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外:如果你生活在1989年前的东德

Share on Google+

但如此庞大的密不透风的控制系统最后仍不免崩溃,则是因为在不美好的现实面前,人们只是保持着“伪善”的顺从,而内心不能相信社会主义所承诺的愿景。一旦离开武力的后盾,这个体系很快就土崩瓦解。

13592_151207100244_1

兰德尔·彼德沃克在《弯曲的脊梁》一书中,考察了这样一个问题:在1989年崩溃前,东德是如何通过一系列宣传手段(背后是锋利之剑),让人们顺从地弯下脊梁的。

如果你生活在1989年前的东德,会看到党的领导人形象充斥在各类媒体中。有一次,东德领导人昂纳克的50张照片同时出现在一本杂志中。

不过,这些照片展现的是一位矮小的领导人,并不伟岸,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东德领导人的嘴里也经常提到党的正确领导,而不是个人的功绩。他们并不具备大独裁者的激情和权威,真正的绝对知识来源总是党。

在这里,一切的决定都保持着“一致性”,无论是选举、大会决议,还是党的政策制定,几乎百分百地得到通过。对党来说,异议是一件危险的事,必须消除。因为分歧会像病毒一样传播,对社会主义建设是绝对有害的。

为了说服群众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党委派了大批民间的“福音传播者”,也就是宣传员。据估计,1980年代,大约有50万德国公民被指派为宣传员或鼓动员。

训练有素的宣传员是极其稀缺的。为此,东德为宣传员们提供了长长的阅读清单,其中包括马列主义的经典著作、各种专业文献以及鼓动员丛书等大量宣传手册。这些宣传员耐心地与群众交谈,倾听他们的疑难问题,并给予正面的解释,直到他们重新鼓起建设社会主义的信心。

但这项劝服工作非常艰难,原因在于美好的未来与悲惨的商品短缺的现实之间的落差巨大。1980年,一个沮丧的宣传员写了23页的信给东德领导人昂纳克,信中写道:当我试图赢得工友们支持时,我如何在自身绝望的情况下找到正确答案?我又如何养活我的儿子?

以群众教育群众是不够的,还需要彻底改造人性,激发群众自我脱胎换骨,成为“社会主义新人”。在这个方面,党没有发明什么,而是诉诸于德国传统美德。

党的领导人乌布利希就提出了“社会主义新人的十项戒律”——“你应该爱清洁,生活体面,并且尊重客人”、“你应该为社会主义努力工作,因为社会主义会引导工人们实现更美好的生活”……

为了避免群众听到不该听到的杂音,东德媒体的私人所有权是被禁止的。所有报纸、杂志、广播都由党控制。电影则由国有的东德电影制片厂摄制。作家和文艺工作者也是被国家供养的。

尽管没有正式的媒体审查,但德国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鼓动部每周四会召开新闻工作会议,指令是口头的,不准做记录。但还是有人记了下来,比如有关抵制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我们要求你们……避免做出任何声明或评论,直到有进一步的通知。否则,没有我们事先的许可,不能出版任何东西。不得私自行动!”

电视节目受到了严密的监控。1985年,一个有关技术的节目要求获得10个官僚部门的同意,最后到德国统一社会党经济学专家冈特·米塔格手中。

更多的审查来自于新闻媒体“头脑里的剪刀”。谁都知道,不听话的后果是严重的。1989年后,一位东德媒体人说,“我们没有地位,我们被党的机构看作是笔墨仆人。人民说我们是国家的宫廷弄臣”。

但跟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不同的是,东德在控制西方媒体上遇到了巨大的挑战。整个东德都能收听到西方的广播,八成的东德人生活在西方电视频率的发送范围内。

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让人们远离西方媒体,比如鼓励学校的孩子们讨论广播电视节目,以此收集信息,用以对付其父母;派出青年团体拆毁人们屋顶上的电视天线等。但结果是,大多数的东德人都在观看西方的新闻,只有7%-18%的人在看国内的新闻。

最后,昂纳克无奈宣称,人民可以自我收看他们想看的内容。但公开讨论仍然会遭致麻烦。

有效的宣传还需要社会的碎片化。所以,在私人生活中,党也不希望人民结成小团体。由党控制的各类群众组织,吸纳了大多数东德人,不加入这些组织,会让你承受局外人的沉重压力,并且很多好处也与你无缘。

几乎每个东德人都是几个群众组织的成员。集体的小额奖金、假期、升迁,都与你的成员资格相关。1980年代,德国自由贸易联合会控制了超过五百万个假期机会,还分配180万个国内和1.6万个国外旅行的机会。这些机会都是留给忠诚可靠的组织成员的。

对于不听从党的劝服的人,只有恐惧才能奏效。为了找出不听话的异议者,东德国家安全局史塔西建立了高效严密的告密者网络。东德成年人约有2%与史塔西有关联。乐于告发邻居的人很多。在这样严密监视下,“靠谎言而活”成为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

史塔西对付异议者的方法很多,常用的是孤立、职业压力、监禁、移民或驱逐。这些方法是行之有效的,到1989年春天,史塔西估计,全国只有2500名激进分子和60名异议骨干分子。

这些宣传手段的有效性在于它给人们提供了一个理由。有一个不那么好的理由,也比没有任何理由要好。

埃伦·兰格的一个实验证明了这一点:它让人们在复印机前请求插队。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的人,只有60%插队成功;提出一个好理由(比如我上课要迟到了)的人,有94%的人成功;那些提出糟糕理由的竟有93%也成功了。

但如此庞大的密不透风的控制系统最后仍不免崩溃,则是因为在不美好的现实面前,人们只是保持着“伪善”的顺从,而内心不能相信社会主义所承诺的愿景。一旦离开武力的后盾,这个体系很快就土崩瓦解。

1989年10月9日当夜,东德革命爆发。几周内,这个控制系统就消失了。

来源:镜外势力

阅读次数:9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