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婴儿男女性别比例持续多年严重失调。专家估计,15 年之后,中国将出现至少3 千万人的光棍大军。怎么办?如果让几个男人共有一个妻子。这不成“共妻”了吗?

众所周知,早在中共兴起之初,国民党即攻击共产党是“共产共妻”。“共产”我们都领教过了,如今好歹也完结了,谁能想到接下来还会有一场“共妻”呢?

当然,早先说的“共妻”幷不是指几个男人共有一个妻子,而是指性解放,是指婚姻制度的松弛乃至废除,是指家庭的消亡。在马克思、恩格斯的理想国里,妇女将从家务劳动中彻底解放,生下小孩送到托儿所、幼儿园,交给社会抚养,吃饭有公共食堂。妇女在经济上获得独立,不再依赖男人,女人不再是男人的私有财产。

那时候,家庭将逐渐消亡,婚姻的纽带也将松弛乃至解除,男女之间的关系将摆脱一切经济的或社会的束缚,完全取决于他们的感情和意愿。

严格说来,这不叫“共妻”,这叫“共夫共妻”,这叫性解放。

在俄国,十月革命后不久,曾经流行过“一杯水主义”。所谓“一杯水主义”,就是说男女之间发生性关系象用杯子喝水一样稀松平常,想换就换,只要杯子不髒.中共在延安时也一度流行过“一杯水主义”。不过好景不长,共产党领导人很快发现性解放会对革命事业造成某种腐蚀作用,于是,“一杯水主义”很快就又被传统的婚姻与家庭关系所取代。出于对臣民身心控制的需要,共产国家在家庭问题和性的问题上甚至往往比别的国家──大概除开伊斯兰原教旨国家──更保守。

回到现今中国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上来。在别的时代也发生过男女比例失调的现象,但那多半是女多男少,譬如经历了一场长期的战争,导致青壮年男性大量死亡。女多男少通常不会构成社会问题,因为许多社会都有一夫多妻的习俗;另外,单身女性不是“动乱因素”,很少威胁社会稳定。未来中国的问题却是男多女少,所以很麻烦。

你或许会说,男多女少的情况也不少见。不是有很多社会都男多女少吗?尤其是在中青年,也没见惹出什么麻烦嘛。

我看未必。记得在80 年代初期,大陆报纸上出现过一个新名词,叫“大龄男女”,专指那些超过法定婚姻年龄的单身男女。照理说,任何时代都有不少人在超过法定婚姻年龄后仍然单身,为什么过去没有出现“大龄男女”这个专有名词?因为唯有在80 年代初期的中国,大龄男女才构成一个社会问题。第一、当时的大龄男女在数量上特别多,以至于形成一个相当普遍的社会现象;第二、更重要的是,当时的大龄男女问题基本上是由于一种共同的人为的因素所造成的。我们知道,当时的大龄男女,主要是所谓老三届,由于此前的文革和上山下乡的共同经历,以及严格的户口制度和巨大的城乡差异,使得这代人很难正常的恋爱结婚;再加上当年对婚前性行为的不宽容,住宅狭小拥挤,个人生活空间极度受限,导致单身状态的性压抑。同病相怜,这就使得他们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和群体意识,整个社会也对这一问题具有强烈的感受。

未来中国的光棍大军也是类似的问题。第一、未来的光棍大军在数量上特别多,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第二、大家都清楚地知道这批光棍大军是当局强制一胎化政策的副产物,也就是说,是一种共同的人为的因素的结果。一般来说,人类社会出现的问题,如果是由大自然造成的,当事人只好认命。如果是人的因素造成的,但幷不是某一个特定群体有意识行为造成的,冤无头,债无主,受损的一方找不着人算帐,也只好接受现实。可是,未来中国的光棍大军既然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当局政策的牺牲品,他们如何还会默默地忍受呢?这决不是娼妓合法化就能解决的,因为光棍们不仅有性的需求,而且还有婚姻的需求,家庭的需求,传宗接代的需求。可以想像,最有可能堕入光棍大军的人是那些最贫苦的人,而他们的贫苦也幷非都是自己的过错;再加上现今中国包二奶、包三奶现象泛滥,这就使得那些光棍们更觉得愤愤不平。

中共当局强制推行计划生育政策,造成了大量骇人听闻的反人道行为。辩护者说,非如此不能遏制人口爆炸的趋势,不强制不能解决问题。然而这是怎样的“解决”问题啊?撇开其非人性的残暴不提,这是“拆东墙补西墙”,这是“挖肉补疮”,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又制造出新的问题。端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结果往往是,旧问题解决了多少大可怀疑,新问题却扑面而来无可回避。几千万光棍大军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影响,造成什么后果?这又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中国特色”。

专制这种毒品是很容易上瘾的。专制有自我实现和自我证明的能力。专制的特点是敌视自由,不相信自发,不相信自然,不相信诱导性政策也能解决问题。专制总是迷信暴力,迷信强制。殊不知专制本身就会制造出大量问题,但是,除非这些问题发展到十分严重的程度,否则专制政府就会置之不理;然而等到问题堆积如山,积重难返,专制又再度诉诸专制的手段实行相反的政策,因为专制不把人当人看,做事不择手段,什么手段都敢用,所以专制看上去大刀阔斧,立竿见影。至于这种专制手段又会引出哪些严重的隐患或副作用,专制政府就顾不上了。于是整个社会就陷入专制的恶性循环:越专制就越专制,以至于到后来,很多人都以为不专制就天下大乱,不专制就不行了(?!)。显然,专制幷没有解决问题,它只是使得问题象癌细胞一样四处转移扩散。而在专制造成的长期的、反复无常的痉挛中,国人逐渐变得对它的残酷习以为常,麻木不仁,社会的道德资本被消耗殆尽。这无疑是更严重的问题。

2004年2月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