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B-union今年是中华全国总工会成立90周年。“五一”劳动节前中共七常委悉数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会上习近平讲“要坚决履行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的基本职责,把竭诚为职工群众服务作为工会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帮助职工群众通过正常途径依法表达利益诉求,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广大劳动群众心坎上,不断赢得职工群众的信赖和支持。让职工群众真正感受到工会是‘职工之家’,工会干部是最可信赖的‘娘家人’”。亮明了工会以维护职工权利为职责,要做职工的“娘家人”的立场。

对于工会在社会中应该充当什么角色,即履行什么职责?在中国现实中一直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其一、认为工会就是工人利益的代表,是以维护工人权利为职责,是工人的自发自愿组织,属工人的自治机构;其二、认为工会是党派驻工人中的管理协调机构,是执行党的统治意志,代表党的利益,贯彻党的方针政策,是党统治力的延续,就是党的工作的一部分。这两种不同观点,其实决定着对工会的定性,直接影响着工会在处理社会事务上的立场与方式。

通常来说,在社会处于和平时期,不存在什么纷争动荡时,这两种观点不会表现出明显的分岐,更不会产生相互冲突,基本都是处于相安无事的共存状态。然而,一旦社会出现问题,产生冲突,发生动荡,面临历史性抉择时,这两种观点主导下的工会就会表现出形同冰炭的态度,采取完全相反的应对方式。对这种历史性的抉择,前中共“三宽部长”朱厚泽与赵紫阳先生的一次对话,集中而经典地反映出来。

据《炎黄春秋》杂志登载杨继绳先生回忆文章说:“朱厚泽离开中宣部以后被安排到全国总工会,担任书记处第一书记兼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主席(主席倪志福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朱厚泽向我介绍了他到全总上任前赵紫阳和他的一次谈话。赵问朱:‘如果出现了社会动荡的情况,工人和政府对立,工会站在哪一边?’朱厚泽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当然站在工人这一边。’赵紫阳满意地说:‘这就对了。’一年多以后,出现了北京政治风波,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全国总工会为在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学生捐了10万元。这件事是经倪志福同意的,在清查的时候,朱厚泽承担了全部责任,当然也就离开了全总的领导岗位。”

由此可见,当社会大的历史性事件来临时,对工会所持不同观点就必然作出不同的反映,采取不同的应对之策。朱厚泽先生明白无误地表达了工会在“政府与工人对立”时,“当然站在工人这一边”的立场,即工会理所当然是代表并维护工人权利的,因此,八九爱国运动起来后,朱厚泽先生自然选择了站在工人、学生一边,但结果却遭到当局给予去职对待。由此可见,在中共统治集团中,持反对赵紫阳、朱厚泽所持工会立场的一方,主张工会是党领导的职能延续及是党工作的部分,在力量上处于强势,他们能将赵紫阳、朱厚泽等废黜、软禁。

对待工会的不同观点,其实深刻地反映着社会的民主与极权两种意识的分岐。现代民主法治社会,工会就是工人自发组织,是工人利益的代表,是民间NGO。但在极权社会,工会就是党管控社会的职能机构,是党统治工人阶层的工具,是基层权力组织,工会的负责人进入政府权力编制,是有级别,算工龄,有党龄的。这样一来,工会就是代表党的意志,而不是代表工人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社会动荡,形成政府与工人的对立,那么工会必充当政府镇压工人的工具,而不是维护工人的“婆家人”。

一个社会如何才能保证工会站在工人一边,成为工人的“婆家人”呢?从世界文明历史来看,落实公民宪法赋予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才能最终最根本保证工会维护工人利益,而不成为权力统治的工具。

中国自1989年之后推行的畸形经济改革,导致大量企业倒闭,大批工人下岗,大量国有资产流失,广大工人权利受到严重侵害,也由此制造了大量工人的贫困与大批官僚的贪腐,造成了社会矛盾激化与冲突,使社会深陷全局性崩溃的危机之中。导致中国社会如此严重状况的根源固然很多,但其中没有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组织,没有形成起来抗衡权贵主导的瓜分国财民脂的所谓改革的社会力量,显然是重要的一方面。正是由于工会组织的变质,充当起权力统治的工具,使广大工人处于分散无力的状况,从而给官僚化公为私,疯狂掘取鲸吞国有资产提供了条件。

今天,中国无论从防范官僚贪腐,还是落实依法治国,而或促进社会民主,化解社会矛盾,缓和社会冲突角度,让工会真正成为维护工人权利的“婆家人”,让工会在社会冲突中选择站在工人这一边,归正工会应有职责,这是当前中国工会必须面对的课题与无可推卸的使命。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