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为何世界所有科技灾难皆是人为

当今世界享受主义盛行,人们倚仗科技追求生活舒适和富有,却又为其所害。我在另一篇文章里说过,科技进步是柄双刃剑,它会引发全球性灾难。君不见,一方面,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另一方面,与之相伴的灾难,也愈演愈烈。更何况,灾难的结果,大多不可逆转,人类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

表面上看,科技灾难各有不同。但无论是核技术事故,生化技术事故,还是空难、海难和陆路交通灾难等,都是人祸所致,正如美国灾难学者李·戴维斯(Lee Davis)在其专著《人祸》(Man-Made Catastrophes)中指出,世界上所有科技灾难,皆是人为,源于人类愚蠢、疏忽和贪婪的天性。我赞同这样的说法,同时还要补充一句,愚蠢、疏忽和贪婪的天性,源自人类的不信。《圣经》早就警告我们:“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13,3-5)美国学者约翰·列斯里(John Leslie)在其专著《世界末日》(The End of the World)中断言,人类社会在未来500年里,自我毁灭的可能性占30%,其毁灭的形式,便是科技灾难。

纵观人类的发展,科技性灾难所占的比重,远高于自然灾害。人虽不可胜天,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多少掌握了一些自然界的演变规律。而对科技领域的突发事件,人类基本浑然不知,以近期韩国发生的海难为例,2014年4月16日上午8时58分,韩国载有470人的“岁月号”客轮,在西南海域发生浸水事故而下沉,造成281人确认遇难,尚有23人下落不明。不错,事故最终归咎于船长弃船逃生,全船人员错过了逃生的最佳时间,但是,读者诸君可还记得100年前的“泰坦尼克号”?沉船的最后关头,船长虽与巨轮共存亡,却也没有挽回它最终沉没的厄运。根据联合国的统计,科技灾难造成的人类死亡数量,约占人类整个灾难性死亡的三分之一。

科技灾难的恶果,除了给人类造成生命和财产损失之外,还引起社会恐慌和骚乱,造成生活瘫痪,引发政治动荡,造成政局不稳定和国家管理者威信丧失的后果。

目前国际科技灾难研究领域,比较流行的灾难分类是英国式的,英国专家将各种工业灾难(Industrial disasters)、交通事故(Transportation disasters)、各种管线的崩断与战争和恐怖袭击相提并论,并将它们统称为人为事故(Man-made disasters),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认可这样的分类。

化工产品生产、使用和运输操作违规而爆炸并造成灾难的惨剧,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延续,1917年12月6日,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省会和最大城市哈利法克斯(Halifax),大西洋沿岸诸省中最大港口,一艘满载着5000吨弹药和炸药的法国军火船“蒙特·布兰克”号(Mont Blanc),与比利时救援船“艾沃”号(Ivo)在海湾相撞,“蒙特·布兰克”号燃烧爆炸,将方圆5平方公里的街区夷为平地,哈利法克斯市区大部分被摧毁,1635人当场死亡,8000多人受伤。(见2007年拉兹德罗日内所著《劳动保护》一书)

印度博帕尔事件,算得上世界上著名的工业灾难事故之一。1984年12月3日,美国联合碳化公司(Union Carbide)在印度博帕尔市开设的农药厂,地下储罐内剧毒的甲基异氰酸酯因压力升高而爆炸外泄。45吨毒气形成一股浓密的烟雾,以每小时5000米的速度袭击了博帕尔市区。死亡近2-3万人,受害20多万人,5万人失明,孕妇流产或产下死婴,受害面积40平方公里,数干头牲畜被毒死。究其原因,首先是,储罐化学液体因为管控失调外泄,属于违反化工液体管理条例所致;第二,调查显示,农药厂管理层缺乏农药厂的经验,管理马虎,未肩负起领导责任。其三,由于该厂的领导层管理松懈,致使在事故发生时,工程科技部门和紧急事故处理部门在事故发生时不能配合协调救灾;其四,农药厂贪腐成风,资金挪用,使得设备老化,迟迟得不到更换,事故发生前隐患丛生。(见2007年拉兹德罗日内所著《劳动保护》一书)

1921年9月21日,位于德国奥堡(Oppau)附近的化工厂(BASF)发生爆炸,当场死亡561人,受伤1500人,成为世界化工灾难史上悲惨的一页。那是一家生产苯胺染料和化肥的工厂,但是竟然也生产爆炸物品的一部分和剧烈窒息性毒气——光气。其实,在爆炸发生前的几个月,该厂已经发生过爆炸事故,造成百余人伤亡和有毒气体泄露。灾难调查结果显示,导致爆炸的直接原因,是该厂的储备硫酸盐和硝酸盐,大量囤积于库房内,待市场旺销时节上市。工人为了在捣碎板结的硫酸盐和硝酸盐,用氯酸钾混合汽油实施爆破,结果,硝酸盐瞬间分解,爆炸时其释放出来的能量,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它竟然相当于4000-5000吨梯恩梯当量!剧烈的爆炸,致使奥堡城1000座建筑中,800座倒塌,除了造成人员伤亡之外,还有7500多人无家可归,连城市的郊外乡村都受到严重波及,站内待发的列车,被强大的冲击波卷走,半径70公里之内所有建筑的玻璃均被震碎,远在300公里外的慕尼黑都能听见剧烈的爆炸声。爆炸不仅将地面炸出一个长125米,宽90米,深20米的一个巨坑,还引发了大火,经过几天的扑救,火势才得以控制。遇难的561人中,除了被炸死的之外,还有一部分人死于烈火。1923年,苏俄作家小托尔斯泰(А。Н。Толстой),出版了科幻作品《加林工程师的双曲线体》(ГиперболоидинженераГарина),他在其中描绘了德国奥堡化工厂爆炸惨剧。小托尔斯泰是世界上,最早书写人类蒙受工业灾难的作家之一。(见В。Д。马尼亚科夫《当代世界社会与人的安全》,2005年,莫斯科,综合技术出版社,551页)

但是,人类的化工技术灾难并未就此休止。1942年,比利时的特森德洛(Tessenderlo)市制氨厂发生爆炸,酿成186人死亡,900人伤残的悲剧。1948年,德国路德维希港(Ludwigshafen)硫酸苯胺生产联合体突发爆炸和泄露事故,导致200人死亡,2000人受伤。

1944年,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的首府,西岸大城市和全国最大海港孟买(Mumbai),一艘运载化工产品的干货船福特?斯提金号(Fort Stikine),突发爆炸,1367人瞬间殒命,3000人受伤。1949年,东德(Йоханнгеоргендштадт)铀矿发生爆炸,37000人死亡,伤者数字至今不详,1956年,7辆装有炸药的卡车爆炸,12000人被炸死。(见В。Д。马尼亚科夫《当代世界社会与人的安全》,2005年,莫斯科,综合技术出版社,551页)

1947年4月16日,一艘由马塞港始航的法国货轮“格拉肯号”,停泊在美国得克萨斯城的加尔沃斯顿海湾,船上装有2300吨硝酸铵化肥、200吨花生米、大量面粉和其他杂货。9时12分,“格拉肯号”轮船发生爆炸。135米长的船体被炸成碎片,连同蒸汽机、锅炉和铣床碎片都被抛至方圆2公里的地方。数千只海鸥被冲击波震死后,如雨点般从空中落下。城市上空飞行的两架飞机被击碎后坠入海中。港内的水泥仓库和海湾对岸10米高的贮油罐被震倒。四辆消防车被炸毁后沉入海中,激起了几丈高的浪花。巨大的爆炸引发了海啸。爆炸的瞬间,码头附近的海水几乎被完全排开,然后波涛又排山倒海般地猛扑过来,激起了冲天巨浪。50米长的驳船,被甩落在距码头70米远的汽车顶上,汽车被压得粉碎。15英尺高的海浪席卷了600辆汽车,还将消防队员和周围的群众卷进了深渊。港口新建的蒙桑托工联合企业里上早班的450名职工,也约有100人被炸死,200人受重伤。17日凌晨1时10分,第一次爆炸产生的灼热金属碎片落到码头对面的两艘美国货船上,它们分别装有960吨硝酸铵化肥和3000吨硝石。由此引发了第2次和第3次大爆炸,波及了附近众多的油库区,厂房大楼顷刻被夷为平地,工厂被炸成了一个个大坑。事后,据有关部门的检测,此次爆炸的强度相当于一次小型地震。3次大爆炸造成的烈火吞没了得克萨斯城,大火烧了3天3夜,造成576人死亡,3000多人受伤,15000多人无家可归。(赵铸新《毁城之灾》,见《现代职业安全》杂志,2006年07期)

中国也是工业灾难大国。近年来,有数十起后果严重的化工领域的爆炸事故,震惊世界。如,2005年11月13日下午2时至3时左右,吉林省吉林市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101双苯厂化工车间发生连续爆炸,酿成5人死亡,1人失踪、2人重伤、21人轻伤的悲剧。事发后,数万居民被紧急疏散。调查部门的结果显示,爆炸导致松花江江面产生了一条,长达80公里的致癌物质苯和硝基苯污染带,它顺流而下,通过哈尔滨市,该市饱受停水五天的磨难。过了哈尔滨之后,污染带将继续从南向北移动,并且流经佳木斯市等黑龙江省的多个市县,然后在松花江口注入黑龙江。污染带将沿黑龙江向东流动,先经过俄罗斯的犹太自治州,然后进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并且流经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共青城、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等城市,最后注入太平洋。

2006年6月16日15时09分,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城关附近,安徽省盾安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粉状乳化车间粉乳前工序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0人死亡,30人受伤。2006年7月28日,江苏省射阳县氟源化工有限公司的爆炸,造成22死亡,另有28人受伤。

2011年4月13日22时12分,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喇嘛甸镇富鑫化工厂,因非法生产偶氮二异丁腈而发生爆炸燃烧。现场作业人员共计14人,9人当场死亡。

最令人震惊的,就是山东省青岛市,“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特别重大事故。2013年11月22日凌晨3点,位于黄岛区秦皇岛路与斋堂岛路交汇处,中石化输油储运公司潍坊分公司输油管线破裂,斋堂岛街约1000平方米路面被原油污染,部分原油沿着雨水管线进入胶州湾,海面过油面积约3000平方米。在抢险机构组织海面布设围油栏过程中,当日上午10点30分许,黄岛区沿海河路和斋堂岛路交汇处发生爆燃,同时在入海口被油污染海面上发生爆燃。该事故共造成62人遇难,13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7.5亿元人民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