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国内热播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通过中华民国权力体制内以曾可达为代表的反腐改革派与以徐铁英为代表的贪腐顽固势力的较量,及最后贪腐顽固势力取得全面胜利的结局,揭示了国民党在大陆统治时期面临重重危机下,指望通过体制内一批有志之士自身反腐与推行改革的努力,来挽救危局,延续统治,其实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反腐,最终无法挣脱权贵利益集团的捆绑,无法达成反腐救党的愿望,最后反腐者要么黯然离场,要么自杀身亡。这种权力体制内反腐的悲怆命运,值得后世来人深刻警醒!

《北平无战事》是一部立足于一定史料背景下编撰而成的电视剧,其中揭示的反腐与腐败的征战,可谓惊心动魄。里面许多情节与对话,深刻揭示着贪腐与反腐的关系,制度与贪腐的依赖等等,对真切理解时下中国反腐局势有一定的参照价值。日前有媒体披露,中纪委书记王歧山先生在春节前接见老干部的一次讲话中,还专门提到这部片子,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反腐形势之复杂与艰困。

1948年,中华民国在面对外有中共暴力夺权,双方在战场上生死决战,内有一批权贵家族垄断经济命脉,导致物价飞涨,及各级官僚贪腐盛行,民不聊生,民心尽失的严酷现实前,国民党统治全面陷入风雨飘摇之中,为挽救危局,蒋介石不得不委派自己的长子蒋经国出来帮衬自己,他亲写手谕给蒋经国,要其纠集骨干,“成立一个能行动、有力量、组织严密的青年组织。”蒋经国熟读《俾斯麦传》,眼见蒋家统治摇摇欲坠,很想效法这位“铁血首相”,以强硬手腕拯救危局。在临危授命后,蒋经国集结一批追随自己多年的仁人志士,成立“铁血救国会”和“中正学社”两秘密组织,展开“一次革命,两面作战”,即“一手坚决反共,一手坚决反腐”,以期通过查贪反腐,整顿吏治,争取民心,来挽大厦于将倾。虽然此组织至今史料上有争议,但不影响对当年时局的理解。

铁血救国会当时汇聚了大批年青忠勇、廉洁、干练的有志救国救民之士。《北平无战事》就是以蒋经国派往北平反贪查帐的骨干成员与贪腐势力互相较量而展开。在剧中作为反贪代表人物的是铁血救国会成员国防部少将督察曾可达、国防部北平运输飞行大队兼经济稽查大队大队长方孟敖、燕京大学教授梁经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被贪腐势力逼入死角而加入反贪队伍的还有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副主任马汉山。作为反腐对立面的腐败势力,其中代表人物是中央党部党通局全国联络处主任徐铁英,代表机构是中央银行北平分行。反贪的直接目的在于要扼阻腐败,推开币制改革,打击垄断集团,平抑物价,缓解民生危难,巩固民国后方统治。但贪腐势力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则千方百计地阻扰反腐与币制改革。

当时国民政府中官僚贪腐之严重,社会危机之深重,用北平分行行长方步亭的话:“南京政府有什么经济机密啊?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尽人皆知。”梁经纶说:“几十年过去了,在国统区,占中国三分之二面积的农村,不到百分之十的人占据着百分之九十的土地,三亿农民没有饭吃。城市的资产,掌握在不到百分之一的人手里,上千万的居民,居然要靠美国的救济粮活着。去年一年,国军就一下子锐减到了三百万,竟然还是发不出军粮。民不聊生,人心尽失。我们国民党到底在干些什么?到底在干些什么???少数人的利益被你们保住了,国民党却被你们一步步地推向失败,推向灭亡。”而身为反腐主将的蒋经国对此亦有非常清醒的认识:“党国的形势糟到这种地步,关键不在共产党,而是我们国民党内部,几人为党为国?几人为己啊?” 面对这种严重的贪腐现实,蒋经国指望通过反腐来清除币制改革的路障,以期挽救日益崩溃的经济与丧失殆尽的民心。

作为币制改革的理论主将梁经纶对币制改革却有着自己的看法:“可是就算美国给了补偿又能怎么样?天天在贪腐,天天在通货膨胀,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帮他们做币制改革的原因。我跟我先生都是学经济的,其实我们也都明白,牵扯到国民党内部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币制改革未必能够真的推行,其结果很可能是饮鸩止渴。可是不推行呢?只能看着民众一天天地饿死,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由此可见,民国政府的贪腐程度与推行币制改革的救急之需。

国民政府的严重贪腐在北平直接表现为连给学生、市民的救命粮都不放过,出现层层盘剥,以致使学生因领不到救济粮而在饥饿中上街抗议的事件,结果北平当局对学生进行枪杀、抓捕镇压,进而引起世界关注,直接影响到美国对华援助。在这种紧迫的局势前,蒋经国不得不派曾可达率队前往北平调查贪腐、平息事端,配合在全国推开经济改革中的币制改革。

曾可达一行在反腐上是坚决、果敢的。他们一到北平就查处了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的贪腐,使了解也参与过贪腐的民调委员会副主任马汉山惶惶不可终日,进而求助于同样被派往北平调查的徐铁英,结果发现徐铁英打着维护党国旗号,敛财贪腐,不择手段,将一切阻拦他财路的人以各种罪名清除,最后马汉山也面临被杀人灭口的危险。在绝望之下,马汉山被迫加入了抗击腐败的队伍中。马汉山对贪腐势力的残暴愤怒地指责道:“徐铁英为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先杀了一个崔中石,说他是共产党,后来说他不是,他怎么不说宋子文和孔祥熙也是共产党呢?!”

以徐铁英为代表的贪腐势力公开以维护党的脸面、团结为口实,将反腐势力称为别有用心,是年青派向老人们夺权争利,是不顾党国的大局,是被敌对势力所利用,干着分裂瓦解国民党的事,于是贪腐势力纠集党政军中各方力量,通过不断强调打击共产党的紧迫性,来转移干扰反腐进程,同时仍不停止在公然维护党产的名义下,索贿受贿,甚至强取豪夺,中饱私囊。在如此情况下,一旦反腐进入关键时期,腐败势力就挑起事端,激化矛盾,甚至图谋通过屠杀学生扩大事态,来阻止反腐与币制改革进程。最后,贪腐势力以维护国民党统治的名义,在中央通过中常委让蒋介石接受一切服从反共的国策,出面要求蒋经国节制铁血反腐成员,要他们服从党的利益与统治大局。用徐铁英的话就是,蒋总统也是中常委的一员,也得受制于中常委,若无中常委的通过同意,就算蒋总统也不可能推行什么改革。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徐铁英等贪腐势力始终都是表示支持反腐的,他们祭出的大旗是维护国民党的党产,声言如果党产受到损失,那就是危及国民党统治,因此蒋介石也不会允许。这帮贪腐势力通过将党产、国产、家产混淆一体,将私利披戴上党国利益的外衣,将反腐指斥为对党国声誉的损害,对国家统治的动摇,将社会一切矛盾的爆发归罪于反腐者,最后将反腐者置于被腐败势力围追堵截的重重困境中。

北平在以曾可达为代表的人士开展反腐短短两个月后,从中央到地方、从南京到北平,腐败权贵势力展开了全面反扑,最终北平反腐工作组(经济缉察)被解散。坚定执行蒋经国反腐与改革路线的曾可达,在总结自己到北平90多天的工作时,极为悲愤地说:“今天是十月八号,我们到北平三个月零两天。从五人小组到国防部调查组,查民调会,查北平分行。杀了几个一分钱都没有贪的共产党,还杀了不是共产党的无辜学生。五人小组解散了,徐铁英杀完人回了南京,彻查北平的贪腐,就只抓了一个马汉山,十天前在南京给枪毙了。我们干了什么?就干成了一件事——推动了币制改革。什么币制改革?!还不到两个月,在北平、在天津、在重庆、在广州,最不应该的是在上海,粮店通通关门,百货店副食店的货架上空空荡荡。老百姓把自己买棺材的银元拿出来兑换了金圆券,已经买不到粮食,买不到煤,连一块肥皂都买不到。不许国人用黄金白银外汇却有人公然用外汇套购美货,在上海囤积,再以黑市美钞价抛售转眼获利数十倍上百倍。开着六千吨的货轮往来于上海武汉之间,公然抢购本该属于政府收购的粮食,大量囤积,如入无人之境。”

最后,轰轰烈烈的北平反腐主将曾可达在被调回南京时,在北平机场绝望自杀,而打着维护党产的顽固贪腐势力代表徐铁英们大获全胜,他们不仅成功阻止了反腐与币制改革,保全了自己的贪腐利益,而且最终还意味深长地被委派前往北平接收处理和平解放前民国的资产与人员转移。

近期在国内热播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通过中华民国权力体制内以曾可达为代表的反腐改革派与以徐铁英为代表的贪腐顽固势力的较量,及最后贪腐顽固势力取得全面胜利的结局,揭示了国民党在大陆统治时期面临重重危机下,指望通过体制内一批有志之士自身反腐与推行改革的努力,来挽救危局,延续统治,其实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反腐,最终无法挣脱权贵利益集团的捆绑,无法达成反腐救党的愿望,最后反腐者要么黯然离场,要么自杀身亡。这种权力体制内反腐的悲怆命运,值得后世来人深刻警醒!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