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 Diamond天安门民主大学把这门有关民主发展的视频课程译成中文,并出版成书,本人非常感谢。翻译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而对于作者来说,作品能被译成其他文字,没有比这更高的荣誉了。

中国人民将有机会用母语阅读、观看本课程的内容,对我具有特别的意义。中国向何处去? ——这是未来数十年内,全球民主前景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事实上,这或许是前途未定的世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正如我在此课程中所明确阐明的,我认为“现代化理论”能够在解答此命题时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启示。我们的思维方式不能过于决定论,而民主也未必会不请自来,认识到这一点固然重要,然而,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几乎都是民主国家。这一事实亦并非巧合,当国家(至少非石油输出国)走向富裕,或迟或早,它们都转而接受民主制度。

经济发展使社会变得更复杂,各种阶层会更多,会出现一个更庞大、更自主的中产阶级,人们的资讯来源也更加自主,他们与外部世界有更广泛的联系,而当今世界,即使在发展中国家,民主的建制与规范也在蓬勃兴起。也许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随着经济的发展,当年轻人在更富裕、更舒适的物质条件之下成长时,他们的价值观会发生变化。人们不再仅仅满足于物质方面的进步,他们要求自由、自决和尊重,即人的尊严。对大千世界的差异,他们抱有更宽容的态度;他们更渴望在艺术和政治上表达自己。他们有了更多的自信和政治效能感,也就是体会到,如果参与政治进程,就能发挥影响。他们加入更多的组织,也越来越有能力组建新的组织。他们对威权提出更多的质疑,不会轻信意识形态。用英格哈特( Ronald Inglehart )和瓦采尔( Christian Welzel )的话来说,他们力求“摆脱威权统治”并获得“人的赋权”。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想让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相信,中国(或许还包括亚洲大部分地区)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他们想让全世界相信,中国或亚洲的独特价值观将会继续让秩序超越自由,让威权超越多元。然而,这种努力注定要失败。来自中国民间社会、大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以及各种政治抗议活动的民意数据,以及越来越充足的证据显示,经过3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社会正在发生巨变。中国人民将越来越多地在政治上争取民主自由。这并非要求立刻民主化,但无疑表明,中国要保持政治稳定,其统治者必须至少开启逐步的改革,让人民有更多的结社与言论的自由,将中国共产党从国家政府和司法体制中分离,并为真正的法治创造条件。现代化的一个重大悖论是:为了维持稳定,或至少抵御爆发无序革命的可能性,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与调整,以满足新兴社会群体的期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威权体制就很容易有突然崩塌的危险,这曾在欧洲前共产国家和苏联发生,也几乎在1989年的中国发生。

中国如能走上逐步的民主变革之路,它将更有可能顺利发展成一个比较自由的民主国家,并使民主体制得到巩固。台湾就是一个例子,从20世纪的70年代末开始,经过整个80年代,直到90年代初,台湾就选择了这条道路。让共产统治突然崩塌是一个冒险的主张。它可能一瞬间就让人们获得自由,并迅速诞生一个民主国家,但近来的民主史缺乏这样的正面实例,这更可能带来社会的混乱、财富被掠夺以及威权体制的卷土重来,在苏联瓦解后的俄国,我们所看到的情况正是如此。

我希望,中国目前的领导人能汲取历史教训,逐步开启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开放的进程。但他们似乎恰恰从苏联的失败中汲取了错误的教训。他们处心积虑,力图免遭戈尔巴乔夫的命运,但在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却注定会重蹈覆辙——历时70年的共产体制在他们手中土崩瓦解。

我真心希望目前中国的领导人能认真汲取不同国家的经验教训,并研究民主发展的理论。这样,他们才能开始为自己、也为国家做好民主变革的准备。民主变革迟早会在中国出现。目前,摆在这一代中国思想家、学者、实业家,以及政治和公民领袖面前的伟大历史任务,就是为中国的民主化做好准备。未来数十年内,整个世界将会看到一个最重要的政治进展:中国的民主化。这将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作,我希望这门课程能在此过程中发挥一些作用。

戴雅门( Larry Diamond )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