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编按: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以此文公开呼吁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学习叶利钦人老了就退下来,不要学邓小平妄想当太上皇。

二十年前,作者在劳改队中上书中共中央反对邓小平任军委主席,最近再上书江泽民,建议不要连任军委主席,不要学邓小平当“太上皇”。

选邓小平为军委主席是否违宪?

中共中央江泽民总书记:

最近据传江总退下国家主席和党的总书记后,要继任军委主席,对此我有些不同的看法。

我于“文革”中因“现行反革命”罪入狱,在狱中先后上书中共中央约五十万言,评论时政。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选举邓小平任中央军委主席。当时我正在济南劳改队服刑。在“十二大”前我写了一封信给中共中央,反对他任军委主席,质问他任主席是否违宪,信的内容如下:

我国现行宪法第(1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统率。根据两届宪法的精神,过去是党的主席担任军委主席(先是毛泽东,后是华国锋)。最近在党的六中全会上选了党的副主席邓小平任军委主席。这是否有违宪法精神?如果是违宪的那就应该检查。宪法在没有修改之前,还是应该严格遵守。党中央有义务带头执行宪法。模范的遵守宪法。

1978年宪法规定:“武装力量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主席统率”按照这条宪法的精神,华国锋下台后,军委主席本应由当选的胡跃邦担任。这也符合中共中央历来的惯例,和中共党指挥枪的原则(姑且不论这个原则的是非)。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宪法只不过是个别人手中的玩物,可以根据最高领导个人的需要修订。邓小平1981年当军委主席,到了1982年修改宪法时,就将“武装力量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统率”的内容删除。而且1981年在党内取消“主席”之名,改称“总书记”可能也是为了摆脱违宪之嫌。

1976年开始我在狱中写了不少“上书”,指出1975年“批邓”的错误,支持邓小平的再次复出,甚至写了“建议确立邓小平的领袖地位”的“上书”。但是后来发现邓要高举毛主席的旗帜,在一些重要方面坚持毛的错误,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所以在1982年上书中央提出“邓小平当军委主席是否违宪”,不同意他当军委主席,不希望他以军委主席之名掌控政局。

邓小平的“太上皇体制”

邓小平在1981年担任中共军委主席,1983年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在他担任军委主席期间,实际权力比总书记还要大,他可以操纵、掌控国家大事。国家主席、党的总书记只要不合他心意,即可撤换。他可以连撤两任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胡跃邦,赵紫阳。

国家主席赵紫阳在1989年“六四”前的5月16日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说:“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要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通报,向他请教”,他还说这是他“第一次”公开透露了中国共产党的这个“决定”。这也是赵紫阳在明知不久要下台后,向全国人民证实邓小平以军委主席之名行“太上皇”之实。“十三大”之后邓小平在党内连个中央委员都不是,凭什么国家和党的最高领导人要根据党的“决定”必须向他通报重要问题,向他请教?这不是“太上皇”又是什么?

经过法定程序产生的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没有最高决策权,而名义上只管军队的军委主席却在国内具有最高的权力。这就是邓小平创立的“太上皇体制”。

这种体制是一种落后的制度,中国自从孙中山领导国民党推翻满清皇朝以后,已经很少看到这种现象,现在的民主国家这种现象已经绝迹。

有人愿当“太上皇”是因为:

“太上皇”不但可以满足权欲,而且可以避免过去犯过的错误受到清算。“太上皇”还在位,谁敢批他的错误?所以最高层错误的政策,重大的失误,难以改正。

当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处于“太上皇”地位时,怎能为1955年的“高饶反党集团案”平反呢?因为当年反高饶,邓小平是有功人员,因为打“高饶”有功他才在1956年高升为中共中央总书记、政治局常委。

邓小平当着“太上皇”你就根本无法讨论1979年出兵越南,造成数以万计死伤的责任问题,也不能说1957年“反右”完全是错了(因为当年邓是反右办公室主任),谁也不能议论六、七十年代国际上的“反修”问题,当然讨论“六四平反”更是大忌,因为这些事件,有的是邓小平深深介入,有的则是他应负主要责任。

“太上皇体制”弊端多多

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没有实权。背后的“太上皇”掌握着最高权力,出了重大决策失误,谁承担责任?权利不清,责任不明,负责人没有决定权,有权的不负责,怎能领导好国家?怎能培养杰出的国家领导人?

民主选举的领导人不享实权,不经民选的“太上皇”有无上权力,民主岂不成一句空话,要民主做甚?

按宪法选出的国家领导人不享有法定的权利,法制国家何从谈起?讲法制作甚?

实权掌握在军委主席手中,这是“军事政权”的形象,不但名称不好听,也给人一种专制,独裁的印象。

如果上行下效,地方政权也由武装部队的领导人背后掌实权,那成何体统?

鉴于毛泽东的教训,要废除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终身制似乎已经取得的共识。所以按宪法规定,国家最高领导人都有二届的最高任期,唯独军委主席没有设最高任期,这是当年为邓小平设计的。按这个体制,具有最高权利而又没有任期的军委主席就可以一直干到死在任上,这难道不是新形势下的一种“终身制”?

“太上皇制”实际上是变相的终身制,应该废除。因为这种制度会造成政治改革的停滞、社会的停滞。

当然“终身制”也能造成表面上的高度“稳定”,但是这种稳定却经常是隐藏着一个极权的、黑暗的统治,实际上并不稳定。

江总莫把小平当榜样

最近在中共召开“十六大”之前,外界盛传,江泽民二届期满要退出主席和总书记职务,但要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也就是说江总可能要以邓小平为榜样,继续“太上皇体制”。另传有些人正在劝进。

对此我劝江总还是全退为好,不要再干军委主席,理由如下:

江总全退之后可以给继任者留下充分的活动空间,让他们放开手脚,解放思想,大胆改革。做好了是他们的功劳,做坏了他们自己承担责任。有利于培养锻炼最高领导人。

一个兴旺的国家应该是新人辈出,像俄罗斯的普京,当总统时只有49岁,美国的前任总统也只有五十几岁,而江总以七十六岁的高龄谋求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力,实在与世界潮流相逆。

江总想学小平继任军委主席,但江总书记和邓小平在军队内部的资历是无法可比的。邓小平1926年即被派到冯玉祥的军队中从事政治工作,1929年领导白色起义,1931年后任军委总政秘书长,抗日战争任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1949年建国前任第二野战军政委,转战大江南北,称为刘邓大军,屡建战功,夺得天下。建国后还担任过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75年复出后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在军队内的资历和人际关系,怎是江总可比的。江总在这方面要效法邓小平,有点不自量力。

江总如果继续担任军委主席,那么在最高层如何推行退休制度呢?江总不退,比江总小两岁的朱熔基总理到底退还是不退?尉建行等人退还是不退?

据说中央曾经形成共识,七十以上一律退下,虽说没有形成“文字”,订成制度,但是也应该言而有信,诚信为本,免为后人诟病。

现在军内、团级、师级、军级干部,都明确规定了退休年龄。不到六十岁就要退休,以江总的高龄仍谋求连任,如何能使干部口服心服?

邓小平掌权时,社会上广泛流传一个笑话:“八十岁老人召开七十岁老人开会,讨论六十岁干部退休问题”现在是否又要重演这一幕?而且江总继任军委主席要和一批年轻人一起共事,如何消除隔阂,如何越过代沟,都是些问题。

据我所知,现在社会上也有人不同意江总继任军委主席一职。为了尊重民意,是否可以搞次民意测验?调查民间意向,但调查必须独立、客观,不能搞虚假一套。

如果江总不顾主流民意强行通过上层运作来当选,也会遇到不少的阻力,比如:党内会出现反对意见,有人会“上书”,有人可能在会上提出质疑和反对意见,尽管多数人会惧怕江总的权势,但还可能有些不想谋求官职者,凭着一颗爱国爱党的良心进行抗争。投票也是一关,虽然军委主席不实行差额选举,但是有些人也会投弃权票、反对票,最后即使当选,票数太少也很难看。

江总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十几年,应该是很重视后人评说的,是否连任问题,应该三思后行。如果强逆主流民意,追求连任,可能得不偿失,在历史上难于得到好评价。(即使勉强继任军委主席,以江总的年龄如何应付上层的勾心斗角?万一被挤了出来也是脸上无光,如果身体出了问题,任上撒手人间,那会留下什么名声?)(作者按:这句被编者删去。)

最后奉劝江总书记,莫当21世纪中国的“太上皇”。江总退下来不当军委主席,对国家对共产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退下来学叶利钦写写回忆录不也很好吗?

孙文广2002年4月于山东大学新校宿舍

(博讯《孙文广文集》)

(本文又名:劝江总莫作“太上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