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六四了。

也许有人会认为,六四已经过去33年,六四和当今的世界已经没什么关联。不对。六四和当今的世界有很大的关联。我曾经写文章指出,六四不但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眼下仍在进行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战,就和六四有很大关联。

1、俄国之所以敢于发动侵略乌克兰的战争,就因为得到了中国的鼎力相助;而中国之所以要支持俄国打乌克兰,是因为中国把打乌克兰视为打击美国、打击西方。

按说,在前苏联解体分成的15个国家中,就数乌克兰和中国的关系最为友好。乌克兰是最早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之一。乌克兰把大量武器装备卖给中国。不但卖先进武器,而且连图纸都一块儿卖,只有乌克兰一国。乌克兰挨打,中国不去鼎力支持乌克兰倒也罢了,怎么能反过来去支持打乌克兰的俄国呢?另外,依照中国传统的远交近攻的外交智慧,无论如何,中国都该对俄国这个北方强邻的武力扩张保持警戒的。那为什么这次中国政府竟然要支持俄国打乌克兰呢?就因为中国政府把俄国打乌克兰视为打击美国、打击西方。

对现在的中国政府而言,反美反西方是其外交政策的基调;而这是六四的产物。八十年代是中国在外交上和美国、和西方最友好的年代。是六四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一点。是的,在六四后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国政府在对外关系上都实行韬光养晦,和美国、和西方的关系似乎都不错;但韬光养晦的本意就是隐蔽锋芒。隐蔽对谁的锋芒?隐蔽对美国、针对西方的锋芒。

2、俄国为何从民主倒退到威权?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中国提供了坏榜样。

本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戈尔巴乔夫提出新思维和公开性,引导苏联实现了从苏共一党专政向自由民主的和平转型,促使庞大的国际共产阵营以和平的方式瓦解,受到包括中国民众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赞扬,邓小平则因六四屠杀而招致一片谴责。然而从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俄国就开始出现了大量的以中国为榜样、要求回归威权主义的声音。

白俄罗斯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andravna Alexievich)在她的《二手时间》(Время секонд хэнд)一书里写到,在2001年8月19日即八一九政变十周年之际,她在街头采访了一些市民。在回答”如果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功了(指1991年的’八一九’政变),会怎样?”这个问题时,有好几个受访者都说,看看人家中国吧,还是共产党掌权。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有受访者批评戈尔巴乔夫胆怯软弱,说中国就是成功处理紧急状态的国家。

那位被称为“国师”、被称为“普京大脑”的俄国政治学家亚历山大·杜金(Алекса́ндр Ге́льевич Ду́гин)说:“我想向中共的智慧和伟大鞠躬。你们没有模仿苏联”。杜金说:“我觉得我们国家直到现在也没有摆脱苏联解体的阴影,因为戈尔巴乔夫的这种改革实际上是带有毁灭性的。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吸取了苏联的失败教训,没有重蹈覆辙,实现了伟大的复兴。”

这就告诉我们,俄国之所以从民主倒退到威权,俄国之所以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坏榜样。所谓“中国模式”,正像我早就指出过扽样,就是建立在六四屠杀之上的。

(《世界日报》2022年5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