榜“人血馒头”好吃有什么区别?今日中国的成长是穷人太多,富人太富,这家媒体在关注什么呢?就是新闻纸创造的“价值”,比如为多少富人的脸添彩,换回一点点“红包”,创造自己的价值,自己早一天成为富人。

有多少无助的人,在受到强权欺凌的时候,希望媒体伸出援助之手,可被很多人无情地拒绝了,他们说什么“就是我自己碰上这样的事情也无可奈何”。可事实上,努力与不努力,干预与不干预,结果是不一样的。当一个警察正在行凶打人的时候,我们作为旁观者可以起到一定的监督和警告作为,如果记者们和报社决策人都认为不要碰这样的麻烦,是“警戒的红线”,那么行凶者将更加嚣张,对社会危害更的。还有,我们社会上的那么多穷人,媒体都视而不见,偏去评选什么最令人尊重的企业家,评选金牌企业,搞什么什么大奖。这些都是投其所好,眼睛主动盯着人家口袋里的钱,让这些企业家花钱买名。有个段子说,某个企业家说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把市长叫来,如唤狗一样。大家不信,老板遂表演,没想到原本日理万机的市长点头哈腰地进来,大家偷偷发笑。如果我们把市长换成记者,不但比市长跑得还快,而且还会亲切地舔老板的屁股。某电视台不是有这样的“真经”嘛:我是党的一条狗,蹲在党的大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就咬几口。

不光国内的“狗”,就是国外的“狗”也是同样的龌龊,杨致远的雅虎不是因为把师涛的资料出卖给湖南的公检法,自由作家师涛由此获刑10年吗?可见,这些“狗”改不了吃屎(也可以说是铜臭),良心大大的坏。穷人太多,富人太富,是当今中共看到并承认、却无奈的事实。在我们的身边,也不难看到,有的人吃不上饭,有的人上不起学。还有在大学里,有的穷困家庭出来的孩子,每顿饭都吃不饱,甚至偷偷捡别人扔掉的馒头吃。我自己虽然不富,但可以拿出十分之一,或者做些义工帮助别人。可那些富人,却根本回避这个社会上为什么穷人太穷,大多,只知道自己有更多的油水就可以高人一等,与富人比富。真是大错特错啊。穷人太多与富人太富有必然的联系,社会分配不公、人人机会不均等就是主要原因。可我们的媒体只会锦上添花,不肯雪中送炭,所以穷人更多了,更穷了,这个社会越来越不和谐了,处处是干柴,随时都有可能被点燃。

叶公好龙之举,不光媒体这样,高层的决策者也不例外。1998年3月,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参加一次人大会议讨论时说:“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就没有思想交流的东西。最近要上演一部叫《泰坦尼克号》的电影,过去叫《冰海沉船》,花了二亿五拍的这部电影,现在收入已经十亿,这也是风险投资啊。这部片子把金钱与爱情的关系、贫与富的关系、在危难中每一种人的表现描绘得淋漓尽致。新中国建立以前,我在上海看了不少好莱坞的片子,好的片子有《乱世佳人》、《一曲难忘》、《魂断蓝桥》。这次我请政治局的同志也去看一看,不是说宣传资本主义的东西,而是说我们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切不可以以为只有我们才会做思想工作(《齐鲁晚报》1998年3月13日)。看看媒体吹捧总书记,简直就是人民的领袖口吻,又仿佛对自己国家的现实很有把握。

可是,就在一年之后,也就是江泽民欣赏《泰坦尼克号》被媒体转来转去为其的文艺爱好水平歌功颂德的时候,传来中国版“泰坦尼克号”发生的不幸消息:1999年11月24日,一艘搭有312人的山东烟大汽车轮渡股份有限公司经营的“大舜号”客货滚装船,在烟台东部海岸沉没,造成282人遇难或者失踪。该船载客304人,汽车61辆。后来被称为一个典型的天灾加人祸的大悲剧。

“大舜号”不幸发生后,正逢冬天,当时的一些媒体如《南方周末》还没有像今天那么“怂”,那时官方整治媒体也不如今天“狠”,所以记者们纷纷赶到采访报道,放大丑闻,让渎职失职和犯罪者不得安宁。当时是吴官正主政山东,他对记者们说,昨晚(11月25日)江泽民总书记亲自打来电话,说:“听到山东发生海难事故,心情非常沉重。事情已经发生,一定要沉着冷静,尽最大努力搜救幸存者,把遇难损失减少到最小。一定要妥善做好善后工作,对遇难者家属工作要深入细微。请经贸委各有关部门、山东省委、省政府和当地驻军团结一致、统一负责地做好工作,在做好以上工作基础上,认真查清事故原因,总结经验教训,举一反三。风浪这么大,为什么还要启航?是不是有单纯的盈利思想?”现在我可以明确地说,江泽民也不过叶公好龙,他也没有把山东的党政一把手撤职,交通部部长黄镇东也没有下台——反而高升,不久被提拔到直辖市重庆当市委书记。中国版的“泰坦尼克”就是叶公眼里的龙,某些领导人是假仁义,假模样,假沉重,为什么不投拍中国的“泰坦尼克”电影以警示世人?相反,看中央电视台上的电视片和影片,多是为前领导人歌功颂德,以及现任某某领导人的父亲、母亲在“革命历史”中的卓越表现,如何是“永远的丰碑”等等。

每逢灾难,媒体都会出动,调查真相,但多半被驱逐,被打击,出身未捷“稿”先死。据2001年11月12日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当地记者直言:烟台当地有了两次处理海难的经验,“有关部门处理得更熟练了”,即封锁消息更严、对记者看得更紧。采访者被盯梢(盯紧、关紧、跟紧,当时的中央宣传部部长是丁关根,有“盯、关、跟”之说)。不光记者,就连海难的幸存者也被贴身“关照”,死难者家属被软硬兼施加压,玩的是一手遮天的“丑活”,以为消息封锁了,天下人皆被蒙骗,等于事故没有发生,其罪行就可以赦免了,真是无耻。

再看看发生在2005年9月美国的飓风灾难,新奥尔良成为泽国,人员伤亡严重,所以成为我们中国国家的中央电视台开始举行“盛宴”了,可以现场报道,也可以每天高频率直播,仿佛美国的灾难就是中国人民的节日。再如2004年9月6日晚,CCTV在播放俄罗斯人质危机的新闻报道时,屏幕下滚动播出这样的信息:有奖竞猜——俄罗斯人质危机中一共有多少人丧生:答案A××人;B××人;C××人……参加的方式是:××用户发送答案至××××,××用户发送答案至××××。据当时的报道,俄罗斯人质事件死亡人数仍在上升,俄官方的死亡数字为334人,有约200名学生下落不明,家长仍在焦虑地等候亲人的消息。当地弥漫着一片悲伤与愤慨之情,别斯兰全市都可以听到向死难亲人告别的哭泣声,工人在别斯兰的墓地挖出了一排排墓穴——在如此悲怆的气氛下,CCTV竟拿灾难的死亡人数做充满娱乐色彩的有奖竞猜,而且电视台还配合商业机构从中赚钱,何人道之有?难道说中央电视台无耻下流、满嘴喷粪还过分吗?

中央电视台的下流无耻和满嘴喷粪,已经习惯成自然了。CCTV不揭露人间灾难是喷粪,拿死难人质数目竞猜是喷粪,为领导人和所谓的太平盛世歌功颂德也是喷粪。现在,又到了中央电视台自我表现的机会到了,10月12日“神六”飞船发射前,CCTV就宣称届时54小时直播宇宙飞船“神舟六号”上天,并估计观众人数将超过五亿人次——可以借机抓住插播大量商业广告,以国家的名义赚自己的大钱。可10天前的10月2日,发生在福建的天灾和人祸,其未知的真相,已经被中央电视台忽略不计了:山洪冲毁武警训练基地,武警50死36失踪,不久又说搜救到80具尸体,5人失踪。当地还出动了7000多名官兵、公安民警和当地干部群众,连续40多个小时进行搜救。不过,香港《星岛日报》10月4日引述当地居民报道,被冲走的武警学员可能远远不止这个数目。报道说,出事的训练基地位于闽侯县上街镇,距离福州市区大约9公里。当地村民告诉该报,事发后,“整个兵营都给冲走了,失踪的哪止59人,至少200人。”另一名村民则说,被山洪冲走的武警学员,至少有100多人,因为山洪过后,训练基地没有什么人生还。目前事故现场仍被严密封锁,一般人进不去也出不来,救援情况只有武警部队才知道。《联合早报》援引法新社5日发出的报道说,当地媒体接获指示,不得自行采访、报道这个事故,一切报道以新华社的通稿为准。法新社跟有关武警指挥学校和福州的武警总部联系时,对方不是拒绝透露详情,便是一再把电话挂上。香港凤凰卫视的记者也无法突破有士兵守卫的现场封锁线。如此反采访,严密封锁现场消息,“党的喉舌”完全可以争新闻自由的权利,冒着被撤职查办的风险勇敢表现一把,把如此封锁消息的新闻曝光,可事实上“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天下最无耻的CCTV只关心“神六”,只关心“杨利伟”,而且现在他们也不能玩竞猜国内外死人数目的游戏了,只能继续无耻下去,将添权力屁眼的喷粪进行到底。

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政治变革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既得利益者仍然占有着社会最多最好的资源,农民和穷人依然叫苦连天。如此和谐社会,原来对谁有利的还是对谁有利,对谁不利的还是对谁不利。这种奇特的运行机制的背后,不是社会公正,不是机会均等,而是利益集团的作用,是权力作怪,是权力政治,权力主宰全社会。就连原来标榜着代表社会舆论导向和公义的媒体,也过早地抛弃“人民的喉舌”这块不值钱的招牌,开始向钱看,以“党的喉舌”自居,在权贵们的指引下,跟着富人走,完全脱离劳苦大众,直到洪水滔天,穷途末路。

(民主中国2005年10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