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墅“同学”录·十一

──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基督徒之二:吴旭升

吴旭升等人,是青岛市“六四”民运的另一种力量。他们的“事迹”,在“6. 4”大屠杀后,曾令青岛市的官僚“老爷”们,吓出一身冷汗。

1989年5月间,青岛市以大学生为中坚力量的民主运动风起云涌之际,吴旭升和他的朋友们组成青岛市“工自联”,配合大学生、市民的游行静坐等行动。6月4日,中共在北京大肆屠杀参与民主运动的学生、市民后,青岛市的学生、市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游行。

据朋友介绍,以吴旭升为骨干的部分青岛市“工自联”成员,不惜与青岛市中共头目同归于尽,密谋用炸药炸毁青岛市政府大楼。据说,吴旭升与军方朋友商定,用一辆吉普车装载军方朋友从军火库弄出来的炸药,驶入市政府的车道,停在正门正中然后印爆炸药,一举炸毁市政府大楼,以此报复中共的“6.4”大屠杀。也不知此事有多少真成分有多少属于构陷,吴旭升与他的军方朋友们被中共抓获判刑可是确凿无疑。吴旭升被判刑12年,军方朋友因军事法庭秘密审讯,后果不详。

吴旭升自幼与在银行工作的母亲相依为命。他的母亲因在国民党时期的银行干过职员,一直被管制使用。吴旭升从来不谈他的父亲,但随身带着他父亲留下的写有“献给最可爱的人”字样的搪瓷茶缸。据朋友们猜测,吴旭升的父亲应参加过中共的“抗美援朝”,可能是个干部,这里面必定有令吴旭升不愿提及的伤痛埋在心头。从他的情况,可以想象得到,他与母亲曾经经历了多少生活的艰难,经历了多少心灵的伤痛。

吴旭升曾经为生存四处奔走,干过各种各样的行当。听吴旭升讲,他贩过西瓜、青菜,卖过海鲜、服装,也曾在泰山、崂山等风景区,出售过他亲手雕刻的孔子、老子头像,结交过三教九流、三山五岳的各种人物,后来钣依天主,在心灵上找到了安慰。

吴旭升另一个让人敬佩的事件,是“英雄救美”。1989年春天的一个夜晚,一群地痞追赶两名外地到青岛旅游的女大学生,企图不轨。吴旭升用石头、砖块与这群地痞巷战了两个多小时,掩护两名少女逃离。吴旭升把惊魂不定的两个大学生小妹妹,带到家里招待好食宿,第二天又为丢掉一切逃命的小妹妹,筹足回家路费送她们坐上火车。

这对险遭不测的小妹妹,后来在家人陪同下,到青岛看望感谢吴旭升时,吴旭升这位小妹妹心目中的“大英雄”,已经被关在看守所的铁笼子里了。两位小妹妹在看守所的“倾盆泪”,感动了铁石心肠的狱卒,让她们隔着窗户玻璃,瞻仰了一下吴旭升的尊容,一切感激只能尽在泪水涟涟的抽噎声和带来的食品中了。

吴旭升在直属队时,主要看一些绘画艺术之类的书籍。他与张杰合作,为北墅劳改支队韩主任画过画像,后又为韩主任的“孤本”(由王在京编写,孙维邦、张宵旭、陈兰涛等抄写,集体完成)裁剪书画过插图。直属队解散后,吴旭升分配到教务处先是在排字房排字,后调小报组当美术编辑,有时还画画漫画。1992年,吴旭升到潍坊监狱后,与姜福祯一起分配在宣传组政治教研室,也与张杰偶尔外出作画或画广告牌。

吴旭升出狱后,与人合伙贩运蛤蜊。1998年,中国民主党山东委员会筹组时,吴旭升找到我与姜福祯,参与了全过程。后来的多次签名,吴旭升都积极参加了。吴旭升因四处奔波居无定所,我与姜福祯等朋友多年没有见到他了。但愿他生意有成,生活能安定下来。

2006-05-15凌晨1点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