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0 09:29:47

我读过全部的方方日记,但从不评论。

对待方方日记,从来就有两派。一派力挺,一派围剿。我的观点,双方都不必太较真。允许说话,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应该高兴。方方日记,也就是疫情之下,多种传播角度之下的一种观察,说是作家的观察也好,女性的观察也好,总之,就是一种观察。

现在,方方日记要出英文版了,而且,据说亚马球逊平台的预约销售已经告罄。这两天,网络平台议论纷纷。我的立场也是一样的,不卷入涉及认知的争论。因为,完全不同的认识,却天真地希望争出个所以然来,根本不可能,也没有意思。鸡同鸭讲,狗与猪说,不可能的事情,争也就没必要了。

我关心的问题, 只有两个。第一个问题,这本英文版日记,是不是经过了作者本人的授权?如果没有,我支持作者赶紧打官司,坚决维权,那怕挣点美刀赔偿,也毫不为过。

第二个问题,如果有授权,我关心这本日记是不是有成书之前必须要有的勘误。

实话实说,方方日记,因为是个人的疫情观察,她的角度是有限的,其信息来源,也是复杂的,不说全是道听途说,至少瑕疵还是不少的。因为是急就章,错误难免,自然不必苛责。有些事情,后来经证实,也不是真实的信息,基于当时的环境和语境,似乎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如果是事后的英文版成书,勘误存在的某些错误信息,以及一些非理性的观点,则是一位知名作家应有的认真的写作态度。是不是呢?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日记就应该真实,完全不必修改。这一点, 我不认可。从严肃写作的角度,即使你想保留日记的原貌,原汁原味,展现某个历史阶段的特定画面,也没关系。但是,作者应该可以采用括号、注释等手段进行理性的处理,那怕不想改,写上“当时认识就是如此”之类的,也是一种严谨的态度。因为没有看到英文版,这些东西,也就是猜测。我希望,作者就是这么做的。如此便好,如此便好。这样的方方,才是值得肃然起敬的。

我听说,方方日记,还要出德文版。这种出版的速度有点快,令人称奇。这么短的时间,作者有可能进行必要的勘误吗?我还是这句话,如果英文版来不及勘误了,至少德文版万不可再次错失。

这个世界,善良的人依然是大多数,别有用心者,也大有人在。我担心的,如果日记被人利用,那毁掉的,不仅仅是方方,而是更多的东西。比如,方方日记,书名被改成了《武汉日记》,是无意识的作为吗?

古人说,千日行善,善犹不足,一日行恶,恶自有余。善良的人们,值得深思啊。

来源:完留娱法心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