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官家主义”统治的形式中,潜规则特别突出,代理人会追求自己的利益,欺上瞒下,瞒上欺下,他们对老板吃回扣,对老百姓敲诈勒索。公私矛盾突出。这时潜规则盛行。

百度搜索键入“吴思”,旁边会自动提示“潜规则”。可以说,这几年,最先提出这一概念的吴思,所思仍与规则有关:提出血酬定律,描述暴力集团的行为逻辑,而去年衍伸的“官家主义”,则用来描述暴力集团的统治形式。二者运行的过程中均能看到“潜规则”的身影。

这种一以贯之的学术思考,让人很容易总结吴思这几年干的事儿。尽管他自称手头什么材料多就先做哪样,看似漫无目的,回头来看实则有条不紊,上述提到的几个概念,不能说是“意外的收获”。但也有例外,譬如最近他常提到的“政商关系”,就是在参与腾讯文化频道思享会的一次活动上,被偶然问及,精思而成,是他“官家主义”枝叶上发出的嫩芽。

2014年12月,吴思被腾讯网致敬“时代知行者”,以表彰他“官家主义”的历史论述。那时他还是《炎黄春秋》总编辑,现在已离职,应中山大学传播设计学院邀请,吴思前往该校做访问学者,他说自己会开几次讲座,但更多的是参与每个星期的两次研讨会,他记得第一次议题是物联网,而后是文学艺术变革。接下来,或许会讨论意识形态的变化及测量标准。

13592_151126095301_1

潜规则、血酬定律、官家主义,三个概念的逻辑联系很紧

腾讯文化:您提出的几个概念,比如潜规则、血酬定律、官家主义之间存在着什么逻辑联系?

吴思:血酬定律把暴力引进社会的各种计算之中。经济学讨论各个生产要素之间的关系。比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讨论的是资本要素和劳动要素之间的关系,现在还会加上其他要素,比如技术、土地等等。

但这里都没有包含暴力要素。从打天下坐江山到维持秩序,我们都知道暴力必不可少。引进它,是想讨论计算如何发生,从最基本的层面,从每个人的选择,比如拼命流血还是拼命流汗开始计算。再复杂点就是从招兵买马,变成一个暴力集团的计算,如果加上军官、士兵、大老板、皇帝,计算就更复杂。暴力集团的核心逻辑,明确说来就是“血酬定律”。

按照血酬定律打天下坐江山之后形成的各种政治形式,如封建贵族构建起来的封建格局,像西周、春秋战国等形成的分封制度。秦朝后来把它灭了,建立了郡县制。这种政治形式,一层一层的制度关卡上,设有代理人,再往上有大老板、董事长等,我把这种形式称为官家主义。它是暴力集团统治的一种形式,一种以代理人为核心,围绕着老板生存的形式。

在“官家主义”统治的形式中,潜规则特别突出,代理人会追求自己的利益,欺上瞒下,瞒上欺下,他们对老板吃回扣,对老百姓敲诈勒索。公私矛盾突出。这时潜规则盛行。

腾讯文化:如何理解您最近关于“政商关系”讨论?

吴思:政商关系是官家主义的政治经济领域体现,是官家主义的重点。官家主义有对外关系,如政治、外交、国际秩序,另也有内在的国家秩序问题。我想写一些文章把这些不同的方面讲清楚。其中经济领域,政商关系是一部分,还有商商关系。这些关系在官家主义之下,与正常的不一样。这是我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

这些都在零零碎碎地想,你说的政商关系只是偶然被人问到,“信口开河”说了那么一些,不完整也不深入。

想深挖血酬定律,计算血和汗的换算率,打通政治经济学

腾讯文化:在已有的理论基础上,您目前思考最多的是什么

吴思:沿着血酬定律这一概念我继续思考,大致有三个方向。

一是血酬定律本身的深挖,比如血和汗之间如何替换,这种替换率应当有更精确的计算。一旦把血汗替换关系引进来,玩命和流汗的关系引进来,我觉得这种替换率可以为政治经济学之间打通枢纽。

以往所谓的政治经济学,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如何打通政治与经济?我认为要打通,就缺少一个统算基础。它必须揭示当人用生命、自由、平等权利的伤害来与金钱之间进行换算时,这个过程是如何进行的。

二是探索血酬定律建立起来的以暴力为主导逻辑的社会。如何描述这样的历史观?它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历史观不太一样。我想把这种历史观说清楚。比如我想把血酬史观说清楚。这是历史哲学的角度。

三是按照血酬定律,暴力集团建立起来的官家社会,观察它怎么运行?各个领域又有什么特征?

上述每个方向都往前走了几步,每个方向都没有走完。

没有做自媒体的想法:我的产出太少了

腾讯文化: 您认为,在2015年度,经济界、思想界、文化界、传媒界、艺术界、公益界,谁可以被命名为“2015年度时代知行者”?

吴思:我觉得于建嵘挺好(笑)。又知又行,讲得又挺透。

腾讯文化:过去一年最让你意外或惊喜的事儿是什么?

吴思:最让你出乎意料的事是从炎黄春秋离职,这纯粹是我的个人问题。

腾讯文化:自媒体现在很热,有没有想过开微信公号?

吴思:没有做自媒体的想法。我的产出太少了。对付不了一个公号,开了以后不往上装东西不好,可是我又没那么多东西往里装。我的出版商还建议我,你别把写的东西往网上放,将来出了书怎么办?

陈文嘉 采访整理

来源:腾讯文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