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本周,2014年河南公祭赵紫阳及六四死难者的发起人于世文被抓捕羁押近一年后,被起诉两个月后,终于看到了案件的起诉书。

该案先后累计有十余人被抓捕,此后陆续被取保释放,公祭发起人,原中山大学六四学生于世文则被一直关押,直至两个月前被正式起诉。

4月22日,于世文的妻子陈卫介绍,于世文案起诉到法院两个多月后,今天律师终于可以阅卷,并拿到了起诉书副本。————于世文的辩护律师之一张雪忠将这份起诉书称为“一份极具历史意义的法律文件”。

据起诉书描述,2013年4月,于世文等人在河北正定县殡仪馆举办公祭“六四”活动,被警方制止。之后,于世文再次组织策划公祭“六四”。

2014年2月2日,于世文等十余人在濮阳市濮阳县黄河大堤举行公祭“六四”活动,陈卫宣读了《公祭六四英灵,缅怀耀邦紫阳》的公祭词,公祭活动结束后,于等人到“赵紫阳出生地”门前合影留念。

活动结束后,于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电话采访,并向外国媒体提供了包括42个打印签名的公祭词在内的资料。

根据河南省检方的说法,“上述内容被报道后,引发网民大量点击、观看、评论及分享,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经查明,公祭词上签名的人员中,经落实,部分人员系于世文未事先征得本人同意或授权,即对外公布”。

因此,检方指责于世文,“编造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构成中国刑法上的寻衅滋事罪。

对起诉书的指控,于世文的律师张雪忠表示,无论是公祭签名还是于世文接受媒体采访,相关报道获网民点击大量阅读,都不构成犯罪。

张雪忠表示,中国传统是“死者为大”,拜祭亡者的传统传承千年,且于世文等人拜祭不但有六四死难者,还包括中共的前领导人,把这些信息放到网上或者接受采访,不管有多少人点击,也和犯罪毫无关系。

至于起诉书中提及,于世文未获部分签名者同意即将其打印到公祭文上并对外公布。张雪忠认为,“这些人如果有人反对,认为于世文没有经过同意,把名字放在拜祭活动的参与者中,也应该是他们之间纯粹的民事纠纷,和犯罪是毫无关系。”

对检方的这一说法,于世文的妻子,当时参与了公祭的陈卫女士介绍,这份检察院的“起诉书”与之前公安的“起诉意见书”有一些不同,试图拿签名说事,认为于世文未事先征得本人同意或授权即予以打印并对外公布。

陈卫介绍了公祭签名争议的的前因后果。

2013年,于发起第一次六四案公祭,本台和一家香港媒体曾到场采访,当时,所有签名者都征求了意见后才签上的,由于警方阻扰,很多人未能到达公祭现场,那次公祭不是很成功。因此,2014年第二次公祭时出于保密考虑,签名未征求所有人意见。

陈卫解释说,“我们知道他们不会反对,他们基本都是六.四分子,想要祭奠亡灵的心情和我们一样迫切,事后也证明确实无人提出异议,他们都能理解于世文基于保密的做法。邵晟东老师事后确是发过一个声明,不同意签名,原因是不同意公祭词提到的回到八十年代,但他本人去了现场,也被刑拘了一个月,他显然不反对公祭。”

4月23日,于世文的辩护律师收到起诉书副本后,前往看守所会见了于世文,根据马连顺律师的介绍,于世文“精神很好”,马连顺律师转述了于世文的心态和评论。

对此次系狱,于世文表示“坦然,荣幸”。

于世文说,“(我)为六四几次坐牢都没有前科,感到很委屈,这一次终于起诉了,我很坦然,也很荣幸,终于为六四实质性做出了一点努力!从内心里一直觉得欠六四太多太多。这是昨天接到起诉书的第一想法。”

于世文表达了对死难者的哀思,“我们成立了家庭,有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得到了幸福,而六四那么多人永远倒下,有的人长期服刑,有些人一直在漂泊,已经到了我应该回报六四的时候了。一句话,轮也轮到我了。”

于世文说,起诉书仅指控我一个人,而最初被非法羁押的达十人,号称“十君子”,由于全国网友大量声援,维权人士的不懈抗争,律师团队的艰苦工作,使九人被先后释放,“在我的内心也感到很高兴,很从容!在此要感谢网友、维权人士和律师团队!”

于世文最后表示,“我将在庭审中保持沉默,因为对我的审判是非法的,这种法庭本身也是非法的。起诉的所有指控也是非法的,他们没有或者已经丧失了审判的资格。”

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