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是谁?谁在《失控》?

凯文?凯利,粉丝亲昵呼之为KK,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大学辍学生,一手创办过著名互联网杂志《连线》(Wired)以及号称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最喜欢的杂志《全球概览》,也曾经八十年代发起了首届黑客大会,文章散见《纽约时报》、《经济学人》、《时代》、《科学》等知名媒体。不过,我们今天还在热络谈论KK其人其事,更多源于他在九十年代出版的一本被称为“过去十年公认最具智慧和价值的一本书”:《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

《失控》写于二十年前,第一版于1994年发行,到今天已经超过十五年,然而却被认为魅力不减。今天,诸多拥护者认为主旨不仅在于解释互联网经济,更揭示了关于生命未来和社会新秩序。彼时,互联网方兴未艾,凯文?凯利却早早预见了我们今天互联网的诸多前沿趋势,他宣称群体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网络社区、网络经济、协作双赢、电子货币、web2.0都可以在《失控》之中找到踪迹,未来也许就是意味着快速、廉价、失控——“失控”更多意味着就有权威的瓦解与去中心化,这并非一场人们预计的无序噩梦,甚至意味着“自控”的兴起,因为正如凯文所言:在需要终极适应性的地方,你所需要的是失控的群件。

直到今天,凯文仍旧认为《失控》的内容涵盖了互联网的当今形势,唯一始料不及的在于互联网发展的迅猛速度,这或许也是他始终是坚定不移的技术进步乐观主义者的原因。伴随着技术的快速更新以及机器的大量涌现,人类的恐惧与焦虑也与日倍增,知识分子对于技术的分歧也与日倍增,大众的集体情绪也始终摇摆不一:从大银幕上的《黑客帝国》、《我,机器人》大热,再到现实生活对于GOOGLE侵入隐私的恐惧,甚至FACEBOOK近日也列为婚姻的有力破坏者之一,公众甚至担忧互联网未来出现《1984》式无所不在的“老大哥”。

对此,凯文更强调技术的进步在于使得每个人的天赋可以得到发挥,他坚信透明的社会更有效率,相老大哥式自顶向下的控制对于一个复杂系统来说——比如朝鲜,基本上是不能运作或者不能长时间存在,彼此对等的,互相透明的结构可能是更有弹力,更强壮,更稳健。

他倾向于认为未来的形态源于生物逻辑的胜利,随着机械与生命体之间的重叠在一年年增加,“机械”与“生命”这两个词的含义在不断延展:甚至直到某一天,所有结构复杂的东西都被看作是机器,而所有能够自维持的机器都被看作是有生命的。与此同时,两种趋势不可避免的也在发生:第一,人造物表现得越来越像生命体;其次,生命变得越来越工程化。有机体与人造物分野并不像我们过去认为的那样泾渭分明,而是彼此嵌入,机器人、公司、经济体、计算机回路等人造物也越来越具有生命属性,凯文将这些些人造或天然的系统统称为“活系统” 。

“活系统” 的体现之一正来自昆虫界,后者群体行为往往被用来比拟互联网形态的杂乱无章,然而昆虫的群体表现是否真的如此低级呢?好比蜜蜂吧,就像一个白痴的选举大厅,由白痴选举白痴,甚至不乏小说家卡夫卡式的噩梦,蜜蜂每每往不同方向同时行动做无用功,就像一群流氓与乌合之众。

令人惊讶的是,蜜蜂群体最终却被证明非常有效率,嗡嗡嗡嗡之后,最终蜂群会朝着一个方向坚定前行,蜂后也追随大多数,而不同蜜蜂迅速各司其责,几乎可以被看作深得民主制度的精髓,体现了彻底的分布式管理。这个看似无序杂乱的的群体表现的犹如一个完整的有机体,正如学者所言“就像一个细胞或者一个人,它表现为一个一元整体,在空间中保持自己的特性以抗拒解体……既不是一种物事,也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种持续的波涌或进程。”

除了昆虫,真实的鸟类和鱼类的群体行为也有类似的特质,被科学家认为必然源自于相似的简单规则,“群体曾被看作是生命体的决定性象征,某些壮观的队列只有生命体才能实现。如今根据雷诺兹的算法,群体被看作是一种自适应的技巧,适用于任何分布式的活系统,无论是有机的还是人造的。”有人将类似的集群所形成的系统称之为超级有机体,要义在于“当整体行为从各部分的有限行为里有规律地涌现时,身体与心智、整体与部分的二元性就真正烟消云散了。”

超级有机体的种种概念很类似今天“喧哗而有序”的互联网,单个个体看似无意义的行为隐秘地呈现出爆发性的力量。伴随着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对于群体选择的重视重新提升到新的高度。由生物界启发开始,凯文?凯利总结出包括群体构成的系统运营的九个规律:分布式、自下而上的控制、递增收益、模块式生长、边界最大化、鼓励犯错误、不求最优,多目标设定、谋求持续的不平衡 、变自生变——凯文揭示了创新的复杂系统跟生物进化内在一致性,“九律”也构成理解未来互联网作为“超级有机体”的关键所在。

《失控》意图宏大,力图机器、系统、生物和社会的书籍意图宏大,糅合参考了生物、化学、生物、计算机、控制论、运筹学、社会学等诸多元素,大开大壑的跳跃论述几乎可以使得每一章可以独立阅读——看起来很“炫”的背后,更有意无意之间,呼应了伴随技术革命、神经网络、生态平衡、人工智能和混沌理论等思潮而在二十一世界勃然兴盛的复杂性科学精神。

作为最早提出“复杂性研究”的学者,埃德加·莫兰强调“来自噪声的有序”原则:如果我们将一些具有磁性的小立方体散乱在一个小盒子中,随意摇动盒子之后,其中的立方体会自动连接成一个有序的结构,动态而有序正是互联网作为一个复杂系统得以不断进化的动力。复杂性系统意味着什么呢?“无穷无尽的相互作用使每个系统作为一个整体产生了自发性的自组织,这些复杂的、具有自组织性的系统是可以自我调整并具有某种动力,也具有将秩序和混沌融入某种特殊的平衡的能力。”显然,凯文的思想渊薮也与此息息相关。

有人说《失控》是一本互联网时代的《资本论》,有人又说这本书堪比后工业时代的《圣经》,其实对于反复强调互联网意味着”对于权威的终结”的KK而言,他或许更期待这本书能够作为一个个体对于“超级有机体”的贡献之一。姑且不论据说诸多乔布斯、斯皮尔伯格等诸多潮人宣称受到《失控》影响,凯文?凯利至今被看作是“网络文化”观察家以及互联网游侠甚至网络预言家,今年的中国行更是将其热度推向新的高潮。

中国的故事对于凯文不陌生,青年时期他多次来过亚洲游荡。曾经有人感叹这本书引入对于有些迟缓,但凯文描述的一切愿景在中国刚刚起步,这里仍旧存在太多权力的樊笼。即使使最被看好代表互联网精神微博,也更多簇拥着名人与媒体的信息,大众角色还是沉默的大多数与围观的群氓,权力仍旧存在,只是没那么坚固,自控远远未到,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一线曙光,一切新技术总有一天会使得就权威的瓦解犹如破竹。

[美]凯文·凯利 著:《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东西文库 译,新星出版社,2010年12月,88.00元。

来源: 《读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