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二十一世纪面前,我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激动?憧憬?希冀?还是漠然、恐惧、失望?

应该承认,世纪末的灰色心态在无力感的民众中迅速蔓延。或许这正预示着一场惊心动魄的伟大变革的来临。因为在中国只有在人们彻底绝望之后才会产生新的希望。

全球时代的来临使我们这个蓝色星球变得像一个村庄。新技术以几何级数的加速度向前推进。涌进我们眼中的是一个躁动不安、异常怪异的现实。我们是否有勇气迎接它?挑战直至战胜它?

或许,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里,我们自身的危机显得如此沉重,使我们无法坦然的迎接这个不可回避的潮流。然而,无论怎样解决危机已经是我们刻不容缓的时代主题。

政治腐败、独裁专制、经济落后、信仰崩溃、价值沦丧、教育衰败、社会不公、人口爆炸、生态恶化、环境污染以及民族矛盾、国家分裂,这些就是二十世纪留给我们迈入二十一世纪的遗产。而这个遗产我们是必须接受而无权放弃和拒绝的。

具有怎样的勇气我们才能坦然的面对它、迅速的征服它。是的。这个时代将是英雄主义的时代。

现在是我们去勇敢承接和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了!让懦弱、庸俗、狭隘、漠然远离我们,让勇敢、高尚、宽容、热情拥有我们。因为只有勇敢的人、高尚的人、宽容的人和充满热情的人才能承担这一切。而只有他们去承担这一切,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才有真正的希望。

理想主义永远是引导人类走向文明的号角。让我们在良知和理性的基础上去重塑我们理想主义的旗帜。自由、民主、平等、富强、和平与统一是东方中国理想的时代内涵。这些就是一个未来中国之梦。

我们中国人最大的不幸就是长期陷入“一元主义”和“形而上学”思想方法的深渊。我们只能向人民重复着他们听腻了的“乌托邦”的美好前景。而现实永远是我们熟视无睹的虚无。这就是我们最可怕的危机——思想的危机。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在干枯的思想统治下变得胆怯、懦弱、偏执、疯狂、冷漠和麻木。

我们的精神状态将决定我们的未来。任何一个民族的衰落都首先从精神衰落开始的。

痛苦的历史阉割了我们刚阳的个性。奴性的、太监式的行为模式是我们长期以来的生活准则。我们这个民族迫切需要从精神桎梏中解放出来。让我们的青年热情奔放、充满理想、自由创造。对我们民族来说,可怕的从来就不是这些青年,可怕的是扼杀这些青年生命和理想的枪声。其实他们是扼杀我们民族的未来和希望。然而太阳终将升起。光明必将来临。黑夜中渴望黎明的人们是不会失望的。

渴望光明是生存的全部内涵。没有它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只有怀抱希望我们才可能在黑夜中进行一场奔向光明的长征。

中国历史总是多灾多难。从古至今,民众总是期盼圣明贤君,而上苍总是赐一个暴戾之君。太平盛世在我们悠悠五千年中屈指可数。暴君的记载却是罄竹难书。终于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我们的命运还是那样坎坷多劫。贫穷、战乱、内斗、迫害总是伴随着我们这个民族。一天天过去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我们的中国之梦。

开始了!新的世纪就要开始了!人类纪元马上就要跨入二零零零年。新的希望、新的理想、新的梦幻都可能伴随着二十一世纪的到来而实现。大变革的时代就在我们面前,它向我们招手,向我们呼唤。是的,轮到我们书写历史的时候了!把我们的良知、勇气、智慧和理想都溶入我们的行列中。历史终将回答。

我们必须面对危机。危机是无法回避的。虽然阐述危机会使有些人感到恐惧。然而这种恐惧是必要的。因为希望和恐惧并存,没有希望就没有恐惧,没有恐惧也就不存在希望。

很多有远见的人是坦然的面对危机和研究危机。赫赫有名的罗马俱乐部就是一向以阐明人类面临的主要困难为宗旨,他们研究有关人类领域的种种危机问题。H·卡恩——著名赫德森研究所所长,这位被人们称为“职业乐观主义者”的怪杰,却是“以非同寻常的深度和广度在其大部份工作中,集中研究各种令人不快的前景。”然而他对人类的最大贡献却恰恰在此。

从某种意义上讲,危机是我们走出困境的最好向导。碰到了危机就是碰到了挑战,也就是碰到了机遇。对于勇敢直面现实,自觉接受挑战的人来说,危机就是转机。反过来讲,只有那些不敢面对危机的人,才将会陷入真正的危机。

我们以精神巨人自居,但我们实际上却沦落着我们最可珍惜的精神。现在,我们必须进行一场伟大的变革,摆脱保守、愚昧、落后、无知的四大灾难,在新的世纪选择新的生存基点、新的价值取向和新的民族精神。的确,我们不仅仅要成为思考的一代,更要成为行动的一代。唯有实事求是、埋头苦干,我们才能化解危机,我们也才能拥有希望。

我们无须恐惧也不必焦虑。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些。只要我们不怕为此冒犯那些既得利益或不惜为此失去我们自己的利益,那么我们必将拥有二十一世纪。

腐败贪污愈演愈烈是人们早已料到的事。当八九年的学生们以满腔爱国忧民之情,喊出“反腐败”、“争民主”、“争自由”的口号时,回想一下陈希同“同志”(原北京市市长)是何等迫不及待何等穷凶极恶充当前台打手。当反腐败要民主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被坦克、机枪镇压了以后,腐败贪污就开始以历史上空前的速度急速上升和蔓延。这就是历史的内在规律。

巨贪陈希同、王宝森的出现就是历史规律的必然结果。应该承认腐败贪污在今日的体制之下确难治理,否则人们就无法理解陈希同为什么尚为“同志”而不被绳之以法。民谣曰: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此中奥秘确已言明。

十一

每一个有良知、有人性的中国人心中都深藏着一个永难消逝的结,这个结就是六四的结。那个夜里,坦克和机枪彻底击碎了人民心中的希望和梦想。数以千计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壮烈牺牲在自己子弟兵黑洞洞的枪口之下。可怕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为了什么?

许多往事埋在心中,人民坚信血写的历史决不是墨写的谎言所能永远掩盖。不解开这个结,人民是不可能恢复对政府的信任。我们在挣扎和期待。我们的良知每天都在忍受着痛苦和煎熬。

啊!不要让我们再听到那些重复了千遍万遍的下流的谎言。不要让我们看见凶手们喋喋不休的无耻嘴脸。当那些丧心病狂的杀人犯为“胜利”欢呼时,每个善良正直的中国人在为失去成百上千的优秀儿女而痛楚不已。

我们坚信新世纪必将是回归正义的世纪!

十二

有人在用谎言欺骗别人时,也用谎言麻木着自己。这不仅危害到了我们自己,更危及我们的子孙后代。没有比今天中国更亟需人类正义和社会公正。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时代泛滥着暴力与谎言。迷信强权、祈求救星将使我们坠入不能自拔的深渊。中华民族只有永远告别谎言、暴力、强权之后才能寻找新的纪元!

(《北京之春》1996年11月号)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