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两年多来的反腐运动,与30多年来的历次反腐相比,不可谓不声势浩大、不举世瞩目。为此,对包括中国民众在内的国际社会产生了很大的欺骗性和迷惑性,人们从善良的愿望出发,指望通过习近平反腐能帮助中国人民走出黑暗的深渊。但是从事实来看,不仅对习近平反腐不能抱有希望,而且要警惕他将中国的未来带入绝境。

首先,中国的腐败核心是中共的腐败,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制度性的腐败则表现为封建专制、集权、独裁的腐败。这是中国腐败的根源。遗憾的是,习近平迄今为止并不承认共产党的封建性是腐败总根子,仍然在执迷不悟地鼓吹“三个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死守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道路、共产党领导。这就导致他必然陷入难以自拔的矛盾之中,用腐败的原因反对腐败。其结论不言而喻,一定是更加腐败。

其次,由于中共腐败是制度性腐败,习近平又不愿意在制度上动刀子,不愿意放弃一党专制独裁和极权,不搞宪政、不允许自由民主,压制言论自由,“防人之口甚于防川”,他提出的七不讲中明确反对西方宪政民主,反对倡导人权的普世价值,反对媒体独立和公民社会,反对与市场经济密切相连的新自由主义,反对中共丑恶历史的批评。不仅不相信和依靠人民群众,还把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人抓进监狱判刑。这样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腐,与封建专制社会皇帝的反腐没有多少差异,最多只有一时效应,时间一长必然适得其反,以失败结束。

第三,今天中国的腐败是全面的腐败,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已经烂透了的政党和政府,有权官员几乎无人不贪。毛泽东好像曾经讲过95%以上的干部是好的,其实应该反过来讲,在没有对权力约束的制度下面,95%以上的有权官员是坏的。八九年“六四”学生以反腐为背景的民主运动被野蛮镇压以后,邓小平曾经口吐狂言,要反对腐败,结果从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腐败蔓延的速度要远远超过经济的增长,应该是社会统计中增长最快的指标。针对这样一个腐败的现状,习近平能把这95%以上贪官都反掉?从实际情况看,他大力反腐到现在,可能连10%的贪官都没反掉。还有85%怎么办?前面判了薄熙来,又抓了周永康,就是再抓了曾庆红、江泽民等,能抓得完吗?我看充其量再反10%就不得了了。如果都反掉,在这个封建专制的制度架构下面,又能有什么样无腐败劣迹的人来补充?他不可能找到答案。

第四,在全面腐败下面,几乎没有屁股干净的官员,他只能找自己身边人,圈子内的人充当反腐主力,就如毛泽东将侄儿毛远新、老婆江青、贴身秘书张玉凤都委以重任一样。结果只能是以腐反腐,将反腐作为权力斗争的工具和手段,打击对手,排斥异己,拉帮结派。所以中国反腐被国际上批评是“选择性反腐”。最重要的,在反腐主体中,其中许多人可能就是腐败的官员,只是因为属于习近平这一帮派才得以重用。这样,一方面被清洗的那一派积下仇恨,另一方面大批腐败官员既不服气,又提心吊胆,心中有怨气。这种反腐只会加剧社会各方面的矛盾,处处布满干柴烈火和不定时炸弹。

第五,反腐必然让中国濒临崩溃的经济雪上加霜,逼使习近平反腐半途而废、前功尽弃。中国经济历来是封建官僚经济,在“一党专制”下面表现为“一把手经济”,政府是第一推动力。现在反腐搞得官场鸡飞狗跳,人人自危,人心惶惶。除了上一些有利可图的投资项目,能捞的继续捞外,主要的精力肯定用在了如何应对反腐方面,比如如何反侦察,如何串通商量对策,如何洗钱转移赃款赃物,不会真正关心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那些近年来暴富的企业家们,由于“没有政府背景发不了财,发了财也保不住”的“中国经济定律”,他们暴富的背后基本上都有一批党政官员,因此对于习近平的所谓反腐,普遍地抱着反对的态度,虽有亿万家财,但总是心里不踏实,晚上睡不着觉,害怕哪一天自己的“保护伞”贪官被抓将自己抛了出来,因此眼下能做的事,就是想方设法转移财产,没有移民的加快移民步伐,已经移民的,加快以“走出去”为名向海外转移资产,或者将不义之财再到股市上赌一把,基本上没有心思搞原来的实体经济。这样一种局面,可能仍然维持必须的消费以外,其它经济都会因为收缩而极度萎缩。中共几个月在已经通货膨胀泛滥成灾的形势下仍然降息、降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不断放水,就是经济趋于崩溃的前奏。在这样的局势下,习近平反腐应该支撑不了多久。我预测,必然的结果就是反腐虎头蛇尾,草草匆匆收场。尽管反腐收场,中国的经济也回天无力。

实际上,习近平如果借助反腐,在巩固自己权力地位的同时推进自由民主和法制,在自己手上结束共产党的封建专制统治,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可惜,他可能没有那个勇气和智慧,骨子里可能还是封建的东西根深蒂固,做着毛泽东第二的美梦。如果直接的这样,反腐也只能以失败告终,免不了自己被钉在耻辱柱子上。中国的江山只有留待“才人”出了!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