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欣欣:毕福剑讽毛视频为何成为公共事件

Share on Google+

随着信息时代的冲击,中共已无法完全垄断历史。捍卫记忆,拒绝遗忘,已成为民间社会的共识与行动。这不仅是个人与民族自我认识的需要,也是当下拒绝谎言、真实生活的需要。捍卫个人和集体的历史与现实记忆,就是捍卫生命的尊严,捍卫生命的意义。无论是否被公开,毕福剑的讽毛言论完全是他个人的合法权利,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要首先维护毕福剑的表达权,因为那也是在维护所有人包括反对者的权利。毕福剑讽毛视频事件,再次提醒国人,如何认识和评价毛泽东,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共历史,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与转型所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在社会转型时期,类似毕福剑讽毛的事件不会成为绝响。当越来越多的名人或普通人勇敢践行公民权利,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意见,真正的中国梦才不会是永远的梦!

Bi Fujian214月6日,毕福剑在饭桌上唱评讥讽毛泽东的视频在网上流出。期间,毕福剑对已故中共党魁毛泽东进行了“调侃”,称其“把我们害苦了”。(网络图片)

作为拒绝央视的一员,多年来我只是偶然在电视上看过几眼毕福剑,尽管不喜欢毕福剑的主持,但此次得知毕福剑在私人聚会中,借唱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之际,嘲讽毛泽东及共军,我感到体制内的明星并不都是屁股决定脑袋,还存有良知者。

毕福剑在私人范围的视频被公开,不同于以往的明星八卦,成为引发各界反响的公共事件,只因间接涉及政治而已。恰好见证了当下中国大陆言论环境之恶劣,以及国人的分裂,这在宪政民主国家是不可想象的。毕福剑讽毛视频成为公共事件,具有典型意义,其根源是多方面的。

一、私权得不到保障,言论自由任重道远

从属世的角度讲,只要不危害他人利益或公共安全、道德和法律,一个人(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的言行自由完全属于个人权利,任何人或公权力不得干涉。无论是否被公开,毕福剑的讽毛言论完全是他个人的合法权利,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要首先维护毕福剑的表达权,因为那也是在维护所有人包括反对者的权利。诚如伏尔泰所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走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利。在这一点上,毕福剑言论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是利益共同体,否定他的权利就是否定自己的权利。

任何事情一旦成了公共事件,就超越了当事者而具有社会意义。对毕福剑讽毛视频被公开的评论,也引发和表达了人们的思考。在各种评论中,没有完全客观的中立,任何作者都有或隐或显的预设立场。即使同情毕福剑,有的体制内学者也表现出局限性。如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尹鸿,他在《不是为毕福剑辩护,实为免除生活恐惧而反思》一文中,虽然抨击了将视频公开的“告密”行为,表达了对其恶劣影响的忧虑,但同时又称毕福剑“最多只是在一个极小范围内的不合适的‘娱乐表演’”,视频公开者使“其‘不合适’的危害被无限放大,对社会的恶劣影响是毕福剑在私人领域中的表演难以比拟的。”如此说来,“‘不合适’的危害”在先,“告密”行为在后。作者从程序正义的角度为毕辩护,却在内容的是非判断上站在否定的立场,可见其左右逢源的“聪明”。

二、党大于法,权大于法,政治是特权的领地

个人言论如涉及危害他人利益或公共安全,可以诉诸司法;否则,无论引发社会多大的反响和争议,任何权力都不得干预,应让人们在平等自由地交流与辩论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或赞同或反对。毕福剑讽毛视频被他人公开,非其本人所为,无论引发何种结果,毕福剑都不应为之负责(他在压力下的所谓道歉未必出于真心)。如毛的后人或中共对其言论不满,可以公开与其辩论,甚至诉诸法律。而央视如果是真正的媒体,作为第三方,它无权介入对纷争的裁决,不能因毕是自己的员工而任意处分。可是,作为官方喉舌的《环球时报》,在单仁平《毕福剑“不雅视频”流出谁之过》的评论中,从官方的立场,认为这一事件“打击了毕以往的形象,甚至可能产生某些后续影响,这些都是毕需要承当的,他没什么值得抱怨。”如此武断地认为毕的形象因说真话会受观众的“打击”,那只是《环球时报》的一厢情愿,恐怕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否则就用不着他们这些奴才帮凶了。至于“承当”、“抱怨”之类的话,不过是让毕福剑及所有不甘被奴役的人们屈服中共的“文字狱”。

这一事件再次证明了中共“依法治国”的虚伪,党大于法,权大于法,政治是特权的领地。毕福剑的明星身份,在特权者看来,和蚁民一样,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奴隶或奴才而已,无权对政治话题表达个人的不同意见,哪怕在私人范围戏说一下。这让人想起中共红色影片所表现的民国,“莫谈国是”常贴在饭馆等公共场所,如今它却刻进了许多人的内心。

三、权力对认识与反思历史的垄断

如同一个失忆的人不可能从经验中汲取智慧,同样,一个被强权夺去历史记忆的民族,不可能拥有未来。毕福剑讽毛视频事件,再次提醒国人,如何认识和评价毛泽东,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共历史,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与转型所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今天的中国依然没有完全摆脱毛的阴影,首先是由于中共的专制及其对认识与反思历史的垄断。毛泽东依然是中国最大的政治偶像,因为他是中共专制“合法性”的支撑。所以,无论中共如何评价毛,都不能替代国人对毛的评价与批判;无论中共如何掩盖并歪曲历史,都无法阻止国人对真相和罪行的揭露,无法逃避历史的审判!

毛泽东与中共专制无法切割,还原毛的真相,揭露毛的罪行,反思毛的遗毒,也是对中共专制的反抗。毛泽东不仅是中共的负资产,也是国人的负资产。清理这一负资产,是对毛的罪行及其遗毒的不断清算,是对中共专制基因的剖析,也是国人对自身罪性的反省与忏悔,因为毛泽东及中共不过是整个民族罪性的集中体现。

随着信息时代的冲击,中共已无法完全垄断历史。捍卫记忆,拒绝遗忘,已成为民间社会的共识与行动。这不仅是个人与民族自我认识的需要,也是当下拒绝谎言、真实生活的需要。捍卫个人和集体的历史与现实记忆,就是捍卫生命的尊严,捍卫生命的意义。

在社会转型时期,类似毕福剑讽毛的事件不会成为绝响。当越来越多的名人或普通人勇敢践行公民权利,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意见,真正的中国梦才不会是永远的梦!

2015年4月12日于石家庄望云楼

作者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1,2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