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群众对党员的腐败现象普遍不满。我们有两位同志在莫斯科乘坐出租车,司机问他们:你们拥护社会主义吗?他们说:拥护。司机说:那你们一定是既得利益者。

1991年12月25日,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解体了,苏联共产党从执政党变为在野党。

在此之前,1991年6月17日至7月1日,我曾率中共中央党校代表团访问苏联,到过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从接触苏联党的上层领导人、专家学者和一般群众过程中,已经预感到,苏联瓦解将不可避免,共产党将失去执政地位。下面是我当时的见闻。

出席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召开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学术讨论会

讨论会于6月18、19日举行。参加会议的专家有六十多人。这是一次高层次的学术会议。据一位老专家说,这样的会议在苏联是少有的。在第一次会议上,我首先发言,介绍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70年的历史,阐述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所取得的成就和基本经验,中国共产党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路线和今后的战略目标。

与会的专家聚精会神地听,会场鸦雀无声,对我的讲话听得很认真。

在两天会议上,共有16位专家发言。他们赞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取得的重大成就和重要经验,认为:第一,中国共产党成功处理了历史问题,对毛泽东的态度是理智的,淘汰了毛泽东的错误,保留了他的遗产;第二,中国共产党在自己的条件下创造性地运用了马列主义,70年代末,80年代初,采取了真正创造性的行动。邓小平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总结了经验教训,表现得很大胆;第三,热烈赞赏中国共产党把改革与发展联系起来,取得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实实在在的成就,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第四,中国共产党坚持领导地位,保持政权,加强自身建设。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保持了战斗力,因为一贯走群众路线。很多发言在论述我党的成就和经验时,实际上同苏共领导作了对比,表达了他们对苏共领导的不满。发言诚恳,代表了苏联学者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力量,但对苏共和苏联的命运普遍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悲观情绪。

苏共领导层对苏共苏联前途的看法

6月20日上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真理报》总编辑弗罗洛夫接见代表团。他说:苏共正起草新的党纲。新党纲重视社会主义的思想和目标,即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发展,最后的目标是共产主义。新党纲要提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解释,与你们可能会有差别,但基础是共同的。我们的共同基础是社会主义。只要中苏坚持社会主义,那么就不可能谈社会主义崩溃毁灭的问题。同解决生活消费品相比,社会主义意识和思想的深化,是更重要的。这几年党的教育受到很大影响,实际上是取消了。要强调意识和理论方面的工作,这是最重要的工作。中央要恢复党的系统学习。

6月24日上午,在列宁格勒同州委主管意识形态的书记别罗夫会谈。他说,叶利钦的方针是离开社会主义。叶利钦在俄罗斯总统选举中获胜,这是我们党在政治上的失败,但不是历史性失败。在1.4亿选民中,4100万人投了他的票,3500万选民投了共产党的票,问题是共产党候选人有几个,票分散了,还有2600万人没有投票。叶利钦不是绝对胜利,而是相对胜利。现在,我们的社会站在一个选择面前,要么是资本主义,要么是社会主义。我们希望最后的选择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发展。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主要是要使列宁对社会主义的最初理解得到恢复,也就是新经济政策的方法论得到恢复。我和我的朋友认为,中国所以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是中国人懂得了新经济政策的方法论。

别罗夫认为,现在很大的问题是,党中央缺乏一种明确的意识形态的态度。选举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党中央对俄罗斯总统选举采取了中立的立场。总统选举关系全苏的命运,不能采取中立立场。许多共产党员没有得到正确的指导,搞不清楚,就投了叶利钦的票。执政党没有提出自己的候选人,这是党的领导的一种不正确态度。

在问及新经济政策方法论的主要内容时,别罗夫说,一是对社会的发展过程进行阶段分析。我们正在进行的彻底的社会改革,是为了哪个阶级的利益。新经济政策是一种让步。那时,是对占人口多数的农民让步,其次才是对私有经济者让步。我们的社会这几年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了小的和中的资产阶级。他们中间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一些人指望国营经济,另一些人指望“影子经济”。我们党的政策对这些人应采取不同的态度。市场问题不可避免,问题是我们为了谁的利益,是为了体力智力劳动者的利益,还是为了犯罪的“影子经济”的利益。二是实行多种成份的经济。按照列宁的思想,不可能不允许一定的资本主义存在,问题是比例。这个比例不一定是百分比,而是指范围。零售、生活用品的生产,农业中可以有私有制,但绝不允许在生产资料生产中有私有制。要保证公有制的领导作用。现在,在总统领导下,搞了一些改革,但这些方案中没有保证公有制的领导地位,各种所有制形式都是平等的,没有提到公有制的优先地位。这就是一种危险,我们正面临着这样的危险。其他方面的方法论可以不提,这两点我认为是核心。这也是我与总书记的原则分歧,总书记并不等于是全党。我们党和你们党,我们两个伟大的国家,都不会有轻松的命运。你们有戏剧性、悲剧性的命运,像“文化大革命”,我们也在忍受改革的戏剧性、悲剧性的命运。我们会高昂头颅走出这种命运,但不能保证明天就会摆脱这种命运。

7月1日,苏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第一副部长穆萨托夫会见代表团,他说,苏共正在制订党的新的纲领。我对这个新纲领草案看了好几遍,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并没有感到欢欣鼓舞。这个党纲草案是学者式的文件,一部分谈过去,一部分谈现在,也有一部分讲前途。但在当前非常情况下,不会起到鼓舞党员的作用。人民群众要求立即有新改变,人民群众和党员要明确应该干什么。现在我们最关心的是党的地位和党的作用。在取消宪法第6条(按:指共产党领导下)以后,出现了多党制,在有些地区,如波罗的海沿岸、亚美尼亚等地,共产党实际上已成了在野党,不起领导作用。党内有各种各样的思想和立场,现在很少有人记住28大文件。有一系列党组织要求尽快召开非常代表大会,要求人事变化。现在党也在联盟化过程中,这也是非常化过程。在一些单位、企业、警察机构中,已没有实际工作可以挽救我们。在现在条件下,允许把党分裂是非常危险的,一些人,如极左派、右派,离开党是可能的,绝大多数党员不会离开社会主义。

学者们对社会主义的看法

6月28日,访问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政治学说教研室并进行了座谈。该室主任说,这个教研室过去叫科学共产党主义教研室,现在改了名字。改名的理由是,在多党制下,共产党遇到其他一些社会思想、其他党的政治纲领,共产党要为政权进行政治斗争。反对派政党要夺取政权,把共产党挤走,使共产党成为反对党。因此,需要知道这些党的纲领,这是很重要的。

座谈着重探讨了社会主义问题,意见很不一致。

纳马缅科教授说:社会主义危机或失败的提法,是另一种意识形态的神话。我们国家70年来一直在实行社会主义的方案。如果实行的社会主义方案是马恩列所设想的,才可以说是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我们70年来实现的东西,从经典的社会主义而言,不能称之为社会主义。在我们党的文件中说的和过去所做的,是被歪曲了的社会主义。

瓦尔拉莫夫教授说:社会舆论这几年有了变化,如果改革前向人民提出,赞成不赞成社会主义,绝大多数会说赞成。现在只有百分之几的人赞成社会主义。为什么?发生了激烈的斗争,社会主义和反社会主义的斗争。应该承认,最后这一时期,反社会主义力量占了上风,他们取得了政权,至少在俄罗斯联邦,最大的城市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是这样。他们掌握了大量的宣传媒介。六年来,反社会主义势力声势浩大地反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形象:社会主义是不好的,马列主义是坏的,共产党是坏的。社会主义没有成就对不对?是不是马列主义垮掉了?共产党是不是反人民力量?我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

我们也可以把社会主义叫另一个名称,但它的原则是公正、和平等,社会发展自动就会走到这一步。

斯大林对社会主义有几方面的歪曲。第一,无视社会主义最主要的价值是人,搞非人道主义化;第二,违反了民主的原则。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家社会主义好像有一定道理,也许有某种原因促使必须强化集中,也许有客观依据,但也有严重的主观失误。这种失误与犯罪挨在一起了,如大规模的迫害和镇压。

哈里诺夫教授(教研室主任)说:你们在苏联看了,我们有些做法你们也可以采取,有些做法你们要避免。在改革的战略策略上,不是你们要学我们,而是我们要学你们。

马列主义在苏联已有几十年了,不但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人歪曲,我们自己也很努力地歪曲马克思主义,斯大林时期、勃列日涅夫时期有,现在也有这种现象。要实现马列主义的那些人,自己没有好好学习马列主义。现在思想的敌人在批评马列,他们倒是很认真地学马列的。

苏联有三种发展的可能。第一,可以摆脱目前的复杂情况,用强有力的铁腕搞政治。但也可能出现一个搞专制的人。人民对这样一种混乱局面厌烦时,可能会支持这种专制。第二,现在使人感到欣慰的是,各种力量的联合,互相理解,让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竞争的调门压低,让共产党与其他党和政治力量之间进行一定的合作,进行经济改革,建设一个法治国家。第三种可能就是彻底的垮台,国家垮掉,党分裂。今天世界人民寄希望于苏联和中国,到最后一种局面出现时,就只有你们单独捍卫社会主义了。我们要争取好的可能,但不要忘记坏的可能。人类没有找到比社会主义更好的社会,我们还会回到社会主义,整个社会的发展趋势是这样的。

群众对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怎样看

莫斯科市场十分萧条。克里姆林宫附近的大百货商店,货架上几乎全是空的,没有什么顾客。自由市场上有鲜活产品,价格极贵,一般市民买不起。街道两旁有些手工艺品,卖者都是个体商贩。群众每天要排队买面包和牛奶。

群众对苏共、对社会主义,多数人不满意。我们访问了列宁格勒“郊区国营农场”,该场有1350名职工。据场长讲,全场原有共产党员200人,已退党130人,只剩下70名党员,其中一半是退休职工。我们问为什么这么多党员退党?场长说,主要是不同意苏共中央的政策,不同意国家领导人的政策。同时,也受叶利钦等人影响。场长反映,叶利钦、波波夫等人宣布退党以后,那些挤奶的、养猪的女党员说,领导人都走了,我们还留在党内干什么?场长是列宁格勒州委委员,我们问,州委对这种现象如何看?场长回答,反正我们这里不是带头的,有的地方退党的还要多。党支部的工作也变得消极了,最近四年一个入党的也没有。

当我们问农场工人现在比较满意的是什么,不满意的是什么时,厂长回答干脆,主要是不满意,有了钱没有东西可买,衣服、鞋、电视机、冰箱、小汽车都缺货。他还说,农场有百分之七十的人投叶利钦的票,对他抱有希望。

苏联解体,共产党失去了执政党的地位,西方的和平演变政策起了一定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根本原因,是苏联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共产党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多数群众不要社会主义制度了。正如社会科学院的纳马缅科教授所说:现在很多居民对社会主义思想的信任已经破坏了,在居民的心目中,社会主义这个名词就是30年代、40年代。群众对党员的腐败现象普遍不满。我们有两位同志在莫斯科乘坐出租车,司机问他们:你们拥护社会主义吗?他们说:拥护。司机说:那你们一定是既得利益者。

来源:《百年潮》2005年7月

By editor