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侃如烟当年,诗性如今

Share on Google+

老尤(戴之)当年生出个小尤,多年后的今天小尤长成个影视北漂的男子汉,这一对老少才子今天来访。
历史上本人从不接待帅哥,本人生活的一大重要原则历来是不折不扣的同性相斥,管你英气肃杀几分才气逼人若何,与本酒葫芦何干,至于赏心悦目媚眼翻飞的异性美女理所应当的另当别论,哪怕是色染秋江月迷津渡当然在所不惜不亦乐乎一杆子犯贱到底,若非这样还能算领一代风骚走千古流岚的酒老爷子吗!
当然今天破例而且必须破例再而且必须盛情款待更必须美女伺候,因为老尤儿不敢怠慢,谁让这家伙奶奶的做了我三十年的铁杆大哥。老男人容易么尤其我们这一伙臭味相投的老男人。

遥想我们当年年少气盛,那个活在形而上臆想那端以拒绝沟通的文体书写冷幽默诡异小说后来一滚下川妹桥就诞生伟大作品的接余老弟,那个一心想把女人的乳罩撕个粉碎其实也就是在纸上流氓一下然后去午夜叩拜穆索斯基《图画展览会》的亚木同学,那个一见到当时的第一夫人就脸红却躲在师院角落写出一首首流氓小诗后来穿越远征军的百年荒凉最后直达北欧并立志要解放丹麦肥婆的不特小子,那个还没做贼就心虚并且做了回21世纪的特大灯泡居然能写出一首首光辉灿灿的诗篇且越老越值钱的阿钟家伙,那个前不久刚在渣打邂逅一晃竟三十有载当初也是一见第一夫人就心虚一回到办公室就口若悬河毕竟诗情滚滚才华横溢的漫流同志,那个笔杆子酒胆子色蛮子并举后来一心灿烂的想写出吴非的混账逻辑再后来人到中年绣塌井花最后飘洋过海壮志在握的一梁同胞,那个早年自称是太阳和共产主义私生子在大惑之年差点颠覆了钟书最后颠覆自己的默默道士,那个冷静的象一把宝剑,三国水浒东周封神一类的之乎者也中倒戈的侠士书写出伟大的《绝望者漫游》后来在而立之后把一生的积蓄挥洒给首任夫人也是现任娘子的根富大人,那个年少时夜晩盯梢美女白天大谈存在主义偶尔写几首荒诞破诗一生大部分时光泡妞靠手老来天天洗手的沙布先生,那个只为两个诗人写过诗一个是死去的顾城另一个是活着的吴非其实他为女人写了一辈子苦情诗的老尤带子。
那个当年诗界的第一夫人后来是一场性别大战如今的战友同学即引祖宗,那个一年级在纸上画满蝌蚪把它们撕成碎片扔出窗外让它们象顾城那样去寻找蝴蝶现在是新移民的假洋鬼子小贝祖宗,那个曾发誓把诗歌写得最不象诗歌把女人整得最不象女人最后把吴非弄得最不吴非的吴非自己。

话说我们的小尤同志强烈的让我感觉到他对老尤带子光荣的诗性传统当仁不让的秉承和延续直至一次次爆破惊奇,开谈不久尤小同志即全面批判中国影人的剧本太烂很没有水准好剧本太少全在混日子云云,我说已经不错啦小伙子,美国人搞电影还没剧本呢。
话虽这么说但我心想,到底是诗门贵子多年滋润,毕竟出口不凡。
美国人搞电影当然不需要剧本,全世界都知道独中国导演不知道,或许是他们不想知道,凭直觉小尤知道,经我一说我相信他更知道。中国导演一没创意二没想象力所以没有完整的文学剧本他们寸步难行,而美国导演从不需要也没见过什么电影剧本或文学手稿,在他们那里导演拍片就是也应该是导演和演员的现场联合创作,就像我们的男欢女爱床第绝欢,如果一切都能预先设置,那么只要是男人都可完成,还要你干嘛?
为什么美国电影充满大胆的创意离奇的想象,因为他们的制作团队不需要编剧,为什么中国电影缺少想家力,因为中国导演包括演员离不开编剧。
中国电影何时摆脱傻呼呼的剧本走向创意自由,我可怜的中国电影和我们的影人,小尤和小尤们努力。
即便是如烟的当年,诗性如今……

抄录小尤的一首《无人问津》,与君共赏:

属于我的
无人问津

遗留下的失落
反扣在湖面的船
长满青苔的球衣
变质的奶酪
和我的梦
被轻视着
只有一个人
仔细观察他们的
演化

有人送了我一个行囊
和一条哈达
一包烟和另一包烟
凭着这微不足道的勇气
我追寻没有停止的追寻
行囊里装满烟蒂
因为我丢了我的烟缸
渡口空无一物
只有那反扣的小船
小船下
是我那尚未陨落的希望

只剩一个人
背着行囊,守在腐朽的渡口边
对岸投来稀稀拉拉的注目礼
直到有一天
一个人问另一个人
“兄弟,这儿是渡口吗?”

阅读次数:1,0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